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四十二章 妙手回春

第四十二章 妙手回春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4587  |  更新时间:

约摸躺了一两个时辰,风少游便起了床。

从蛊中取出所有蛊师档案,重新一件一件整理起来。

及至午后未时,才终于统计完成。除了少数几个像父亲一般负责矿区安保的蛊师是明确记载在矿难中失踪外,不明原因失踪的蛊师一共一百零三位。

风少游仔细查看了这些人的本命蛊,并无特别之处,不过有一点引起了他的注意,大部分人在失踪前几乎都有蛊虫患不明病症、神经痛等记载,而蛊师品行一栏则多写着不踏实、好高骛远、爱钻牛角尖、忤逆等字眼,似乎多是些品行不端之徒,但这些也不至于让他们横尸荒野吧?等等,“蛊虫患不明病症”、“神经痛”……风少游看了看自己手臂上的疤痕,又想了想前阵子刚得到小丑货时的一些症状,“难道说……”,风少游下意识里将袖子往下拉了拉,不敢多想。

不管怎么说,这都算是不小的进展,接下来就只差印证了。

风少游站起身,活动活动筋骨,摸了摸肚皮,经常这样饥几餐饱一餐的也不是个事。出去溜达溜达。

这会儿,整个蛮山镇都在议论昨晚蛊院失火的事,到处都是一个模子——参与救火或知道这事的人讲得眉飞色舞,住得远的才听说此事的镇民则张大嘴巴听着,一脸讶异。

风少游在东市的门楼口买了两个烤红薯和几张烧饼。路过一个巷口时,远远地看到巫真大夫从四宝家走了出来,边走边摇头。

周围的四邻街坊见状慌忙迎了上去,想要问个究竟。巫真大夫却只是摇头叹气,一言不发,一副回天无力的模样。

很快,屋里便传来一阵嘤嘤的哭声,是四宝老婆的声音。

难道四宝叔没有抢救过来?

风少游心里一紧,小跑着赶了过去。

“……命是保住了,可是人已经木了,造孽哦……”

“唉,他们家就指着四宝那点工钱过活呢,可是现在……唉……”

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几个围在门脸的街坊叹息道。

风少游挤进去看了看,四宝叔躺在一块门板搁起的简易床上,歪着头,双眼都睁着,嘴唇微微张开,看样子刚喂过稀粥,嘴角一道粥水混着哈喇子流了下来,身体一动不动。唯一证明他还活着的迹象是偶尔眨一眨的眼皮子——就像街坊说的一样,人,已经木了。

四婶守在一旁,一边拭泪一边对围观的街坊哭诉:“……刚才巫真大夫说,我家四宝怕是……怕是下半辈子都要瘫在床上了……他爹前些年就瘫了,现在他又成了个木头人……这叫我们娘仨怎么活呀……”

说着又禁不住号啕大哭起来,几个好心的街坊又是好一阵安慰。大家心里都明白,巫真大夫的医术可是镇上最好的了,他都束手无策,就甭指望会有什么奇迹了。

身边的两个孩子,大一些的抓着四宝的手不住抽泣,小一些的似乎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好奇地望着众人。里间幽暗的角落里,四宝他爹躺在床上,一双浑浊的老眼也是泪光闪烁。

这场面真叫人揪心。

风少游觉得,四宝叔的伤势虽然不是自己造成,但自己却是唯一能举证他蒙冤的人,如果不是顾虑暴露自己秘密调查的事,他完全应该帮四宝叔洗脱用火不慎的罪名,那样最少还能换得一笔让他妻儿安身立命的抚恤金。

所以,四宝叔一家现在的境遇也不能说完全与自己无关。

这样想来,风少游的内心便瞬间被自责填满。如果不能为四宝叔做点什么,总觉得会在良心上过不去。

可是,自己能为四宝叔做点什么呢?

筋骨寸断,这样的痛苦自己在地阴寒谷中也曾遭遇过,之所以能神奇的复原,全因手臂上的“小丑货”吞吃了一只长春蝉……

对了,印象中红衣小姐儿似曾提到过一句,得了这长春蛊后身体便有了自愈能力,既能医己也能医人。这医己的本事自己已经在不自觉中领教过了,但要说医人,却从未尝试过,甚至下意识里似乎有种力量在暗助自己遗忘这种能力。

毕竟,治病救人对于风少游来说还是一个讳莫如深的领域,更何况还有红衣小姐儿那句“千万不要轻易用长春蛊救人”的叮嘱强压着呢。

但是眼下四宝叔一家的情况实在无法坐视不理。除了尽力一试,似乎也没得选了。

晚上再来吧。风少游心下已经拿定了主意。

从四宝叔家出来,风少游一抬头便瞟见对面弄堂的瓦当下蹲着一个尖嘴猴腮的人,双手交叉着拢在袖筒里,不停地朝这边张望。

这不是莫德的手下吗?

这帮缺德玩意,人家都这样了也博不来你们半分同情,看热闹却总有你们的份。

风少游原想转身离开,一看手里的红薯,顿了顿,竟径直朝那“尖嘴猴”走去。

到那人跟前时也没说什么,只静静地将手里的两个烤红薯放在他面前的地上,头也没抬,起身就走。

……

“嘿,你这不长眼的狗东西,当我是叫花子呢?!”身后的“尖嘴猴”被风少游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愣了愣神后喝骂起来。

“哟?您不是啊?看您蹲这好一阵子了,以为您要饭的呢……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眼拙,是我眼拙!”风少游回头连忙赔笑道。

“切!”——“尖嘴猴”愤懑地站起身,一脚将那两个烤红薯踢出老远,狠狠地瞪了风少游一眼后悻悻地走了。

风少游在家啃完几个烧饼就睡下了,醒来时已近丑时,这个时辰正是行动的时候。

在家中找了一顶小笠,沿着帽檐围了一圈黑纱,又从父母房间里找了一件母亲生前穿过的衫褂披上,呵呵,就算是被人撞见,这样应该没人认得出来了吧。

这黑夜阑珊的,以风少游现在的身手,潜入民宅实在比进海藏阁简单太多了。到出现在四宝叔床榻前时,几乎没费什么力气。

四宝叔依然睁着眼,在这漆黑的屋内乍一看还是有点瘆人。但他既已是木僵状态,对外界施加的一切应该不会有什么感觉了。

“小丑货”,现在就看你的了哦?

手臂上的龙鳞疤痕红色光晕微微隐现了一下,这算是回应了。

那好,先从接骨开始。

风少游掀开被子,将右手掌覆在四宝叔盆骨上方寸许,来回拂动。从“小丑货”口中旋即喷出一层薄如蝉翼的青雾,在风少游掌下漂浮游弋,片刻后开始缓缓下沉,在接触到四宝叔衣衫的一刹那,快速沿着布料的孔隙渗入隐没不见,这会儿该进入肤底了。

“咯咯……嘎咯……”

很快,风少游便听到一阵断骨拼接组合的叩击声。四宝叔你已塌陷变形的盆骨开始渐渐隆起,恢复正常形态。

这时风少游的掌心突然凝起一股强韧的旋风状劲气,沿着四宝叔脐眼部位直贯而入。

转眼一个鸽子蛋般大小的气结便在四宝叔腰间纵横游走起来,看样子有点像自己在地阴洞中修炼阴元窍时的一个画面,这该是帮四宝叔调筋洗髓疏通经脉了。

尔后,气结自阴交、脐眼、中庭、膻中直线而上,待游走过喉结部位时,四宝叔的嘴巴突然长大了——“哈”——

啊,好臭好臭!这口气真臭得难以形容!

风少游捂着鼻子轻轻地帮四宝叔翻了个身,掀开上衣,接下来准备复原断裂的椎骨。

依照前番施为,腰椎很快便接续归位。

当游走的气结自灵台、中枢、脊中、命门直线下移逼近尾骨时,风少游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赶紧捂上了鼻子——

“噗!”

果然,这次气结化成了一个屁从四宝叔的肛门喷了出来!

哎呀娘啊,这臭味比刚才的口气还要臭上十倍且久久不散,风少游差点没憋晕过去。待稍稍散了一点才松开鼻翼,大口喘吸起来。

这回四宝叔身上其他的伤口,包括巫真大夫割开表皮缝合破损内腑的创口也一并愈合如初了。

风少游等呼吸畅顺后,才将四宝叔的身子扳过来躺平。

最后只剩下脑部的复原了,这是能否将他由木头人变为正常人的关键,却也是风少游最没把握的一个环节。

风少游继续参照前法,将手掌覆在四宝叔头顶迂回晃动。

……

没有反应。

继续晃动。

……

依然没反应。

……

“小丑货”,你要是医不了,好歹来道光回应一下,别在这里死扛,行不?

也许是被风少游这个怨怼的念头激怒了,蛊虫遮住眼部的两瓣鳞片猛地张开了来,红色眼珠子凶狠地瞅了他一眼,又很快闭上了。

瞬间晃动的手掌连同手臂便开始不听使唤,仿佛已不属于他身体的一部分,整个胳膊被一股外力牵引着往四宝叔的额头方向移动。

待移动到眉眼上方时,拇指、中指、无名指、小指开始不停震颤哆嗦,接着被强行向手心弯曲,独留食指伸直,须臾间又陡地往下一拽——直点在四宝叔的眉心上。

这一连串动作可真够简单粗暴的,丫的诊治手法变了我哪知道呢?

但见食指迅速变成了青色,一道温暖的劲气从指间直入四宝叔眉心。没过多久,食指又由青转红,又是一道劲气——这次却是清爽中透着沁凉。

这一暖一凉两道劲气一注入,四宝叔的面庞便变得红润起来,眼珠子也跟着快速左右扫动,最后直直地向风少游盯来——看这眼神似乎也没有之前那么呆傻了。

这是……复苏了么?

很快,风少游点在四宝叔眉心的食指就恢复了正常颜色。

——几乎就在风少游收手的同时,四宝叔的双手指突然抖动了一下,接着双腿如同抽搐一般猛地一蹬——“嘭!”——重重敲击在门板床上。

——这猝不及防的一下,风少游真是没半点准备。

“谁?”四婶子裹着棉被从里间冲了过来。

在她吹燃火折子的那一刹那,风少游闪身拉开了门栓窜了出去——

“你是谁?”四婶喊叫着追了出来——应该只看到个背影。

“花!”这是四宝叔唤四婶的声音。

——“四宝?四宝!你醒了啊四宝!!”

嘿,还真成了!风少游远远地听到四婶欣喜若狂的喊声,顿时心头大振,步伐也迈得更轻盈迅捷了。

好了!可以回家好好睡个回笼觉啦!

小丑货,快让我亲一口……

等风少游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了,小懒腰伸起来,真是好久没睡过这么踏实舒心的觉了。

起床!干活!可不能因为一场小火中断了自己的正经大事。

风少游简单梳洗了一下就出了门。

“欸,你们听说了吗?住东瓜巷弄堂口的那个四宝,哦,就是在蛊院守门的那位,前天晚上不是一场大火把他砸瘫了吗,好家伙,今天早上我看到他,都能下地走路了!”

“净胡扯!昨天我还听说他成木头人了,连巫真大夫都医不好他,跟死人没多大区别了……”

“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昨天他是木头人不假,可昨天晚上有个女医仙出手救了他,又生龙活虎了!”

“真有这事?”

“千真万确!”

——刚走到街角,就听到这么一串对话,风少游禁不住一阵得意,“女医仙”这名头倒也不错。

谁知才走出百十来步,在另一拨人嘴里,说法就开始变味了——

“……我听说守蛊院那四宝被一如花似玉的美貌医仙给救活了,现在跟没事人似的!”

“不对不对,我听他老婆说是位男神医,医好四宝后金光一闪就不见了……”

还“如花似玉”,还“金光一闪”,这帮人可真会添油加醋。

这时迎面走来一个荷着鹤嘴锄的汉子,不以为然地搭腔道:“你们说的那四宝啊,刚才还在门楼口碰到过,人是没事了,只是脑子好像还是不大好使,逢人便说‘我那晚没点灯啊’、‘我那晚没点灯啊’,这会儿还在那神神叨叨呢。”

……

等风少游走到门楼口时,果然看到四宝叔被一帮人簇拥着站在那里。人人脸上一副看稀奇的模样,无不啧啧称奇,有人还伸手把四宝叔从头到脚仔细地摸了一遍。四宝叔似乎很享受这种任看任摸的状态,一脸神气。

“我说四宝啊,你给大伙说说,那女医仙长啥模样啊?”有好事者问道。

四宝叔一听,更来劲了——

“那女医仙身着一件红棉褂,身材可标致了,那胸脯——”随手从旁边的面摊抄起一只碗往自己的胸膛上一扣,“——得有这么大!”

嚯,你也真够夸张的。

“……那双香喷喷的小手就指着我这里……”四宝叔点着自己的眉心比划着。

香喷喷?你确定不是烧饼味?

“……就是人太害羞,戴着顶纱檐帽,看不清脸……”

四宝叔说完,现场的人都跟着惋惜地叹了口气。

“你们别听他胡说!”——是四婶挤了过来。

——“那神医明明是男儿身,穿的是件绿衣服,”说完又扭头对着四宝叔继续道,“是男是女我还能感觉不出来?那会儿你还是半截木头人呢!”

……

噗!要不怎么说夫妻是冤家呢。不过,还真被她感觉对了。

另外,这四婶……八成是个色盲!

风少游摇了摇头,绕过人群。有要紧事办,咱就不在这里耽搁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