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五十五章 萨吾的真面目

第五十五章 萨吾的真面目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3154  |  更新时间:

“小心!”风少游大叫一声,人已经朝着鱼快和明小苏冲过去,龙爪一挥,堪堪挡住率先抽过来的两条长枝,长枝缠住他的手腕,青光闪过,一节一节掉在地上。

鱼快和明小苏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

风少游每击一下,就会有枝条断落,镇长脸上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继续作法,随着他口中念念有词,隐隐雷声于云间轰鸣,空气里带出一股奇异的潮湿之气,像是……像是泥土,越来越多的枝条猛抽过来。

风少游一个应接不暇,已经中了好几鞭,血殷殷地渗出来,染红了一地的树枝。

“受死吧!”萨吾镇长叫道,更加拼命地催动精元,然而这一次,群山中灰黑色的雾霭非但没有加重,反而浅了一些,树林里那些躁动的树枝摇摆的幅度也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终于……静了下来。

镇长满脸惊诧地左看右看,大感意外,看来镇长期待的状况并没有发生。

风平浪静的静。

天色已微亮。

“怎么……”

萨吾镇长立刻意识到了什么,手上攥了一把枝条厉声叫道:“是谁,给我出来!给我出来!”

“出来——出来——出来!”群山中隐隐的回声。

风少游目光一凝,趁机又撕碎了几条长满尖刺的长枝。

“萨吾镇长,好重的杀气。”

这个声音好生耳熟……能让萨吾镇长这样吃惊的,想必不是来给他助拳的……风少游这一念未了,眼前闪过一抹艳色,然后一抹月华的皎白。

是少爷、庐由和……

——这不是在地阴寒谷遇到的那位红衣小姐儿吗?

风少游禁不住睁大了眼睛:她怎么会和少爷一起出现了?

看着风少游一脸吃惊的样子,红衣少女嗤嗤地嫣然一笑。

“少……爷!”料不到少爷会在这当口、这个地方出现,萨吾一时也呆住了,攥在手里的枝条,不知道是该放还是该收——

“少爷怎么来了,这地儿、这地儿危险得很,可不是少爷该来的地方。”

“死老头!”红衣小姐儿叫道:“我家少爷去什么地方,是你该过问的?”

“这位姑娘,是少爷的仆从么?”萨吾盯住她看了一会儿,他心里已经认定她是少爷的第二个侍从,不知道为什么,她总给他以熟悉的感觉,但是他并不记得何时见过她,“属下也不过是担心少爷伤势未愈……”

小姐儿冷哼一声,少爷已经开了口:“鸣月是我的侍从没错,萨吾,你是要束手就擒呢,还是负隅顽抗?”

“少爷何出此言?”萨吾大吃了一惊,“属下这么多年兢兢业业,为本家办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功劳?你的功劳就是连年龙晶减产,中饱私囊?”少爷摇了摇头,“我都已经查清楚了,萨吾,需要我替你招吗?”

“难道少爷查到什么了?”萨吾心里一惊——所以这个叫鸣月的红衣女子,之所以迟迟不现身,多半是在暗地里查探和收集证据。

原来少爷来镇上,是为了查龙晶减产的事……龙晶减产……——风少游忽然想起地阴洞中的龙晶堆,之前心中的一个猜测,算是印证了。

少爷能追查到那里,也算是不容易。

的确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这一切。

“关于龙晶减产的事,属下已经呈报过家主了,乃是因为岩魁作乱所致……”萨吾故作镇定地应道,说到“岩魁”时声音明显颤抖了一下,大概有些心虚,重又攥紧了树枝,大约是攥得太紧的缘故,树枝上的刺刺进他的手心里,殷殷渗出血来,一片花,悄无声息从鸟笼里落了下去。

瞬间就渗进地下,不见了。

没有人看到——也许有人看到了,但是并不在意。

“哼,起初,我也曾以为龙晶是被传说中的岩魁所吞食,通过查阅蛮山矿史,我想到这种谁也没见过的岩魁会不会和十五年前的地虫事件是同一种东西。”

少爷说到这里顿了顿,抬头看了看天,继续道:“所以,刚来蛮山时我自导了一场假岩魁的戏,目的是引出可能和地虫有关的人,并由此开始怀疑秋老师和金铃,但最没有嫌疑的反而是鲁莽冲出来找‘岩魁’报复仇的风少游。”

原来假岩魁事件竟是少爷一手策划的。

“……直到后来和所谓的‘岩魁’在洞中交手后,虽然证实了它确是一条地虫,但也发现它其实是怕光的,”说着,扭头望向萨吾,“你倒是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畏光的地虫,会去吞食发光的龙晶呢?”

“呵呵……”萨吾镇长冷笑了一声,这笑声中,已经全然没了之前的卑躬屈膝,他高声笑着,双手十指却在收紧。

这老东西,难道还敢对少爷动手?鸣月心想,看来还是欠提点:

“你知道你为什么催不动山里的那些树精么?在风少游误入地阴寒谷之前,本姑娘就已经注意到了那里的异常,顺便将蛮山地界上其他几处你暗中操控的树精摸了个通透,这才发现,原来有大批上等龙晶竟被你挪用于异化养炼这些杀人工具了。”

“不过,”鸣月轻笑了笑,继续道,“在我们来这里之前,所有你藏匿在各处的龙晶已被悉数转移,树精作恶的源头也已经被斩断了。”

“原来是……这样……”听到自己多年的苦心谋划确已不复存在,萨吾镇长刚才显露出来的一股戾气又被压了下去,却还是不忘继续为自己辩解:“老夫……老夫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维护本家的统治,那些妄图僭越本份、违禁变异的蛊师本来就该死!”

“住口!污言秽语休要狡辩!”鸣月忽然一改方才的戏谑语气,厉声喝骂起来,粉脸憋得通红。

“爷爷的长春蝉蛊可不是你口中诬称的违禁蛊虫!”

长春蛊?那位名叫鸣春的外籍医师原来竟是红衣小姐儿的爷爷……

闻听此言,萨吾镇长也是满面惊异神色。

“当年,他为了寻找一种罕见的名贵草药来到蛮山结庐,从此一去不返。虽然我没有见过爷爷,可听说过很多他悬壶济世解危济困的故事,”鸣月的声音里有些哽咽,“后来我才发现,他原来是误入了地阴寒谷遭了你的毒手,被镇在了你的本命精之下。长春蛊原本有自愈再生的能力,修炼到一定阶段便可得享永寿,必是你垂涎长春蛊的妙用,为一己之私,贪享益寿延年而滥杀无辜!”

在场的众人这才顿悟,此前镇长几十年如一日的容貌想必正是得了长春蛊的好处……

而此时的风少游心里却如同翻江倒海一般:怪不得当日在地阴寒谷外,她会用刀割伤我的手臂——长春蛊既是她祖父的本命蛊,对这种蛊虫的技能她自然再熟悉不过。也难怪她明知道我的本命蛊已经变异,作为少爷的侍从,仍然对我手下留情……只是可惜了鸣春大医师一身精湛医术……

“恐怕还不止吧,”庐由突然开口说道,“死在地阴寒谷里的那些蛊师,可并不都是蛊虫变异的违禁之徒。”

庐由看了风少游一眼继续道:“我已查明,死在那里的竟有半数以上是本地颇有贤名的蛊师,哦,也就是那些据称被本家选拔进列缺城的蛊师……”

什么?管冲及一干家丁等人闻听此言全都傻了眼。

“老东西,你说,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竟敢冒用本家的名义下发选拔蛊师的泥金状,背地里却将这些蛊师秘密处死,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吧!要知道本家近百年来,可从未在蛮山选拔过蛊师……”庐由抹了抹溅到下巴上的口水——

“依我看,这些蛊师之所以暴尸荒野,怕正是因为撞破了你私藏龙晶、滥杀无辜的罪行而遭灭口的吧!”

原来是这样……

“你还有何话说?”少爷冷冷地道。

萨吾镇长突然仰天大笑起来,银发蓬乱,面目变得更加狰狞可怖:“行,算你们厉害,居然能了解得这样清楚,你也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当我真怕了你?岩魁作乱,少爷不幸死于非命,这样一份奏报呈递给家主,应该也算完美吧!哈哈哈哈……”

“大胆!”庐由和鸣月不约而同地暴喝出声。

少爷嘴角动了一动,闪过一个转瞬即逝的笑容。

这时萨吾一直提在手上的鸟笼“砰”地一声破开了来,那株藤花的茎脉陡地变粗变壮,通体色泽由青绿色转为紫黑色,不住往外伸展攀爬。风少游这才发现眼前这东西原来和先前地下森林神木上缠绕的以及地阴寒谷怪树身上的藤条竟是一模一样。镇长正是用这株本命精在操控着这些可怖的杀器。

眨眼间更神奇的一幕出现了,紫黑色藤条竟婉转着攀上了萨吾的身体,不对,是扎入了他的筋骨血肉,完全和他融为一体了!

只见萨吾周身精气激荡,须发犹如枯枝一般戟张开来,面目全非。随后,在一阵“咯咯咯咯咯”的爆响中,周身骨节次第作响,皮肤由红润变得如粗树皮一般皲裂开来,紫色长袍终于耐不住狂霸的劲气被挣得粉碎。

呈现在众人面前的已然就是一棵张牙舞爪的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