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四十三章 笨拙的跟踪者

第四十三章 笨拙的跟踪者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3435  |  更新时间:

这样的艳阳天对于蛮山镇上的一般百姓来说是个开门揖客、外出劳作的好日子。但在莫德府上,却在忙着张罗另一件事情——洗澡。

别看莫德平时粗头粗脑的,在洗澡这件事上却挺会附庸风雅,讲究什么“每五日一休沐”,也就是每五天洗一次澡。不用说,这一套都是从萨吾镇长那学来的。但到了该洗澡的那一天却又自行订出许多规矩:阴天不洗,雨雪天不洗,晚上不洗,只在艳阳晴好的天气选择冷热合宜的时辰才会洗。

所以今天这次洗澡,也是等了有好些时日了。

莫德在自家寝园内院修有一个浴池,美其名曰“浴德池”,长一丈四尺,宽九尺。池壁是由经过加工的十块巨大的石头压缝交口镶拼而成。一个蓄水池与之相邻。

洗浴时,锅炉房烧制的热水从石缝中涌入蓄水池,将满时把南壁上的一个闸门打开,水穿过暗槽流入浴池,用来调控水温。可谓别致精巧,格调高雅。尤其是莫德洗澡时,更显出这种气派。

莫德每次洗澡都需要四个侍女服侍,按摩的按摩,擦澡的擦澡,手法娴熟有序。

先轻缓地、反复地给他擦胸、背、两腋、双臂,使毛孔张开,身体放松。然后侍女会为他抹上特制的澡豆浴油轻轻揉抚。每次到这个环节,莫德都会舒服得“哦喔喔”地嚎叫。

今天正爽着时,管家突然进来禀报:“莫爷,兰猴子说有要事禀报,现在正在外面候着……”

“这狗东西还真会挑时候,他能有什么要事,让他在前厅等着!”莫德斥道,转而抓着侍女手往自己下身探去——“继续继续!”

又是一阵快活,莫德的喘息声随之越来越大,很快,水面上便浮起一团乳白色的秽物。

出浴池时,先站在蒯草席上,用热水冲洗,而后站到蒲席上,有两个侍女立即拿着布巾迎了上来,细葛布巾擦上身,粗葛布巾擦下身。这体毛重的人就是费事,往往要反复擦蘸多次才能完全擦干。

最后穿上宽大的浴袍,往院子里的藤椅上一躺,张开双腿,晒起太阳来。

这时,又有近侍端着一杯泡好的参茶递了过来。莫德揭开杯盖轻啖了一口,方才缓缓地道:“让兰猴子进来吧。”

随后,一个尖嘴猴腮的人低着头从前厅急匆匆地走了进来,此人正是风少游昨日在四宝叔家门口看到的那个“尖嘴猴”。

兰猴子躬身一揖后道:“禀报莫爷,出……出事了……”

“别他娘的一惊一乍的,出了什么事,快说!”莫德正眼也不抬一下。

“四宝那小子居然没死……”

“狗东西!我当是什么事,四宝没死还用得着你来告诉我?他只是成了木头人,谁说他死了?!”莫德怒了。

“不……不是,四宝他没变成木头人,才一个晚上他又活过来了,都会下地走路了,这样、这样、这样都没事。”兰猴子边说边弹跳着示范各种动作以证明四宝现在的矫健。

“不可能!”莫德惊得坐直了,“这不可能……”

这事太匪夷所思了,四宝的伤势自己是亲自查验过的,巫真大夫都束手无策了,即便能救活那最少也要在床上躺个一年半载才能下地,能站得起来都是奇迹了。

莫德满脸狐疑:“快说,究竟怎么回事?”

兰猴子把听来的四宝被神秘医仙救活的事一五一十地向莫德作了汇报后,又补充道:“四宝不仅安然无恙的活了过来,还到处跟人说蛊院失火那晚自己没点灯,还说……还说要过来找您论理呢……”

“竟有这事……”莫德略一思忖,一合杯盖——“快,更衣,我要去镇长府上!”

话说风少游离开门楼口后便一直向北,这会儿已经出了镇口,七弯八绕地折进了一条往东北方向去的山道。

咦,身后好像有人。

风少游仔细的分辨了一下,不由得揉了揉鼻子,跟踪的人似乎很擅长此道,居然可以将声息控制得这么好,风少游只能确定,跟踪他的不止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这几日的动作被人怀疑了?

风少游依旧脚步轻快地走在山路上,看上去像是什么都没有察觉,只是不知不觉,脚下的路就崎岖起来。

这条山路,风少游是走过多次了,他轻松,后面的人就轻松不起来。慢慢地就听见身后哼哧哼哧的喘息声。这体力,啧啧,就这体力,还来干跟踪的活?

好吧,那接下来就跟你们玩玩抓山猪的游戏。

风少游不动声色地转过一个弯,一闪身躲进了山岩缝隙里,只等了一息,就听见背后连着两声惊叫:

“啊——”

“啊——”

这叫声……恁的耳熟。风少游怔了一下,立刻就反应过来——鱼快,明小苏?!这俩小子,没事跟着我做什么——

“救命啊,我是鱼快!”

“少游,少游救命啊——”。

风少游轻笑了一声,又等了片刻,装出一副才发现的样子,紧走几步,转过来,奇道:“鱼快?小苏?你们怎么在这里?”

只见鱼快和明小苏被山里猎人设下的藤网给网住了,顶着满头绿叶子吊在半空中荡来荡去。

“少……少游,快放我们下来!”鱼快叫道,他胖,全身肉都挤一块儿了,有点顶不住了。

明小苏也跟着叫:“都什么时候了还问这么多,快把我们放下来啊!”

风少游沉着脸不作声,目光只在两人之间穿来穿去,等他们叫得够了,方才慢悠悠地问:“你先说还是你先说?”

鱼快和明小苏傻眼了——他们还没见过风少游这么严肃的样子呢,该不会又被什么附身了吧?两人不约而同记起前几天风少游在鱼家饭馆的表现——其实风少游自己也没有察觉,他得到“小丑货”,又炼成阴元窍后,气质上已有较大不同,此时虽然是吓唬两个小伙伴刻意为之,并没有大吼大叫,却有不怒自威的效果,让鱼快和明小苏从心底生出寒意来。

这人……当真是少游?

风少游目光又扫了一遍:“不说?不说我走了。”

旋即转身。

“别!”鱼快赶紧喊出声来,“我说我说……”

这小子,要是落进坏人手里,肯定第一个当叛徒!风少游心里偷笑,脸上却硬撑着毫无表情,只停住脚步,给了两个小伙伴一个孤高冷傲的背影。

……

“我们就是……就是瞧着你这些天总不见人,不知道你在背着我们做些什么,就偷偷跟着你进了山……”

“少游,你快将我们放下来,鱼快太胖了,再不放我会被挤扁的。”

风少游绕到一棵大树后,找到了藤网的机关,一拉扣结——

“砰”,藤网中的两人应声落地。

“失误失误,本来应该慢慢放你们下来的,可是鱼快太重了,有点拉不住。”风少游一改方才的冷漠笑嘻嘻地说道。

“差点被你吓死。不过还好,我一点事都没有。”明小苏从藤网中钻出来说道。

“你没事,我有事!……你再不下来,我估计就挂了。”身下传出鱼快的声音。

“啊!哦……”明小苏赶忙起身,把鱼快扶了起来,“还好有你垫背,幸好不是你压我。”

“你还说呢,都快被你压出屎来了……”鱼快边摸着屁股边恨恨地说道,一扭头看到风少游时又话锋一转,“少游,你说,你背着我们干嘛呢?”

“我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们?”风少游在一边打着哈哈。

明小苏瘪了瘪嘴,道:“还装,咱们三个可是从小玩到大的,彼此都知根知底,你这段日子不对劲我们难道看不出来么?”

“快说,不说的话,以后就别想吃我做的包子啦。”鱼快还是三句不离吃喝拉撒。

“有什么事你就说出来,要是遇到麻烦的话,至少还有我们呢,好歹也能帮到你一些。”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大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

“我在做的事情,你们还是不要掺和进来为好。”风少游略一沉吟,淡淡地道。

——“说得好像很神秘的样子……但是怎么我感觉我更有兴趣知道了呢?”

——“正好,我最喜欢揭秘了。”

“那如果是有生命危险的事呢?”风少游斜了他们一眼。

“生命危险?”鱼快和明小苏互相对望了一下。

“如果真是这样,我们更应该共同进退了,怎么好看着你一个人孤身犯险?好歹我们也是一起闯过地下森林的人。”明小苏正色道。

“虽然刚才你放我们下来前太叽叽歪歪了一点,但如果我俩真处在危险中,相信你也不会置之不理吧?”鱼快紧紧盯着风少游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

——这家伙陡然飙出这么一句有洞见的话来还真是让人有点不太习惯呢!

不过,这句话倒是点醒了自己。风少游突然意识到,目前统计出来的失踪的一百零三位蛊师,几乎遍布百年来的每一批次,也就是此前每十年一期的蛊师中都有人失踪。

如果证实了这些失踪的人就是地阴寒谷的那些尸骸,如果他们死亡的谜团不能被解开,那么今年他们这一批新晋蛊师恐怕也难保齐整。

与其让他们俩有朝一日稀里糊涂地突然从自己身边消失或丢了性命,不如从现在开始,慢慢把事情透露给他们,让他们也有一点防备之心,不要以为这个世界真就这般美好。

“你们真的想加入?”风少游再次确认道。

“嗯!!”

“那好,你们跟我去一个地方!”

鱼快和明小苏禁不住又对看了一眼:“这么……这么快就要去做有生命危险的事了吗?”

“放心,今天带你们去做的这件事没有生命危险,只是……”

鱼快和明小苏都伸长了脖子,想要听这“只是”后面是什么。

风少游狡黠地一笑:“去了就知道!”

好吧,只要还有机会准备后事、告别爹妈,就甭管你这“只是”后面是什么鬼了。鱼快想。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