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五十章 牧场里的秘密

第五十章 牧场里的秘密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3329  |  更新时间:

夜幕深垂,繁星漫天,牛羊都已经入栏,牧场上空寂如野,就只有风,空荡荡从这一头吹到那一头。

忽然间,风少游耳尖一动——什么声音?这声音像是从脚下发出来,成千上万的、成千上万的沙沙声,裹挟着风,在静夜里,格外瘆人。

风少游催动元液,定睛一看,脚下的草根里竟有无数条蚯蚓在蠕动爬行,仔细聆听,这些蚯蚓似乎是被北边一种独特而玄妙的声音吸引过来的,或者说是曲调更为合适,婉转轻缓,渺渺不可闻。

那边有什么?它们这是受到了谁的召唤?

风少游一路追踪过去,大概追了一盏茶功夫,那些蚯蚓突然倏地往地下钻了进去。

面前出现一座孤零零的木屋,屋里隐隐透出些烛光来。风少游放缓脚步走了过去,敲了敲门,没有人应。轻轻推了推,门并没有锁——屋内没有人。

——但他分辨得出,这里有金铃的气息。这应该就是金铃的住处所了。

没有人,为什么还亮着灯?还有,那种奇怪的曲调似乎就是从这屋子的某处散发出来的。

没有花费太长时间,风少游在木屋里找到了一处暗道。

没想到牧场之下竟然有一个幽深的洞穴,洞壁光滑湿润,显然,这不是人工开采形成的。风少游确信先前听到的那种奇怪的曲调正是从这个洞穴深处发出的。

这里面,到底藏了什么秘密?

风少游屏住呼吸,轻身往里探溯,行至两三百米后,这才发现湿滑的洞壁上竟有许多密集的蚯蚓洞,一条条血红透明的蚯蚓摇头晃脑地从小孔中钻出来,迅速滑落到洞穴中又蠕动着往前爬。

看到这么多成群结队、成千上万的蚯蚓在他周围、脚下翻滚……无处不在,涌动的时候简直像是什么动物的血肉或者内脏翻了出来,风少游一瞬间恶心到须发皆张。

妈蛋,这得亏是自己,要是小苏,这会儿可以直接去死一死了。

即便如此,好奇心仍然占了上风——这些蚯蚓,会把自己带向哪里?

风少游一路忍受着胃里的巨大不适跟随着蚯蚓前进,在接近一处宽大的岩石溶洞时,前方突然豁然开朗,出现一道朦朦胧胧的光亮,曲调正是从此处发出。

风少游闪身隐入一块大青石后向里张望,只见左侧洞壁处犄出的一块岩石上坐着一个白衣少女。

是金铃。

她背对着他,风少游就只能影影绰绰看到一对翅膀的边缘,洁如新雪,薄如蝉翼,忽上忽下,隐隐像是有光华闪烁和萦绕,风少游看了半晌,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索性催动元液——

那几个是一支长不盈尺的笛子,色泽莹润如玉,光华却远胜之,笛子两侧生了这一对翅膀,扑朔扑朔的,像只振翅欲飞的蝶,当然并没有飞起来。

这就是……乐蛊么?

风少游这还是头一回看到金铃激发的乐蛊,竟然是这种形态,美得让他移不开目光,简直像是能惑人心志,饶是以风少游的定力,也足足看了一刻钟有余,才恍恍惚惚强迫自己清醒过来。

这一清醒过来,他立时就想到了:奇怪,金铃这神态分明是在吹奏,为什么竟一点声音都没有?作为信蛊蛊师,哪怕这声音细若游丝,也绝没有他听不到的道理。

再环视周围,这些前仆后继,奔涌而去的蚯蚓,难道不是受了乐蛊的诱导——那该是怎样一支曲子呢?风少游想不出来。

而金铃像是全然沉浸在这美妙的音乐当中,眉目间时而欢愉,时而忧色,时而沉静……根本不去注意脚下赤潮一样汹涌而来的蚯蚓群,那就像是在满地血污中,唯她衣白胜雪,遗世而独立。

风少游有一瞬间的毛骨悚然。

他定定神,再度催动元液,五感的无形触手从金铃身上移开,渐渐笼罩整个石洞。

石洞不大,却异常的光亮,是那种温和的,橘黄色的光,风少游这才发现金铃对面的洞壁中间,有一个圆形灶膛一样的凹洞,凹洞里有一层血红色的透明外壳,一朵金色的火苗正在里面跳跃着。

这……这不是秋元祭上的圣火——琉璃精焱么!风少游瞳孔微微一缩:今年秋元祭那晚,它被凉志盗取时受到惊扰反噬遁走,怎么……怎么会在这里?

这一念未了,风少游又听到了不安的“沙沙”声,这个声音这样近,直接干扰到了他的五感,他不由自主地将目光往下移,往下移,那是一个巨大的盆状的深坑,一眼看过去,一片血红,待看清楚时,风少游全身毛发都竖了起来!

只见坑中的那片血红竟是数不清的蚯蚓纠缠在一起,密密麻麻,层层叠叠,它们在蠕动,有节奏地蠕动,蠕动,那种悉悉索索的摩擦声,那种浓稠的黏腻感,通过五感分毫不差地反馈回来,风少游觉得自己的胃肠也跟着那节奏蠕动起来。

他好容易制止自己想要呕吐的冲动,忽又疑惑起来:这坑究竟有多深呐,如何容得下这么多蚯蚓只进不出?莫非是个无底洞?

风少游强忍着恶心的冲动,再一次默默探出五感,他是刻意细听,才分辨得出来,这片沙沙声掩盖的“咯吱咯吱”的响声。

这个奇怪的声音大大催发了他的好奇心,他大幅度地调动元液,加强五感中的听觉和视觉能力,这时才发现洞坑深处里侧有一张长着锯齿的血盆大口,一张一合之间,无数蚯蚓翻滚着,翻腾着,变成一堆一堆的血肉,血汁和肉末从锯齿间流下来。

“咯吱,咯吱……”

那是咀嚼的声音。

“咕咚!咕咚!”

下咽的声音,一团团血肉混着唾沫经过喉咙。

风少游最近见过的怪物也不少了,看到这情形,还是不由得头皮一麻,腹内翻滚,喉咙里仿佛有什么要冲出来。

他强自忍着,没有收回五感,只想要看清楚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然而那东西全身隐没在坑底,即便五感灵敏如风少游,也感知不出个所以然,就只能看到它硕大无比的嘴,以及迅速浅下去的蚯蚓池。

到风少游再无法忍受,不得不收回五感的时候,蚯蚓坑已经见底了——好快的吞食速度。

这时候再回头看这些前仆后继投进去的蚯蚓,风少游只觉心情十分复杂,它们知道是去赴死么?金铃到底是在做什么?

突然,头顶传来一阵密集的踩踏声,那声音这样巨大,连金铃都被惊动了,笛子离开唇边,一双眉目左顾右盼——

蚯蚓们登时停止了奋进,它们停留在半路上,像是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乱成一团。

风少游仔细辨听,是牧场的牛羊马匹的蹄声,可是这声音迅捷又凌乱,似乎是受了什么特别的惊扰从牲圈中奔逃出来的。

“有变故!”

这个时辰,如果没有变故,这些已经安眠的牛羊马匹怎么会躁动起来?

随后未等安静片刻,一阵强力的沙沙声便从四周蔓延过来。

难道是又一波蚯蚓?正想时,那东西陡地贴着地面开始加速滑动,太快了……不对!似乎更像是那次在地阴寒谷被怪树从背后袭击的声音!

这时只听得“咔嚓”一声,洞顶竟蓦地迸裂下一块岩石,差点没砸在风少游的头上,紧接着一根尖刺一般凌厉的树枝猛地从上方穿插下来——要知道这可是一个岩洞!要知道这洞顶可都是严丝合缝的岩石!这根树枝得有多大的力量啊,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这空旷的牧场上哪来的树枝啊?

瞬间,穿扎进岩洞的树枝竟越来越多,就像是活物一样,灵巧地在洞顶上攀爬,弯曲,从各个方向牢牢地锁住了洞顶,然后,猛地一提——整个岩洞的顶部,竟然如揭锅盖一般被生生的揭了开来!

星光从上面倾泻下来,而在被揭开的洞口周围,大量粗黑的枝条正在不停地扭曲舞动着,似乎在炫耀自己刚才干的好事。

见鬼,这些东西究竟是从哪冒出来的啊!

而在洞底,金铃已经站了起来,清丽的眉宇间一抹惊慌失措,她有些怔忪地看着头顶,右手下意识握紧了笛子,笛子上一对纱翅也停止了扇动,就只有沿着边缘的光,慢慢黯淡下去。

黯淡的星光中,提着鸟笼的身影缓缓欺近——他走得这样慢,但是风少游看得出,金铃逃不出去,半分机会都没有。

是萨吾镇长!

阴鹫的目光扫过金色的火苗,又扫到金铃身上,嘴角抽动了两下:

“你这孽种,果然好手段!”

金铃在他的目光中退了两步,风少游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她背后可就是蚯蚓坑啊,蚯蚓坑里可还有张血盆大口啊!

“今天看看你和这孽畜怎么逃出我的手掌心。”镇长冷冷地道。

金铃的目光掠过他手里的鸟笼,鸟笼里正缓缓盛开的花,甜美如春梦。萨吾镇长虽然此时并没有出手,站姿更如闲庭信步,然而金铃身在其中,最知道其中压力——出手是死,不出手也是死,与其等死,不如放手一搏!

金铃玉笛一横,表情变得淡然起来:“既是躲不过了,那就甭废话了,你那手掌心罩不罩得住我还不一定呢。十五年前我父亲能做到的事情,今天我未必做不到。”

这话的意思是……

“是嘛。”镇长口气更淡,嘴角抽搐了两下,往前踏出一步——这一步,连两丈之外的风少游都感受到了,杀机!

杀机锋利有如实质,割得夜风猎猎,寒意侵肤!

四周所有的尖枝都立了起来。

“镇长大人,这是要以大欺小吗?”

——忽然,背后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是秋老师——秋老师也来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