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四十一章 海藏阁蛊师档案

第四十一章 海藏阁蛊师档案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4312  |  更新时间:

入夜,月明星稀,蛊院里静得能听见隐约的虫鸣——虽然不甘死亡的夏虫到这时候也没剩了几只。

黑影,鬼魅一样闪入蛊院,他动作太快,如果有人看见的话,多半也会疑心是自己眼花。

——这当然不会有别人,就是风少游。

其实风少游大可以在大白天里,光明正大地向秋老师申请去海藏阁查阅。只不知道什么缘故,风少游有种隐隐的担心,他总觉得,秋老师也许会阻拦自己。而且自己现在做的这件事背后或许藏着天大的秘密,自然越少人知道越好。

这个时辰,蛊院看护工四宝叔的厢房里并不见有半点灯光,驱动耳识,清楚传来粗重的鼾声,看来已经熟睡。

风少游轻巧地攀上吊脚阁楼,一摸门锁,什么?九转轮字码锁!有没有搞错,还是用世上最坚硬的乌金打造的!!

这种无钥字码锁,风少游只从柳叔那里听到过,在蛮山镇上还是第一次见,即便是萨吾镇长的府邸也不曾采用如此罕见的防盗门锁。

这种字码锁呈横式圆柱形,一般由三至九个转环组成,每一环面上都刻有不同的文字,只有对上相应的字才可以将锁打开,转环越多越难打开。

老子哪有工夫拨弄这玩意?!

但这字码锁是纯乌金打造,硬来怕是不行。

正当风少游束手无策之际,突然注意到整个阁楼其实是檀木榫卯结构的。

这榫卯工艺一凹一凸之间可以说充满了大智慧,木头与木头之间严密契合,一阴一阳,一盈一亏,互补共生,极为稳固。同时却也蕴含着“不把事做绝,不把路堵死”的做人哲学,起承转折都是活扣。

风少游立即驱动眼识细致察看阁楼每一块木头之间的拼合结构,从扣缝的严密程度可以看出当年建造这栋阁楼的工匠技艺当真是极高。不过毕竟年代久远,风少游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找到破绽。

果然,在绕行到阁楼后侧靠近崖壁的位置,风少游发现了一处雨蚀虫蛀形成的活扣缝隙!

风少游心中一阵窃喜,三下五除二便轻松拆出一个可容自己钻入的洞口——跟柳叔当木工的那几年可不是白学的,这一手绝活一点都没还给柳叔。

没有灯,阁楼内只有顶梁处有尺余见方的窗牍,大部分地方都没有光照进来——连月光都没有,风少游继续催动元液,将眼识能力提高到最佳状态。

书架整整齐齐排列在面前,从这头往那头看,密密麻麻都是册子,风少游只觉头皮一麻,没敢伸手:这要都看完,得看到猴年马月去啊。

迟疑许久,才敢迈开第一步——他绕着书架走了一圈,就如他所料,书架上有明显的标签,标明大致的类别,比如蛊系历史,蛊虫分类,修习要略……风少游慢慢走过去,在蛊师档案架前停住。

蛊师对于蛮山镇来说,地位特殊,只要是蛊师,论理都该记录在档,即便这些蛊师也并非人人都出色,有的止步于一段。大概是从来没有人来翻阅过,积了厚厚一层灰。

从哪本看起呢,风少游目光如炬,从上至下、从左至右扫了一遍,除了最上面那本较新较干净外,其他的都积了厚厚一层灰,大概很久没人翻阅过了。

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按年代排列。

伸手打开最上面那本,果然——他满意地在册子上找到了自己的名字,还有鱼快、明小苏、金铃、管冲……他急切地抽出第三本。

按年代推算,这本册子上,应该有二虎的名字,有吉大叔的名字,还有……还有他父亲的名字!

风少游的手有点抖,这个缠了他十余年的问题,过去,在他成为蛊师之前,不敢去碰触的问题,如今……这就是突破口啊!他先前不是还想过去问秋老师么,问秋老师哪里比得上自己查!

他飞快地翻开日志,找到父亲的名字——那并没有费什么功夫。

“冰蚕蛊”三个字跃入眼帘。原来他父亲的本命蛊是冰蚕蛊。不知道冰蚕蛊有什么技能,风少游心中好奇心大起,视线横扫过去,按档案上记载,冰蚕蛊是一种防御蛊,技能是刀枪不入。

刀枪不入?风少游忍不住苦笑了,刀枪不入的父亲,碰上岩魁的牙齿……再碰上岩魁的胃酸……等等!风少游目光一凝:“冰蚕,性至阴,以冥泠柘为食,防御极牢,蓄劲极韧,不死不休,可蜕蛹化茧,或抽丝自缚作假死状,茧破则复生……”

“刀枪不入”、“假死”、“复生”几个词排着队在脑海里过一遍,风少游嘴角的笑容凝固了。

秋老师说:“任何一种蛊,都有自己固有的特性,它们依照自己的偏好选择蛊师,蛊师也能根据它们本身的特性,发掘并发展自己的技能,最终人蛊合一。”

化茧假死、茧破复生……如果冰蚕蛊有这个技能,父亲会不会也——

他按捺住砰砰砰乱跳的心往下看。

眼前字迹都有些模糊了,他闭了闭眼睛,定定神,方才能够止住这种晕眩之感,却见其后又一处墨色较新的补述:“镇上冰蚕蛊师虽然不多,百年来也出过两个,并无人能化茧重生,想来只是传说,或需达到三阶乃至更高的阶数……”

风少游觉得眼前的字又模糊了。

他怔了好一会儿方才反应过来是水汽,水汽模糊了他的眼睛。虽然他并不清楚父亲的修为,没有人和他提过。但是,却也从未听说过蛮山地界出过三段以上的蛊师。

在蛊师现况一栏清楚的备注着:“乙未矿下岩魁之乱,身死。”

“乙未”正是十年前的纪年,“身死”……言之凿凿,甚至未曾归入失踪名录。

过去十年里他也对此深信不疑,除了没能收拾父亲的骸骨让他遗憾之外。如果不是岩魁再现,勾起他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没有期待,也就不会受到这样的打击了。

风少游深呼吸了几次,方才能够压下心潮起伏,再往下看,弓二虎,本命蛊斗气蛊,失踪;再看吉满大叔,佩婶子没有骗他,确实拿到过秋元赏,叱兽蛊,失踪……

风少游边看边将每一位蛊师的情况登记在自己随身携带的本子上,查阅尚未过半,突然听到楼下似乎有什么动静,莫非是守院的四宝叔醒了?

侧耳细听,不对,鼾声依然在。

随即听到一串窸窸窣窣上阁楼的声音,来人似乎故意将脚步声压得很低,但风少游依然听得出其中的粗重,看来应是一个身形壮实的汉子。

风少游看了一眼四周,在一处逼仄的柜子后躲了起来。

来人拉了一下字码锁,然后拨弄起转环来,风少游屏住呼吸,憋了好一会儿却不见这人开锁进门。看来这家伙并不知道解锁字码。

哼,你就省省吧,这九环字码锁你就是拨到天明也别想开得了。

似乎有点急眼了,来人拨动转环的声响明显开始烦躁,很快便停手作罢。

哼,算你醒悟得快,赶紧从哪来回哪去吧。

——这黑灯瞎火的,这家伙应该也发现不了阁楼后侧自己已经拆开的小洞。

那人似乎并没有轻易作罢,伸手从身上掏出了一件什么东西。

水声。

从门缝里倾泻进来,然后对着阁楼外墙、过道一阵乱浇乱洒。

撒尿?……不像。

煤油味,是煤油!这是要干嘛?

“噗!”——是火折子被点燃的声音!

不好!

只听得“噌”的一声,一道火舌从门缝里直窜而入,阁楼内外顿时燃成一片。

“这王八羔子也忒狠了吧,进不来就直接放火了?!”

风少游下意识地冲到档案架前,老子还有很多蛊师档案没有登记完呢!

不行,得全部带走,但是这么多哪里搬得完?

一念之间忽然手旁一空——咦?那些档案呢?怎么全不见了!风少游大惊。

这个念头才闪过,架子上的档案又倏地都回来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这些档案竟像是能依着他的心意消失和出现一样……

再来一次——“收”,书架上再次空了一排。

“出来!”——满满一架子档案又整整齐齐地复原了。

莫非今天从半月潭中得的是储纳蛊?——这还真是想睡觉就来了个枕头呢——关键是,装下这么多东西还一点不觉得沉,这也太给劲了吧!

这时阁楼内的火苗已经引燃了部分书籍桌案,容不得磨蹭了。

“那好,所有这些,哦,还有那边的蛊虫分类、修习要略……不,把整个海藏阁内完好的图书、典籍、档案都给我统统打包走!”

——嗖、嗖、嗖,阁楼内所有书架均被扫荡一空。

闪人!

风少游从先前拆开的洞口一窜而出,踩着崖壁疾如旋风一般消失在夜色中。

待得在一僻静处定下身形时,远远看见海藏阁已是烈焰当空,整个被火舌包围。

这时蛮山镇上率先发现火情的人开始敲着盆桶吆喝起来——

“蛊院起火啦,快救火!”

呀,刚才逃得匆忙,忘了阁楼下四宝叔还在厢房里,这下他岂不遭了殃?

风少游立马折返,混在救火的人群中前去救人。

“救火,快救火……”

待到赶回蛊院时,四宝叔已经从火海里冲了出来,正一面扑打着火苗,一面高声呼喊着。

“啪!”只听得一声脆响,阁楼的承重梁突然断裂直坠而下——

“小心,快走开!”风少游一声大喊。

但是晚了,四宝叔惨叫一声,那根粗壮的断梁重重地压在了他的身上,这种老檀木想来是极重,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听到了四宝叔骨头被压断的闷响。

还没等众人冲上前去施救,又一根碗口粗的梁头带着火苗落了下来——这下击中的是四宝叔的头部……

等风少游和众人七手八脚地把他从梁下抬出来时,四宝叔已经昏死过去。

“快去请巫真大夫来,他是四宝家的表亲,定会施救!”有人叫道。风少游只觉手上揽着的四宝叔腰椎、盆骨均已寸寸碎断……

看这火势,海藏阁是肯定保不住了。为了避免殃及近侧洞庭中的雅阁课室,闻讯赶来的镇民还是不断往火堆里泼着水。

很快,海藏阁便烧得只剩几根东倒西歪的焦黑柱梁。

“哎哟!这狗崽子怎么守的蛊院哦,这海藏阁可是有数百年历史了……”——是莫德的声音。

这厮怎么这么快赶来了?莫府离这里可是有好长一段路呢,除了在镇长面前,谁曾见过他这般身先士卒过?

不只是风少游,在场的镇民也俱是满脸惊异。

莫德骂骂咧咧地径直踱到不省人事的四宝叔跟前,胡乱地在四宝叔腰腿部摸了摸,又看了看头部,张口说道:

“没用啰!估计是救不活了,就算保住不死也和死人没什么两样了,只会比他那瘫在床上的老爹更惨……这狗日的也是活该,天干物燥的也不知道小心火烛,一定是睡着了忘记灭灯,害得咱这宝阁毁于一旦!”

这莫德说话真是不留一点口德,人都这样了,还满嘴刻薄自以为是。这要是搁往常,风少游肯定又跟他顶上了,但这次实在不好造次,总不好说四宝叔压根没点灯,自己亲眼看到有人放火吧?

“快把这不中用的东西抬走!”莫德挖了挖鼻孔信手一弹,“这次事故全因四宝用火不慎引起,我宣布罚他半年工钱,这海藏阁由矿上出资重修,蛊院休课一个月,就这么定了。”

说着大摇大摆地走了。

我……

这他娘的也太会趁人之危了吧!风少游真恨不得冲上去将他那满嘴东倒西歪的大黄牙全部揍进肚子里去。

这时候四宝叔已经气若游丝,面色发青,似乎快不行了。

“让开让开……”——是巫真大夫赶到了。

巫真大夫简单观察了一下四宝叔的情况,不由分说,打开针灸包,朝着四宝叔的人中部位施了一针,四宝叔这才缓过气来,虽然尚未恢复意识,但已让众人的心稍稍宽了些。

“赶紧抬回镇上吧,我会尽力为他施治,这伤势……唉……”巫真大夫吩咐道。听这语气,怕是依然凶多吉少。

等风少游和镇民们一起将明火完全扑灭后,东方已经现出鱼肚白。

望着几已化为灰烬的焦黑残垣,风少游心里禁不住一阵惋惜失落,却也暗自庆幸——海藏阁中那么多图书典籍都妥妥地躺在“小丑货”腹中呢。

趁这场大火蛊院休课之机,正好在家消化消化。

现在,只祈望四宝叔能挺过这一关才好。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