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五十七章 列缺城之约

第五十七章 列缺城之约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3566  |  更新时间:

神木烧了足足一天一夜才完全化为灰烬。

虽然牧场距离镇上还有些距离,但是这么大的动静,早就惊动了镇民,那些地震、惨叫、暗影、雾霾、冲天而起的烈焰,都让他们惊惶。

老人们对着群山膜拜:“神圣的祖龙啊,请护佑我们——”

风少游和鱼快、明小苏回到镇上的时候,一直战战兢兢的镇民们发出此起彼伏的欢呼声,明小苏的爷爷和鱼快的母亲几乎是同时冲出来,紧紧抱住了自己的孩子。

“娘!你勒死我了!”鱼快嚷嚷着。

老鱼一个大巴掌拍上去:“你个死孩子,都快把我和你娘担心死了,你到底去哪儿了啊?”

“爹我告诉你,我们做大事去了——”鱼快快言快语,昨晚管家牧场的一场恶仗迅速在镇上流传开来。

有人将信将疑,但是镇长真的再没有出现过,连莫德也不见了,最恐慌的莫过于镇长府邸上上下下,不过秦家那位少爷很快住了进来,宣布新任镇长很快就会到来……到这时候,镇民们才真信了那些听起来有点天花乱坠的传言。

最高兴的莫过于管大同了,逢人便说自己的儿子多么英勇,如何恶斗镇长,末了还会再加上一句“这都是我们老管家八辈儿祖宗保佑的福气啊……”

难过的人可就多了,这么多年,失踪蛊师的家人到地阴寒谷,看到那些再也辨不出身份的亲人,无不失声痛哭,愤怒之下,几乎没把镇长府烧了,最后还是少爷出面,才平息了这场冲突。

“萨吾固然作恶多端,我们本家也有失察之过,我们会牢记这个教训,逝者已矣,就让他们入土为安吧,你们受到的伤害,我虽然无法弥补,但是本家定会酌情补偿,希望可以稍有安慰。”

蛮山镇闭塞,镇民们又多年屈服于萨吾的淫威之下,对于本家是惧怕和敬服多过亲近,难得这个俊俏的少年竟然这么好说话,又纷纷想到人终究是死了,人死不能复生,仇也报了,还能怎么样呢。

日子总得继续。

风少游在人群中,看见少爷有条不紊地处理善后事宜,安抚镇民,地阴寒谷里的那些尸骸也一具具被迎回厚葬,心里也颇为感佩。

忽然,有人拉了拉他的衣角,低头看去,却是个粉嫩可爱的小男孩,他正吃力地仰起头问他:“哥哥,你看见我爹了吗?”

“你爹?”

“我爹叫秋……秋若常。”

……是秋老师的儿子。风少游眼睛一酸,他才多大,四岁?五岁?和他当年一样,他也失去了他的父亲,他动了动唇,却始终说不出话来。

一双手牵住了孩子,是个美丽的中年妇人,风少游嗫嚅道:“师母——”

秋夫人含着泪,却微微一笑:“他终于做了自己想做的事,十五年前,要不是我,他早就去追寻他的梦想了。”

孩子却听不懂什么梦想,只知道拉着母亲问:“娘,我爹呢?我爹呢?”

“你爹啊,他去了很远的地方……”秋夫人抱起孩子,慢慢就走远了。

风少游眼里的泪,终于落了下来,去了很远的地方……不,其实没有那么远,如果蛊师的一生会死亡三次,一次是放弃了对知识的探索,一次他停止了呼吸,一次……他被所有人遗忘。

但是我们不会忘记你啊,秋老师。他微微扬起头,看着天边,远山,像是看到了秋老师的笑容。

他说是的,只要你们不忘记我,我就永远在这里,守护你们。

那父亲呢?他有些茫然地想起,地行蚯腹中的父亲……他真还活着吗?金铃骑着地行蚯去了哪里?

他必须找到她,找到她,才能找到父亲。这是身为人子的责任。

“小子!”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是红衣小姐儿。

“少爷找你!”鸣月说。

“找我?有什么事吗?”风少游一头雾水。

“没准是想和你谈谈你们在矿洞中同生共死的情分呢。”鸣月笑嘻嘻地说。

……

到书房的时候,风少游发现鱼快、明小苏、管冲都在,心里先自一定,既然他们都在,就不可能和矿洞有什么关系了。

……等等!他和少爷能有什么情分,风少游脸一红,该死,都怪鸣月,好好的,被她一句话带歪了。

“少爷,都到齐了。”鸣月收起嬉笑的面孔,恭恭敬敬地说。

少爷点点头,目光扫过风少游他们几个,他虽然大他们不了几岁,但是这一眼下来,几个少年都心里直打鼓。

“你们都知道,”到少爷终于开口,语气平平:“蛊院里的蛊师是有资格被选拔进陇下学宫深造的。你们想去列缺城吗?”

这句话一出口倒让在场的几个人越发忐忑起来。这要搁往常,听说要被选拔进列缺城,只怕睡着了也会笑醒——去列缺城好啊,那可是蛮山镇所有蛊师的梦想啊。

但是现在知道蛮山镇百年来也没有一个蛊师被选拔上,以前那些被“选拔”上的蛊师又统统暴尸荒野,无辜惨死,这时再提这个事,实在高兴不起来。

看了看各人的表情,少爷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轻轻笑了笑继续道:“依制,你们不够资格,但是在我看来,你们在这次战斗中表现出来的勇气,已经足够,所以我已经给本家传信,破格录取你们几位进入陇下学宫深造。放心,我可不是萨吾!”

“少游!”鱼快第一个叫起来:“少游你快捏捏我——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风少游一把推开他:“没做梦。”

“不过你再嚷嚷下去,没准就成梦了。”明小苏笑嘻嘻地说。

鱼快赶紧瞟一眼少爷的脸色——好好,虽然眉头微皱,倒没有要反悔的意思。

几个小伙伴在嘻嘻哈哈地互相祝贺,没留意旁边管冲的纠结,管冲一对粗眉聚了又散,散了又聚,半晌,终于鼓起勇气开口道:“少爷,我……我想留下来。”

“管冲你疯了!”鱼快叫道,“虽然你去不去我无所谓啦,但是……就凭你的资质,过了这村就没这店啦!”

风少游和明小苏也在震惊中,虽然没有出口,眼神却都是同一个意思。

管冲似乎怕少爷不高兴,犹豫了许久方才又开口道:“我……我们家的牧场被糟蹋得不成样了,我想留下来和老爹一起重建,还有金,金——”

他“金”了几次都没有出口,但是在场的人都反应过来,他是为了金铃,他要等金铃回来。

他还想多解释些什么,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了下去。

少爷却开了口:“好,人各有志,既然你已经决定了,就留下来重振蛮山吧。”

说着,转身又对鸣月道:“你在蛮山镇的任务既已完成,可先行回城打点一切,我还有些杂务需要料理,七日后再回列缺城复命。”

“是!”鸣月躬身一揖,回身时向风少游抛来一记媚笑,眼波流转:“列缺城见!”

这笑容真叫人心旌摇荡,入骨酥麻。

风少游、鱼快和明小苏要去列缺城的消息迅速在镇上传开来,且不说鱼家与明家怎么庆祝,柳叔怎么高兴,管大同怎么失望,当然管大同再失望也还是护着儿子:“我家阿冲啊,就是舍不得家。”

离开的日子越来越近,风少游、鱼快、明小苏一面又想快点去列缺城,一面又多少忐忑,列缺城,那个传说中的地方,该有多少贵人,多少高手,多少他们没见过、连听都没听说过的世面?

“少游,你说,咱们要准备点什么吗?”鱼快说。

明小苏道:“起码得带点值钱的东西去吧。”

三个小伙伴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脱口说道:“龙晶!”

“明天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风少游说道。

第二天一早,风少游、鱼快、明小苏出现在神木烧毁的地方——寻找龙晶碎片。那个神木从银月蛊场中站起时飞金泻玉的画面对风少游来说实在太过震撼。

“哇塞!发财咯!!”

鱼快和明小苏看着眼前的场景,不约而同地脱了衣裳,扑将上去,大把大把地揽着四处散落的龙晶碎片,只恨没背个大笸箩来。这可都是钱、钱啊!虽然他们不像风少游是孤儿,但是家底也就那样了,有了这批龙晶,起码能保证在列缺城衣食无忧,得省多少开支啊。

不过,风少游对此却没有表现出多大兴致,只是缓缓走到神木烧毁的地方,他有些感慨。他们曾经那样仰望过神木,惧怕过地下森林,曾经从神木上得到过解除排异反应的树脂,然而,仅仅过了数月,他们就目睹了它的狂戾嬗变和毁灭,这番变迁实在让人始料未及。从挽生到杀戮,从膜拜到覆亡,世事何其吊诡又让人唏嘘?

忽然间,在一处巨大的遗落着大量漆黑炭屑的焦坑中,有一线翠绿色的荧荧光亮吸引了他。风少游疑惑地蹲下身去,拨开灰烬,一枚浓绿色的晶体出现在眼前。

大概有鸡蛋大小,碧绿晶莹,在晶核的中心,隐隐能看到一团小小的影子,像是……粉红色的树芽?

好强劲的生命力!

风少游默默想着,把树核收进了储纳蛊,算是纪念吧,纪念……他们在蛮山镇的时光。

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个想法,也许,这一去,要很久才能再回来的——或者是再也回不来了。

即便再回来,只怕已是物是人非。

“少游,你发什么愣,快捡啊!”一直埋头东翻西找的明小苏终于看了眼风少游,说道。

那边厢鱼快也鬼叫着直起身来:“嗳哟!我的腰都快断了!”

“还有这么多呢,带不走怪可惜的。少游,你不要吗?”明小苏问。

风少游嘿然一笑:“要,当然要。”

“那你干嘛不捡?”

风少游朝他俩努了努嘴:“不是有你们俩在捡吗?”

“什么意思?”鱼快和明小苏不由得护了护手里用衣服扎成的口袋。

“这地方有龙晶是谁发现并带你们来的?”

——“你咯!”

“你们今天有这么大收获该不该感谢我?”

——“嗯……”“该。”

“嗯,那去列缺城后你们俩各分我三分之一,公平公正公道吧?”

——鱼快:……

——明小苏:……

“你们俩的随身行李交给我来背,这总可以了吧?”风少游看了看两人的表情,垮着脸补充了一句。

——“好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