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四十九章 窃听镇长府

第四十九章 窃听镇长府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2788  |  更新时间:

这之后,在风少游眼皮底下,莫德又前前后后跟踪过金铃三次,似乎也没发现什么异常,这天晚上径直进了萨吾镇长府上。

要跟进去吗?

镇长的府邸,哪里是一般人能进得去的!光看这高高的围墙,森然的屋脊,隐隐能听到铿锵的脚步声——那是家丁在巡逻,虽然这些家丁并非蛊灵精怪中的任何一系,却都身强力壮,多少会些武技,也不是寻常人惹得起的。

但是,都跟到这里了,当然不能功亏一篑!

风少游绕道后门,抬头看了看足足有两丈高的围墙,估量了一下,退后几步,然后往前一冲,借着这助力一跃而起——轻盈得就像一片树叶,越过围墙,飘然就落到了镇长府中一棵榕树上。

这些日子的长进可真不小。

“……你听见了吗?”一个家丁推了推同伴。

“什么?

“什么声音?”

风少游气息一敛,这个技能他已经练习得熟练无比了,不止是呼吸,连身形、心跳、所有频率都和树叶子保持到一致,两个家丁四下张望,并不见有什么异常——“什么什么声音?听错了吧。”

“没准是有个猫儿。”两个人说着,脚步渐渐就走远了。

风少游催动元液,将五感的触角延伸了出去,他现在所在的位置,靠近镇长府邸的后门,顺着花园里的小径往上是一处亭台回廊,然后他看到了莫德进了一个厢庑,看样子是镇长的书房。

这距离可不近,风少游将眼识、耳识调整到最佳状态后,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也许是忌惮镇长的修为——要让镇长发现他在偷窥他,那一定是件极其危险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那个叫金铃的小妮子,并没有可疑之处?”

风少游心神一凛:果然是在说金铃。

也是奇怪,不就是缺席了阅蛊式么?何用镇长如此紧张?

“是的,镇长大人。”莫德恭恭敬敬地确认道,只差没拍着胸脯保证了。

萨吾镇长的脸色却依旧不好看,左嘴角抽搐了两下,说道:“你还是把所有看到的、听到的细节原原本本、详详细细的再给我说一遍吧。”

“是,”莫德不敢怠慢,一边回忆一边说道:“那天镇长召集蛊师,金铃没到,次日,属下就去了老管家打理的牧场……”

风少游这心潮起伏间,莫德已经将跟踪金铃这半月来的所有细节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我当那小妞在牧场上干什么呢,原来竟是用牧场上的牛粪马粪饲养蚯蚓,还一套一套的,哎哟,那种滑不溜秋的肮脏玩意我真是看了第一眼不想再看第二眼……”想到蚯蚓一身滑溜溜的黏液,莫德哆嗦了一下。

“蚯蚓?”萨吾镇长用力吐出这两个字:“你说金铃在牧场养蚯蚓?”

“可不是吗,还一个劲跟我说那玩意如何如何宝贝……”

“蚯蚓……”镇长再重复了一次,停了一会儿,忽然冲口道:“难道十五年前那东西——”

话至于此,萨吾镇长的脑海里浮现出一条巨大的地虫,足足有十余丈之长,全身呈褐色,两头尖细,第一次看见的时候,他几乎以为是巨蛇,巨蛇一样柔软和圆长的身躯,但是并不像蛇一样有美丽的花纹,而是一节一节,有一百来节,蠕动的时候,先向后伸,垛起一丘再向前行……

当时并不觉得,如今听莫德提到蚯蚓——虽然比寻常蚯蚓要大上几百倍,而且力大无比,刀枪不入,但要说常年在地下的习惯,行走的方式,以及体貌特征,可不就像是蚯蚓?!

难道那地虫就是巨型蚯蚓?

要知道,在蛮山地界上隔三叉五的发现一些长相古怪的异兽是常有的事——有些是生来就奇怪,有些原本只是常见的兔子、麂子、蛇、蜥蜴,因为受龙晶矿辐射的影响,而异化成了巨型的兽——难道那条地虫,是蚯蚓所异化?

他心里这样翻江倒海,脸色已经大变,莫德却还没有反应过来,兀自奇道:“那东西……什么东西?”

倒是风少游心里漾起了波澜,他虽然也不知道镇长说的东西是什么东西,但却敏锐地抓到了另外一个词:“十五年前”。

他只知道金铃的父亲是死于十五年前的岩魁动乱,难道这中间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勾连?

他想得入神,忽听得“砰”地一声,一个茶盏砸碎在窗上,紧跟着是镇长的厉喝声:“什么人?”

不好,难道是自己被发现了?

风少游心里一惊,正想着如何脱身,突然从对面厅堂的檐角下跃出一个红色人影,一翻身几个蹬踏便上了屋顶,掠着屋脊几个跳跃潜入了后庭别苑中。

“红衣小姐儿!”风少游差点叫出声来。

这时,萨吾镇长和莫德都已经跑了出来——

“好像是个女娃子……”莫德叫道,“看这背影倒跟金铃那小妮子挺像,快,给我搜!马上把宅子围起来!”

……就这样栽到金铃头上了?

容不得多想,镇长府邸各处的灯火已经亮起来,紧锣密鼓的脚步声,家丁、护卫,整个镇长府都陷入到混乱之中。

此地怕是会很快暴露,还是趁乱先撤为妙!

风少游一猫腰,从树杈里蹿上了高墙,纵身一跃消失在夜色中。

以红衣小姐儿的身手,自是不用担心她脱不了身。只是现在的火力点都集中在了金铃身上,怕是接下来会对她不利。

最少从萨吾镇长的表情推断,金铃在牧场饲养蚯蚓必另有隐情。事不宜迟,风少游决定先行夜探牧场一窥究竟,哪怕给金铃提个醒也好。

这边厢,莫德领着家丁、护卫把镇长府里里外外搜了个底翻天,别说人了,鬼影子都没找到一个。

莫德自觉不好交待,一路骂骂咧咧,回到书房向镇长复命时,当然换了一副谄媚的面孔:“镇……镇长大人,没……没搜着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小的刚才眼花……”

这个答复显然不能让镇长满意,又一只茶盏飞了起来,“砰!”摔得粉碎——

“废物!”

“……是,是是。”莫德点头如捣蒜般地应道。

震怒中的镇长可不好应付,莫德忍不住抬手擦了把汗——

“叮当!”

……怕什么偏来什么,他就不过是擦了把汗,就听得一声脆响,在静得掉根针都能听得见的书房里,这一声,无异于晴天霹雳——该死!

“这是什么?”萨吾镇长冷冷地问。

莫德不敢隐瞒,从袖子里取出罪魁祸首来,那是一枚古玉,方才就是它与袖扣撞击,发出的声音。

“回镇长大人,是……是玉佩。”

萨吾镇长原本是想找个借口把这个蠢货再骂一顿,但当他的目光扫过莫德手里的那块玉时,顿时瞳孔一收,喝问道:“这玉佩哪里来的?”

就这么点小东西,镇长也要昧掉么,莫德满心委屈,却还得恬着脸回应:“哦,这是属下前些时从镇上旧货市场淘来的便宜货,想着也不是啥稀罕玩意……也就没敢拿来孝敬镇长大人。”

“说实话。”萨吾镇长左嘴角抽动了两下,表情阴冷得可怖,那双鹰隼一般犀利的眼睛仿佛能一眼将莫德刺穿。

莫德心下大骇,咽了咽口水,一五一十地道出了实情——

“……那天镇长大人不是让属下通知镇上的蛊师集合么,在镇子口,看见风少游他们几个从外头回来,手里拿着这玩意……属下看着喜欢,就借过来玩了几天……对了,就是上次那小子说是出镇帮金铃采药的那次……”

萨吾镇长的手抓住第三只茶盏,收紧,收紧……瓷片划破他的掌心,已经有血珠子滑了出来了,莫德毫不怀疑,这只茶盏能把他的脑袋砸开花。

“采药?”两个字从镇长牙缝里挤出来:“采什么药,能到地阴寒谷去!”

“地……地阴寒谷!!”莫德大吃一惊。

“快!立即去把风少游那几个小子抓来!”萨吾镇长的话音透着股狠劲,忽然又像想到什么似的补充道——

“不,抓去牧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