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五十四章 地行蚯中的人影

第五十四章 地行蚯中的人影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3461  |  更新时间:

是金铃,金铃用异火点燃了神木!

琉璃精焱遇火则融,遇木则焚,果然所言非虚,焚烧起这千年神木方才显得出隐而不彰的磅礴神力。

“嘎——”随着笼中花一声怪叫,镇长整张脸都痛苦地扭曲起来。

“不!……不……”

金色的火光,晶莹剔透,璀璨而炽热,就仿佛流动的岩浆,在夜幕下,流成一道自下而上倒卷的瀑布!那火光中分明还有龙晶一般璀璨夺目的光波流动……

风少游突然一怔:树根下的龙晶源……

整个天地瞬间都被照亮了。

便是以镇长的修为,也不得不以手捂住眼睛,以免被这炫目的光华灼伤。

“哪来的火?!”一个粗大的嗓门在牧场上响起。

莫德!

地阴寒谷中虐杀蛊师的莫德!

“镇长……镇长大人!”莫德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满地乱枝败叶,满地碎石狼藉,满地……血!秋老师倒在血泊中,风少游跪在地上,一向威严如天神的萨吾镇长,竟狼狈地遮住了眼睛。

“这?这——”兴冲冲来邀功的莫德傻眼了,慌忙丢下被绑成粽子的鱼快和明小苏,三步两步抢到镇长身边:“……镇长大人,这是怎么了?”

“少游!”

“秋老师!”

被丢在地上,摔了个七荤八素的鱼快和明小苏更是不明所以,齐齐叫了起来:“发生什么事了?”

“秋老师他……死了……”风少游怅然若失地道。

“什么?!谁……谁干的?”鱼快脱口道。

“别问了……”明小苏看着这阵势什么都明白了。

“轰隆隆——”又一声响。

“岩魁!”

“不,是地行蚯。”风少游淡淡地说。

“轰隆隆!”

一声比一声更响,一次比一次震动剧烈,地面开始起伏不定,一下子高高隆起,一下子又坍塌如山谷,就好像有什么正从地底下往地面上冲。

牧场上,无论萨吾、莫德,还是莫德带来的家丁,以及被缚的鱼快明小苏,都被这股力量冲得东倒西歪,一个一个,有如惊涛骇浪中的舟。

凭借着信蛊蛊师的本能,在这样动荡不安的地面上,风少游保持住了平衡。

“轰!”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爆响,地面豁然裂开了一条巨缝,一袭璀璨耀眼的金色光芒从中迸射出来!。

尘土飞扬,沙石迸溅,大块大块的草皮掀飞,溅射到半空中,有的相互撞在一起,遮天蔽日。

待这尘土散尽,所有人都看见,一条数丈长的长虫窜了出来,庞大的身躯在半空中舞动,它浑身肌肤透明如水晶,可以看得见无数的血管在身体里窜行,粗的,细的,像无数条细长的虫,肆无忌惮。

风少游甫一看到地行蚯的全貌,也禁不住被震住了。

想到方才那般剧烈的地动,这地行蚯,该是受不了地洞中的炙热强光,自己窜了出来。

它的头部,坐着一个白衣少女,明眸皓齿,秀丽如诗。

“金铃!”鱼快叫了起来,“我的天,这是金铃!”

明小苏不断地揉着眼睛——他这是眼花了吧,金铃怎么会……怎么像是在操控这条恐怖的长虫?

“地行蚯……终于现身了!”萨吾气急败坏地咬咬牙,冲着空中的金铃骂道,“孽种,给我下来!”

现场刚赶过来的家丁看着镇长这副骂街般的架势都有点讶异,这可和平日言笑不苟、凛若冰霜的镇长风范差得太远。

“下来?”金铃冷笑一声。

“一条地虫而已,哪里配得上镇长出马,”还是莫德最能急镇长之所急,跳出来嚷嚷道,“让我来!”

只听见“嘭”地一声响,莫德身上绸衫裂开,露出黑茸茸的胸膛,然后他开始呼气,吸气,吸气,呼气……几个动作下来,他身上的肌肤仿佛充了气,不断地膨胀、膨胀……整个身形,竟膨胀了一倍有余。

莫德原本就身材高大,这一下,更像是一头人猿。

“嘭嘭嘭……”他朝着地行蚯不住地拍打着自己的胸脯,亮出青筋暴起的肌肉:“来吧,让你们见识见识莫爷我的厉害!”

怪系的手段!

风少游几乎是冷静地看着这一切,冷静地评估莫德的战斗力——他的战斗力,并不比镇长差多少,金铃当真能够操控地行蚯么?他也有这个隐忧。

——不管怎样,绝不能让金铃独自应对!

他的耳尖动了一动——大多数人都听不到,但是他听到了。

“沙沙”

“沙沙”

由远而近的声音。

风少游眼前一亮,计上心来,一闪身拦在了地行蚯面前,扬起龙形手爪,青紫色的光晕流转,喝道:“莫德!”

莫德眨了一下眼睛:“小子,你也来送死?”

“谁死谁活还不一定呢!”风少游大声说道。

“很好,你就给爷练练手吧,让你们开开眼界!”莫德大喝一声,脚底发力,向着风少游暴冲过来。

风少游却是敏捷地一闪,冷笑道:“还是请莫爷先尝尝蚯蚓的厉害吧。”

莫德全神贯注都在这一击上,冷不防眼前一黑,却是无数的蚯蚓劈头盖脸砸过来,浓浓的腥臭气,滑溜溜的黏液,还有无数扭曲着,挣扎着,试图钻进他眼睛里、耳朵里、嘴里的……蚯蚓。

莫德空负一身神力,却对付不了这成千上万的蚯蚓,他挥舞着双手,刚想开口叫骂,一大团蚯蚓不失时机地堵了进去,这张大嘴倒张得正是时候。

风少游冲身后的人竖起了大拇指——是管冲,管冲骑着一头公牛狂奔过来,正是他,把满满一大袋蚯蚓倾到了莫德的脸上。

“嘶——”

莫德被蚯蚓困得又恐惧又恶心,地行蚯却是大喜,巨大的身躯径直游过来,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它张开血盆大口,将这成千上万的蚯蚓,连同拳打脚踢的莫德一口吞了下去。真是一点不客气!

“啊——”莫德的惨叫声戛然而止。

“嘶嘶——嘶嘶——”饱餐了一顿的地行蚯高高昂起半个身躯,发出欢喜畅快的声音,它这一整天都在吃,在异火的照耀下,腹部凸显出来。

“人……”鱼快眼尖,叫了起来,“看!它肚子里有个人!”

“不就是莫德么!”明小苏道:“这货才下去,还没这么快消化完。”

“不……这不是莫德……“话音未落,便见风少游竟朝着地行蚯冲了过去。

“少游,少游你做什么?!”鱼快苦于身上没有松绑,不能阻止,只能大叫起来。

这熟悉的身形,这张面孔……

“父亲!”风少游大声喊着,“父亲——”还没冲到近前,刚吃饱的地行蚯打了个饱嗝,腥臭的气浪冲了过来,风少游一个趔趄被掀翻在地。

“少游!不要过来!”金铃叫道。

“是父亲,我父亲在地行蚯肚子里!”风少游脑子有些乱,他已经顾不得思考,一股脑都叫了出来:“秋老师说父亲是自爆元窍封住了地行蚯的心脉……冰蚕蛊一生蜕皮三次,每次蜕皮都会进入假死状态……父亲可能还活着——”

“是,风叔没有死,”金铃眉目黯淡,“我之所以盗取琉璃精焱,就是为了用这异火消融地行蚯腹中的冰蚕丝,恢复心脉运行,原想继续煅烧冰蚕茧求取冰蚕珠魄,不过很可惜——”金铃指了指正在爆燃的神木。

“你也看到了,我已经做了我该做的,这冰蚕我还留有大用,天快亮了,地行蚯不喜光,我们后会有期吧!”

话音刚落,笛声又响了起来,声音空灵飘渺,就如同有大片大片淡银色的星光在黎明之前,如雪花一般飘下来,飘下来——

时光仿佛是凝滞了,所有人都沐浴在这雪花中,就仿佛尝到了天底下最美味的食物,见到了天底下最难得的美人,或者是躺在天底下最柔软的羽绒中,享受了天底下最最好的一个美梦。

不能动,不能出声,也不能思考。

到声音如轻烟袅袅散去,所有人才齐齐呼了一口气,风少游第一个醒过来,直冲过去,然而燃烧着的巨大神木枝干挡在了他的面前,在他和金铃之间,如同天堑。

“金铃——金铃——”他喊了起来,一声一声,直到声嘶力竭。

地行蚯已经消失在远山中,向地下深处行去。

他五感所及之处,已经没有了地行蚯,没有金铃,也没有……父亲。想到这两个字,疼痛钻心。

金铃不是来救他们的,金铃只是单纯地驱使地行蚯逃走,路过这里而已。

“够了!都给我死!”萨吾镇长目眦尽裂,催动燃烧的神木粗枝,朝着风少游抽过来,但是神木外形虽在,内里已经烧过心,还没抽到风少游,就散成一地的灰。

“滋滋、滋滋——”

火势越来越大。

萨吾镇长想利用着火的神木顽抗怕是不成了,这异火本是上古地心火山内核所化,加上龙晶源的狂暴能量,即便枝干繁茂庞杂无匹,经千万年自然造化坚如磐石的神木,在这样的火焰下,那些张牙舞爪的枝干很快便一一坍塌。

“不——”数十年心血毁于一旦,就是萨吾镇长,也忍不住惨叫起来。

“烧得好,烧得好!”鱼快和明小苏手脚被缚住,此前眼睁睁看着风少游奔向地行蚯,又眼睁睁看着风叔被地行蚯带走而无能为力,早窝了一肚子的火,见此情形,不由大笑起来。

镇长阴鸷的目光像毒蛇一般猛地舔上了他们的面孔,鱼快和明小苏当即便被唬得笑容顿止,双双往后退了半步。

“你们,你们一个一个……都得给我死!”萨吾镇长面目扭曲,左手擎起金丝檀木鸟笼中的花,右手掌轻覆鸟笼之上,口中念念有词,瞬间,疾风骤起。

鱼快和明小苏还只感受到遍体森寒,哆嗦着试图把身体缩小一些,风少游却是大吃一惊——他看见群山之中升起灰黑色的薄雾,树影在抖动,那些平素婆娑优美的影子,忽然都狰狞起来。

像是有什么……蓄势待发。

那种危机四伏的压力,让风少游瞬间想起地阴寒谷的屠戮——杀机!那是杀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