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四十六章 突如其来的召集令

第四十六章 突如其来的召集令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4399  |  更新时间:

转眼间三人已到了蛮山镇口,这时街上行人的脚步明显加快起来,几个腿脚慢的则连忙往街道两侧闪避。

抬头一看,正前方有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叼着杆大烟枪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

那是……莫德……

风少游眉头一皱,鱼快和明小苏知机,三个人换个眼神,转身就要换道走。

——“往哪走?”

没想到才走出几步,就被莫德喝住了。这三个字从莫德那含着烟管的破嘴里说出来显得格外阴阳怪气。

一双鹰鹫般犀利的眼睛在三人身上扫了扫,微微一眯,散发出一股冷鸷的气息来,让人望而却步。

“不知好歹的东西!不好好呆在镇上修习,带着他们俩到处瞎晃什么?真是枉费了镇长大人的提携栽培!”矛头明显直指风少游。

话这么说着,一双鹰眼却直勾勾地盯在鱼快手里的古玉上,鱼快被他盯得后退了半步,忽然眼前一花,手里的古玉已经被莫德劈手夺了去。

“这是我的……”鱼快嘟囔着说。

“你的?你家一开饭馆的,能有这种好东西?”莫德吐了一口烟圈,厉声斥道:“说!哪里偷来的?”

“……我没偷!”鱼快大声争辩道,“这是我在镇外捡的……还我!”

又一口烟,这回直接喷在了鱼快的脸上,连边上的明小苏也被波及——明小苏现在好想狂奔回家给自己扒皮!

“不知好歹的东西!根据蛮山镇民法通则,‘所有人不明的埋藏物、隐藏物,一律归镇衙所有’,你没听说吗?再敢顶嘴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莫德说完,举起手中的玉仔细端详,片刻,猩猩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一收手,便要把古玉顺进怀里,猛地瞧见风少游、鱼快几个还在,瞪眼叱道:“还不快滚?!一个时辰后,镇长大人要在蛊院召见你们这些不知好歹的东西!谁要敢缺了席,哼哼哼哼——”连哼了几声后大摇大摆地走了。

“谁狗腿你才狗腿呢!”鱼快轻声啐了一口,忿忿地骂道。

风少游望着莫德远去的背影,淡淡地说道:“我们去蛊院吧。”

蛮山蛊院今天的气氛很有些不一样。风少游三人赶到时,院内已经黑压压挤满了蛊师,看这阵势,大概蛮山镇所有的蛊师都到了。

“你说,镇长找我们有什么事?”

“不会是考核修为进展吧?”年纪最小的渔蛊蛊师小安愁眉苦脸,他最贪玩。

“怕什么,”另外一个同学说,“大不了罚你多养几条鱼呗。”

“我猜是商议重修海藏阁的事。”

“金铃——”管冲在人群里找了一圈后猛地冲到风少游面前,“喂,你看见金铃没有?看见没?”

金铃没来?风少游微微一愣。

“肃静!”这时门口忽然传来一声大吼,是莫德的声音,把所有的交头接耳窃窃私语都压了下去。

很快,蛊院即被一帮身着黑衣的壮汉团团围住,一看就知道是萨吾镇长的家丁。

片刻后,萨吾镇长就在侍卫的前呼后拥下出现在蛊院门口。依旧提着他那只嵌金丝紫檀鸟笼,一身暗紫色长袍,与平日并无二致。但是风少游一眼望过去时,却忍不住大吃一惊:镇长怎么好像……好像突然苍老了许多?

连眼窝里的眼珠子都浑浊黯淡了不少,不似以往慑人。纵是如此,目光横扫过来,仍然叫人不寒而栗。

“秋学监呢?”镇长问,声音里竟夹杂着些沙哑。

“秋若常——秋若常——秋若常——”莫德一声令下,十余个侍卫齐声高喊了起来。

扫视一周,见无人回应,莫德躬身回禀道:“回镇长大人,秋学监好像不在。”

“他不在,就由你来清点人数吧。”镇长僵着一张脸,看不出喜怒。

莫德哈腰恭敬地一揖后,转身面向蛊师们时却是另一副嘴脸:“不知好歹的东西,都给我站好咯!”

随后又指了指旁边一处空出的修习场地:“待会我每念到一个名字就给我站过来一个,每十个一排,每排相距六尺,

打开蛊师花名册,开始清点人数。

“留川!”

“到!”

“贤合!”

“到!”

“理越!”

“到!”

……

看样子是按由长及幼的顺序念的,先点的是往届蛊师的名。

风少游用眼睛余光瞟了眼管冲,这家伙果然耐不住性子,一边左顾右盼一边轻轻跺着脚,只怕逃不过镇长的眼睛。

莫德依顺念下来,很快就念到了金铃——

“金铃!”

没有人应声。

“金铃?”莫德调高了调门再喊了一声,还是没有人应。

“莫……莫爷,”管冲颤巍巍地站了出来,结结巴巴地说,“金铃,金铃她——”

他不知道镇长是出于什么目的这么急把他们都召集到蛊院来,只本能地觉得金铃不在,大概不太好,想要给金铃找个缺席的借口,奈何一时之间,竟找不到什么像样的理由,虽然明知道不妥,求救的目光还是有意无意地往风少游飘了过去。

“金铃她病了!”风少游面无表情,接口就道,“方才我和鱼快、明小苏就是去山里给她采草药——回来的路上碰到了莫爷。莫爷,您说是吗?”

镇长的目光转向莫德,莫德打了个绊,躬身说道:“……是,小人方才,是在路上碰上这几个小子了——”

“什么病?”镇长沉着脸问。

风少游略一思忖,接道:“像是伤寒。这几日恐怕都起不来了。”

……

萨吾镇长静静地看着风少游,却转头问起了莫德:“花名册上还剩多少人没点完?”

“十一个。”莫德应道。

萨吾镇长扫了眼场上未念到名字入列的几个,淡淡地道:“那就只有秋学监不在了。其他人等也入列吧。”说完,左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

“现在,抬起你们的右臂。”

随后的这句话说得不紧不慢,在场的蛊师都觉得应该还有下半句,好歹说个事由吧。这会儿竟没有一个人照做,都眼巴巴地盯着镇长,等着他吐出余下的字眼。

“混蛋!耳朵聋了?!叫你们抬起右臂!”莫德怒道。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稀稀拉拉地把右臂抬了起来,却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开——始——阅——蛊。”半晌后,萨吾镇长一字一顿地吐出了四个字。

看,果然是有下文的吧,可是——

“什么叫阅蛊?”

“阅蛊是干什么?”

几个年轻的蛊师在底下轻声嘀咕起来。

“哎呀,咱们蛮山镇可是有近四十年没阅过蛊了,老朽活到这把年纪,也才经历过两次阅蛊,你们这些娃儿没听过倒不稀奇,说起来,那都是你们出生前的事了。”一个老蛊师捋着胡子应道。

这“阅蛊”,风少游在翻查地方志的时候倒是看到过,历史上确实有过这么一档子事,但只出现在早年的秋元祭上,作为例行公事之一走走过场而已,后来便和很多繁缛的传统旧制一起被取缔了,没能沿袭下来。

问题是,这样一个废止了很多年,且只在历史重大节庆日才出现的仪式性活动,为何要选在今天这个寻常日子仓促复办呢?这点,风少游也是颇为不解。

至于阅蛊的具体章程,地方志上却没有记载,风少游也想看看待会儿是怎么个阅法。

只见镇长缓缓走到前排,伸出树枝一样凌利的手指勾起第一位蛊师的袖子,接着是第二个……

什么?所谓的“阅蛊”原来就只是看看手臂上的蛊虫而已?

不少年轻蛊师都松了口气,唯有风少游,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面上虽然没有什么,手心里却沁出汗来。

“记住,千万不要让别人看到你手上的蛊虫!”红衣小姐儿的警告言犹在耳,虽然不清楚被人看到蛊虫后究竟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但必定不会是什么好事,甚至,他已经感受到了一种杀气正在迫近。

镇长一排排挨个看过来,很快就要轮到自己了!

还有五位,……还有两位……还有一位……

风少游的耳朵里满是自己快速、沉闷、凌乱的心跳声。

当萨吾镇长终于站到自己面前时,尤其是当看到他的嘴角又轻轻地抽搐了两下时,风少游只感觉小心脏简直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

要……跑吗?风少游心里闪过这个念头。

“风少游!”

没想到萨吾镇长居然一口喊出了自己的名字——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了。

风少游微微笑了一下:“镇长大人!”越是紧急,越是要保持冷静。

镇长伸出食指,示意他双臂抬高点,眼睛却直直地盯住,像两个钩子,把风少游定住在原地。

镇长的手指触到风少游的衣袖,就要往上卷。然而就在那一刹那,脚下突然传来一阵震动,风少游趔趄了一下,堪堪躲过镇长的手指,紧接着他们都听到东面矿洞方向传来一声巨响——塌了!有什么塌了!

镇长猛的一怔,突然收回了手——

“回去!”说完,竟转身急匆匆地走了。

没有解释,也没有犹豫,莫德和一众侍从、家丁在片刻的讶异之后,也匆匆跟了上去。

“出什么事了?”“出什么事了?”蛊师们惶惶然,互相打听着,询问着,唯有风少游轻轻舒了一口气:这声震动太他娘的及时了!

萨吾镇长从蛊院出来,因为走得太急,连手中鸟笼里的花朵都被颠得一荡一荡的。

跟在他身后的一干随从虽然嘴上不说,心里却诧异莫名——就和蛊院里那些不明所以的蛊师们一样,他们几曾见过这样的镇长啊!

但在莫德眼里,镇长的这种反常已经持续好一段时日了,好像自从本家少爷来到蛮山镇后,镇长便一直心绪不宁的。

就拿今天这事来说吧,自己不过是向他老人家汇报了一下四宝离奇康复的事,他便要求立即召集全镇蛊师集中,居然劳师动众地捣鼓起几十年没搞过的阅蛊式来。这下倒好,东边不过是震塌了一个矿洞,他就像掉了魂似的急着往家赶了。

这不是白白让那帮蛊师看笑话吗?

待到行至街角处,远远地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边闲逛着边朝这边走来。

“少爷!”莫德惊呼了一声,这少爷还真不经念叨啊。

没错,来人正是本家少爷和贴身侍从庐由,这会儿正在端详一个街头手艺人的雕核技艺。

“闭嘴!”镇长低喝道,当机立断,领着众人改道拐进了一条胡同。

没人注意到,此刻少爷看似漫不经心的眸中闪过了一道精光,冷峻的嘴角缓缓勾起,叫人摸不清的寒意。

没多久,萨吾镇长和随从便绕道到了镇西府邸。门口的两座石狮睁大了眼睛,一股威严上窜,气压四方。

镇长归来,仆役丫鬟正装出迎,站了整整两个长排,皆垂手侍立,恭敬非常,莫说是言语,就是一颗针掉落在地上都能听得到声音。

待镇长走近了,还余个十步的距离,方才齐声道:“大人辛苦!”

平时镇长是很享受这个场面的,这一日却全无心思,目不斜视,径直走进府中,穿过回廊,一直走到书房,才喝一声:“关门!”

紧跟其后的莫德一哆嗦,赶紧把门给关上了。

书房里就只剩下镇长和莫德两个,镇长这才深吸了一口气,忽然问道:“还记得十五年前的矿难吗?”

十五年前……要不是镇长问起,十五天前的事莫德都能忘得比白纸还干净。但是既然镇长开了口,他就不能说不知道!

可怜莫德使劲从脑子里把那些尘封已久的记忆给挖出来,半晌,才试探着问:“镇长大人说的是当年地虫事件引发的矿难吧?”

萨吾镇长未予置答,只是背过身去淡淡地道:“那次矿难共造成一百多人死亡和失踪,虽然我将那条地虫拦腰斩断了,但还是有一个人乘着地虫残体从我们眼皮底下逃了出去,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对这个疏失耿耿于怀……”

听镇长这么一说,莫德突然反应过来——

“方才的地震……还有翔龙石震塌的那次……镇长大人是怀疑那条地虫又出现了?”

“不是怀疑,老夫已经从少爷那里证实了……”镇长的嘴角抽搐了两下,继续说道,“今天有个叫金铃的丫头没来,称病?哼,老夫的眼睛可没瞎!”

这后半句,莫德可是听得如芒在背,想到自己刚才还被风少游那小子带着给金铃帮了腔,镇长这言下之意不等于是在骂自己眼瞎吗?

“不过,她没来倒是让我想到了一些事情,你去查一查十五年前那场矿难的死亡和失踪名单,速来报我……”

“是……是,属下这就去查。”莫德蘸了蘸额头上的汗,退了出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