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四十七章 新的疑点

第四十七章 新的疑点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4614  |  更新时间:

话说风少游在蛊院经历了虚惊一场,这会儿出了蛊院依然有点惊魂未定的感觉。

妈蛋,有些事情不弄明白,只怕会和山谷里的那些蛊师一样——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风少游这么想着,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往镇子东边走去。

鱼块和明小苏相互对了一眼:这回可不能让这小子单打独斗了,跟紧咯。

两人一左一右地冲上去把风少游揽上了——

“我说少游,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啊?”明小苏问。

——“去了就知道。”

“嘿,又来跟我们玩神秘,你这可就太见外了哈。”鱼快指着风少游道。

“好吧,告诉你们也无妨,东条驿老归头家。”风少游叹了口气,应道。

“老归头?”鱼快和明小苏两人不约而同地惊了一下。

“你去他家干什么呀?人家儿子在列缺城发展得好好的,你这过去不是找挤兑吗?”明小苏道。

鱼快也连忙跟上附和:“就是,那老归头我印象深着呢。前几年他儿子被本家选拔去列缺城那会儿,来我们饭馆可勤了,特能嚼,逢人便夸耀自己儿子有出息,给他挣了老脸,自个儿把嘴皮子磨起泡来还愣说是我们家菜太辣,让他上了火,你们说,这上哪说理去?不过说起来,我也好久没见到他了……”

风少游笑而不语。没错,老归头的儿子归隆是位墨蛊蛊师,早前在镇上负责档案管理、地方志编撰等抄抄写写的公务,是蛮山镇有名的笔杆子,四年前被本家调走了,他也是最近一位被选拔去了列缺城的蛊师。

三人赶到东条驿的时候,正巧赶上老归头准备生火煮饭。

鱼快和明小苏打量了一下屋前屋后,脸上都是一副木然的表情。

与一墙之隔的佩婶子家干净整洁的院子比起来,老归头家的院子里却长满了杂草,三间瓦房倒是有一间房顶塌出一个洞来,抬头能望见天。

这和这个蒙受本家垂青而荣耀加身的蛊师之家似乎不太相称。

这时灶房里传来老归头一阵紧似一阵的咳嗽声,灶膛口飘出的滚滚浓烟弥漫了出来。

“归大爷,我来帮您。”风少游冲进去把生火的活接了过来。

“哟,是风小子啊。”老归头隔着烟雾还是把风少游认了出来。

经过风少游的一番调理,浓烟很快散尽,火光熊熊地,映着他的眉眼:

“归大爷,归隆大哥去了列缺城有四个年头了吧?”

“可不是。”听到别人提到儿子,老归头那张脸还是一如既往地笑成了一朵花。

他祖辈、父辈都是蛊师,不过也就在蛮山镇上蹉跎了一辈子,他更是不济,连蛊师都不是。但是他儿子可就了不得了,不仅成了镇上有名的蛊师,还被本家选拔去了城里,于他而言,能为老归家培养一个这么杰出的子嗣也算对得住祖宗了。

“归隆大哥当年被本家选中时的场面,您给描绘描绘呗!”风少游说道。

这少游真是不怕啰嗦,还主动撩起话来了。鱼快心里埋怨道。

老归头搅动了一下锅里的粥,盖上锅盖,仰起头想了想,开口说道:“当年啊,我也像今天这般在灶房里张罗晚饭,你归隆大哥在里间整理文书,本家的泥金帖子便到了,哦,是矿场总管莫德亲自来宣读的,第二天还在祭典广场上张贴了文榜,通报了全镇,镇长还赏了我五十金呢……”

老归头将当时的情景简单描绘了一遍,语气意外的平静,并没有像从前那般添油加醋喋喋不休。

“没想到老归头这几年不见,倒是把话痨的毛病改了。”鱼快在门外和明小苏小声嘀咕道。

“那泥金帖子呢?可否拿出来给我开开眼。”风少游饶有兴趣地问道。

“唉,”老归头叹了口气,“只怪我把门不严,你归隆大哥去了列缺城才三天,家里便遭了贼,泥金帖子和那五十金都一起被盗了,大概是太过张扬,被贼人惦记上了。”

……

“您刚才说是莫爷亲自来宣读的征召帖,随行的人中就没有本家的人吗?”风少游心里一动,继续问道。

“没有,那天只有莫德一人带着泥金帖子前来,并不见有其他随行人员。”老归头确定地说。

风少游略一沉吟,半是恭维半是试探地说:“以归隆大哥的本事,在列缺城一定发展得挺好吧,这几年有捎信回来么?”

这句话说出来,老归头脸上的笑容就像被风刮跑了一样,怔怔地沉默了半晌,方才说道:“风小子,都说你能耐,你能不能……能不能帮我打听着点……”他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最后只叹了口气,没把话说完。

他知道自己是痴心妄想了,风小子是能耐,秋元祭上有求必应,但是那都是镇上的事儿啊,他儿子去了列缺城呢。儿子在列缺城好着呢,这么多年了,他都用这句话,骗别人,也骗自己。

“这么说,您一直也没归隆大哥的消息?”这一点,风少游和门外的两个小伙伴都感到十分意外。

“唉,我这把老骨头眼看着是一年不如一年了,怕是哪天两脚一蹬连个送终的人都没有……我也别无所求,只盼着有生之年还能再看他一眼……”老归头落寞地道。

风少游好言安慰了一番便带着鱼快和明小苏离开了。

“少游,你干嘛一个劲跟老归头询问本家选拔的细节,你是想去列缺城,今天是来向他取经的对不对?”鱼快一副“我懂”的表情。

风少游没吱声,明小苏则白了他一眼:“才不是呢!我看少游应该还是在调查那多出来的一百一十四具尸骸的事,只是,调查这个跟去了列缺城的蛊师会有什么关系?……哦,我明白了!少游,你该不会是怀疑……”

风少游比起食指在唇边嘘了一声后,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还是苏仔脑袋好使!”

鱼快:……

“看来我们得去礼宾院走一趟了。”风少游自言自语地道。

一侧眼,看到鱼快还是一脸懵懂的样子,风少游摇着头默默走上前去,将他那一头乌黑油亮的头发揉成乱鸡窝后背着手走了。

鱼快边将头发理顺边追着明小苏问:“怀疑什么?快告诉我快告诉我。”

明小苏拗不过,凑到鱼快耳畔大致言说了一番,直到鱼快恍然大悟起来,这才学着风少游的样子再次将鱼快的头发揉成了鸡窝,朝风少游追去。

“嘿!”

等风少游三人来到西市礼宾院时,夜幕已经降临。

风少游揽住鱼快和明小苏道:“待会进去你们俩都不要出声,只管听着,一切交给我便是。”说完,走上前去叩了叩门。

“门外何人?”走来开门的是庐由,一看是风少游三人,语气立马轻蔑了三分:“你们三个小子来礼宾院干嘛?”

“小民有要事求见少爷,只消一盏茶工夫,烦请通报一声。”风少游抱拳说道。

庐由鼻子里哼了一声:“少爷是何等尊贵的身份,是你等小奴想见就能见的吗?”说完就要关门。

“让他们进来。”礼宾院内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是少爷的。

庐由这才开了门,引着三人穿过院子里的花圃、甬道、游廊,进了一个灯火通明的小竹楼。

楼内雕甍绣槛,纱幔低垂。地上铺的是楠木地板,堂屋中间立有四根柱子,每根柱子都裹着彩色连珠帐,交缀以刺绣飘带,就连室顶也用绣花锦缎隔起,给人无比温暖闲适的感觉。

自堂屋直入,面前出现一副金漆雕龙围屏,更大的光亮从围屏的间隙漏过来。

——“请吧。”庐由单手作了一个请的姿势。

只见围屏后面一张硕大的绣着艳红色火焰图案的织锦上,摆着一副精雕细琢的黄花梨木卧榻,少爷倚着藤枕端坐其上,伸出一条雪白的长腿,手指上不停弹射出的雷火精准地将腿上并不算浓密的腿毛一条一条地烧了个干净。

真是开眼了,这身段,这肤色,这风骨,要不怎么说灵系是天生贵胄呢?就连这去腿毛的作法也不是我们这等蛊系家奴所能看懂的。三人都不约而同地在心底感叹起来。

“找我有什么事?”少爷抬头看了一眼风少游,问道。

“小民从小便听长辈乡邻们教导,蛊师的最高荣耀便是进入列缺城为本家效力,只不知道本家选拔蛊师可有什么标准,正好少爷莅临本地,特来向少爷求教。”风少游想到目前还不能确定那些被选拔进列缺城的蛊师是否真的遭遇了不测,而且本家在其中究竟有无干系尚未可知,所以在来之前,风少游心中已经酝酿好了一番说辞。

“哈?想多了吧,就你们这等资质也妄想着进列缺城为本家效力?”庐由在一旁颇为不屑地插腔道。

少爷并没有接话,继续烧起腿毛来。

“我们这种资质怎么了?蛮山镇历届的蛊师中不都有人被选拔去列缺城吗?再说了,有点梦想不行吗?万一实现了呢?”风少游倒接得顺溜,不着一点痕迹。

“哟,我差点忘了,你是今年蛮山镇的秋元赏得主,如果要择优选拔,的确你的机会更大,不过据我所知,本家还从未在蛮山镇选拔过蛊师哩。”庐由似笑非笑地道。

……什么?

从——未——在——蛮——山——镇——选——拔——过——蛊——师——?!!!_

这每一个字简直像钉子一样打在风少游三人的心坎上。

“最少,近百年内没有在蛮山镇选拔过蛊师。”少爷头也不抬,淡淡地确认道。

“……哦,哦,那看来是我们的表现还不够好,我们会继续努力的!”风少游努力控制着内心的震动,说道。

“如果没有别的事,你们请回吧。”庐由看了眼少爷,对风少游三人道。

“打扰了,小民告退。”风少游躬身一揖,带着鱼快和明小苏两人出了礼宾院。

待风少游三人走远,少爷轻抚了抚已然无比光洁的长腿,对庐由道:“听出来了吗?你去查一查吧。另外,让鸣月继续盯着萨吾的动向。”

“是。”

夜渐深,蛮山镇西市早早地陷入了寂静,就只有星和月,从九天之上漏下一星半点的光华,那也仅仅只是足够把一个人冲淡成人影。那娇小的人影在高大奇崛的房顶上一闪而没。

而在镇长府邸门口则传来一阵喧哗,莫德像抢到了莫大的功劳似的兴冲冲地进了萨府,直奔书房而去。

“禀报镇长大人,属下查到了。十五年前那桩矿难死亡和失踪人数共有一百三十一人,其中男丁一百零九人,女……”

萨吾镇长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这一眼就像尖针一样,刺得莫德一激灵,自动闭了嘴。

“你应该知道我最想听什么!”镇长满脸不悦地说。

莫德连忙赔了个笑脸:“是,正如镇长大人所料,金铃的父亲的确就是在那场矿难中失踪的……”

“哼,这就对了。”镇长脸上终于挤出一丝冷笑。

“只是属下有一事不明,这地虫何等厉害,当年又受了重创,金铃那丫头片子能有这么大能耐,使得动它?”莫德疑惑地道。

镇长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厉害不厉害,不是你说了算!”停一停,又道:“我镇在地阴寒谷里的那只长春蝉,被人盗走了。”

“什么?!竟有这事!那里不是还有……”莫德觉得自己的肝胆都在发颤了。这……这到底是哪个毛贼,有这么大的胆子和能耐!这也太不知死活了!这镇长一发怒——

“你这蠢货,你来向我禀报四宝离奇康复这事的时候难道就没想过?这世上真会有什么女医仙?”——没想到镇长真发起怒来了,而且是朝自己。

这一骂果然把莫德骂醒了:“镇……镇长的意思是……有蛊师盗取了这长春蝉,本命蛊变……变异后救活了四宝?!”

“不然呢?你以为老夫兴师动众整出一个阅蛊式来是为了什么?!”镇长激动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

也是,这普天之下能让四宝那伤重得如同死人一般的身体一夜康复的,也只有长春蛊能办到了。而且那四宝口口声声念叨的女医仙,金铃倒是符合特征。

“还有,上次凉志的死,我就觉得没那么简单……”镇长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倒是和缓了许多,“当然,一切还只是推断……”

“属……属下知道怎么做了!”莫德道,末了又不忘试探着补充了一句,“那秋若常那边要不要……”

“你看着办吧,注意,动静不要弄得太大。”镇长似有所思,嘴角又是不自觉地抽搐了两下。

“是,属下明白!”莫德躬身一揖后就要退下。

“等等!”

“镇长大人还有什么吩咐?”

“少爷那边这几日有什么动向?”镇长沉默了一会儿才问。

“哦,少爷这几日询问和查阅了龙晶矿开采作业方面流程细务,属下都已经打点好了,如有需要可以带他下矿去看看。其他时间多在集市上闲逛,属下也已命人贴身照应着了。”莫德答道。

镇长点了点头,又问:“少爷的另一位随从……可有消息?”

“在这蛮山镇上我们所布眼线甚多,暂时没有发现行迹可疑之人。”对于这类镇长早就指派下来的事,莫德的回答倒也滴水不漏。

镇长没再说什么,朝莫德扬一扬手:“……办你的事去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