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五十二章 恐怖的神木杀器

第五十二章 恐怖的神木杀器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3589  |  更新时间:

“快走!往地下逃!”秋老师朝金铃大喊,然后迅速运气催动元液,面部血气上涌,燦若紫霞,似乎调动平生气力。嘴边的喇叭花开始快速鼓胀起来。

在树枝如利剑一般裹挟着狂暴劲气向他刺去时,秋老师突然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嘶吼——

“破!”

风少游在那一刻本能地捂住了耳朵。整个大地都在这一声大喝中颤抖,周遭的碎石簌簌而下,所有攻向他的树枝,都寸寸折断。

到这一声落音,喇叭花开了,光芒万丈,刺得风少游竟睁不开眼睛。

连他都如此,更遑论攻击中心的萨吾镇长,萨吾镇长退了半步,脱口道:“好……好,好一招‘狮吼雷音’!”

一条枝蔓缠绕而来,两片叶子如手掌一般,捂在了他的耳朵上。

这一道刚猛的杀伤性声波实在太过震撼,对于蚯蚓坑中的庞然大物来说,就好比重重地抽了它一鞭子。在地行蚯带着金铃向洞穴中惊逃的那一瞬间,风少游看到壁洞中那个透明外壳里的琉璃金焱也快速移动着消失了,这才想到原来那只是地行蚯身体的一部分,好大的家伙!

“混账!”镇长忿忿地怪叫一声,猛地双手一合,所有没折断的树枝迅速拢过来,旋转着交互拧成一团,形成一个尖锐的锥头,朝着喇叭花刺去。

锥头被喇叭花架住了,双方僵持起来,秋老师脸上血色上涌,镇长的脸也黑得发亮,双方在角力。

忽然间,风少游看见几道蜷曲的枝蔓在秋老师身后慢慢抬起,就仿佛几条灵蛇,到抬到秋老师背心的位置,迅速旋转交叉扭成一团,又一个尖锐的锥头,眼看着就要朝秋老师背心扎下去了。

“不好!”

风少游几乎是不假思索地,体内元液迅速沸腾般汹涌起来,一道凶猛的劲气自元窍而上横冲直闯灌注四肢经脉,右手青紫色光晕闪过,一只氤氲着暴戾劲气的龙爪型手掌绷直,骨节脆响。

“啪!”“啪!”“啪!”

突如其来的怪响惊动了僵持中的人,秋老师和萨吾镇长几乎是同时转过目光来,只见一道青色光影迎空暴劈而至,然后“咔嚓”一声,尖锐坚硬如黑铁的锥头在这一击之下,竟被摧枯拉朽地碎为齑粉。

“什么!……”

“少游……”

萨吾镇长和秋老师对风少游的突然出现显然都大感意外,尤其这排山倒海般刚猛的一击更让萨吾镇长没有丝毫准备,双目死死地盯在风少游刚才出手的那只手臂上。

青紫色的光晕流转,蓄势待发的劲气凌厉有若实质。

这、这……这是蛊虫变异!这个少年,竟然变异了!

“反骨仔!既然你的蛊虫已经变异,又自己送上门来,我便留你不得了!“镇长厉声喝道,”今天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

话音刚落,就听得“咔”地一声,鸟笼里的花开始造作地舞动着花瓣,所有枝叶都在瞬间疯长,长长,长粗,变得锋利和尖锐。

“婆珊婆,摩呵嘛罗,嗼嘙嗻耶,嘎拉地,呼啦蒂和……”镇长对着鸟笼中的花诵读起神秘咒语。

几乎就在同时,大地突然开始震动,这一次震动,比之前经历的任何一次都要来得剧烈。

远处迅即传来山崩地裂的声音——是银月蛊场!

有什么东西正在高高隆起。

那是……

风少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棵参天巨木竟然从银月蛊场之下破土而出,无比伟岸地站了起来!无数山石混杂着璀璨的龙晶碎片飞花泻玉一般从树身溅洒而下。如果不是巨木的姿态太过狰狞,这一刻简直可以用“壮美”来形容。

咦?这树身好像有点眼熟……咱们蛮山镇能有这么大树身的可不就是……

——地下森林,是地下森林那棵神木!

等等,地下森林的入口不是在东面的蛮山外麓吗……难道,那处巨大的地下溶洞竟是弯弯绕绕地通往银月蛊场之下的?

天哪!风少游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这还是第一次看到神木的全貌,无数淡银色的枝条裹挟着杂草疯狂地舞动着,在茫茫的夜色里,如同一条一条银色的巨蟒,在搜寻着,吞噬着所有……整个世界!

在镇长的狞笑声中,风少游终于明白过来,原来这神木是受镇长控制的,原来在地下森林中那怎么也看不清的巨大神木树冠竟然就是整个银月蛊场……

所以那蛊场中能有什么蛊虫不能有什么蛊虫也是可以控制的了;所以那蛊场中为什么只有生活蛊没有战斗蛊也是可以解释的了……

须臾间,那些盘根错节、千奇百怪的树枝已经齐齐调转方向,如潮水一般向牧场这边涌来。

“少游,快走!”这时秋老师突然一个箭步,紧紧护在了风少游身前,一如他刚才保护金铃的姿态。

“我不走!”风少游坚定地回应道,“当年我父亲没有走,今天我也不会走,秋老师,我们并肩战斗!”

金铃没有战斗力,但是自己不一样!

秋老师从这个少年明亮的眼睛里,依稀看到了十年前……十年前,他的父亲也是这样——是的,新的一代蛊师已经成长起来!

“……并肩战斗!”秋老师点点头,缓缓地说。

紧要关头不放弃,绝望才有可能变成希望。

风少游快速调动起阴元窍中的全部元液,右手龙爪陡然涨大,他与秋老师一左一右,拉开了迎战的架势。

——即便今天我们会离开,但故事会留下来。

现在,他们面对的将不只是萨吾镇长,还有整个地下森林。

“呼……”

瞬间,天上所有的星光,包括神木上龙晶碎片的光芒忽然都失去了踪影,天黑如浓墨,再没有半分光亮——那是秋老师的绘影蛊,天地都在绘影蛊的笼罩下。

“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炫!”萨吾冷笑,树影幢幢,迅速钩织成巨大的屏障。

紧接着“嘭!”地一声,星光漏了进来——巨大的枝蔓刺破了绘影蛊的营造,狠狠抽向风少游和秋老师,两人迅速分开。

想这神木的树龄不知千年万年,大部分树身生长于阴沉的地下,经过天地万般锤炼化育,根骨自然非比寻常,早已是身具灵慧之物。再加上蛮山地脉中储量丰富的天材龙晶滋养,树身之刚韧丝毫不比一般的刀剑逊色,一举一动中释放的威力自然远非地阴寒谷那棵怪树所能比拟。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大地的震动越来越频繁,转瞬间,神木挥舞着树枝,已经到了面前,风少游和秋老师被逼得再退了数步,已经退到了洞的边缘,背后就是洞壁,被无数枝蔓刺得千疮百孔的洞壁,再退无可退!

“不自量力的东西!”萨吾冷笑一声,杀意迸发,神木的树枝就如毒舌一般窜了过来,“噗——”“噗——”连续数声,风少游和秋老师都挂了彩,照理,这样重的伤,应该有鲜血洒出来,然而诡异的是,竟没有一滴血落在地上。

“你也就会这么些障眼法了,秋若常!”萨吾大笑一声,方才被洞穿的身影如烟雾般散去。

——原来竟是秋老师用绘影蛊制造的幻象。

秋老师没有应声,萨吾操纵着神木的树枝,缓缓收回,忽然说道:“从前我处死那些蛊师,你说我滥用私刑,那么如今,风少游这小子可是铁板钉钉的蛊虫变异,秋若常,蛊虫变异是个什么罪名,你应该比我清楚!”

还是没有声音。

“交出这个蛊虫变异的小子,秋若常,我饶你一命!”

“你做梦!”

“啪!”一声爆响,神木的一根枝条重重抽向了声音所在,一蓬鲜血喷了出来。

——到底还是吃了侥幸心理的亏,他当然知道自己的软肋,绘影蛊虽然能够隐匿踪迹,制造幻象,却障不了耳!

“秋老师?”风少游低声叫道。

“小心!”——秋老师没顾得上将涌到舌尖的血腥气咽下去,猛地一拉风少游。

风少游一个踉跄后回身看时,方才所站之地已被七八条尖利的树枝戳出了几十个窟窿,它们来得如是之快,如果不是秋老师,他恐怕会死得很难看。

不能一直这么躲下去,萨吾操纵神木固然耗费元液,但是秋老师操纵绘影蛊又何尝不是了!

先出手为强,风少游猛地探出手掌,一抹青紫色光兀地凝聚成龙爪,暴速进击。

“嘶——嘶嘶——”树枝嘶叫着,躲闪着,还是被风少游抓住了两条。

“嘭嘭嘭嘭嘭嘭嘭!”

毫不手软,手掌向前几个翻覆,这两条杀人的树枝便生生断成了七八段,转瞬间,更多的枝条狠狠抽了过来。

无数枝条,如群魔乱舞,搅动虚空,虽然被绘影蛊掩护着,风少游还是觉得危机重重,随时就会暴露身形。

他退了半步,催动眼识,很快就发现密集舞动的枝条中,有一处空当!登时眸光一凝,右手绷直,指尖暴涨,龙爪直探萨吾要害……

“来得好!”萨吾不退反进。

一株嫩芽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风少游脚底,迎风就涨,眨眼间,一根尖尖的树杈,朝着风少游狠狠扎去!

萨吾镇长嘴角浮现一抹得意的怪笑,这姜呐,还得老的辣。

然而这老脸上的笑容尚未完全舒展开来便凝住了——树杈透体而过,从风少游的口中窜出,风少游的身影散为烟云。

幻象,又是幻象!萨吾镇长狠咬牙关,挣得双目通红,逡巡整个地坑。

风少游忍不住倒抽了口气——好险!想不到萨吾竟然奸诈到这种地步,竟故意卖自己一个破绽,引诱自己出击,若非最后关头,秋老师催动绘影蛊制造幻象,自己怕是非死即伤。

不能急,和萨吾镇长这等老奸巨猾的人精斗,怎么能急呢,风少游沉下心来,继续寻找机会。

他沉得住气,萨吾反而沉不住了……窸窸窣窣声中,树杈开始逐渐的往里收回,朝神木树干退去,上来围攻的树枝数量不断减少,留下的树枝,仅能自保。

秋老师与风少游对望一眼,萨吾为什么收束势力,显而易见,就是为了打持久战。萨吾能收,秋老师的绘影蛊,却是不能收的——连一点破绽都不能露,露了就是个死。

风少游的龙爪虽然厉害,却只能就近攻击,萨吾藏身于神木枝条之后,风少游又哪里有近身的机会。

这样僵持下去,恐怕是凶多吉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