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三十八章 长春蝉蛊

第三十八章 长春蝉蛊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2336  |  更新时间:

“不错啊!这么快就发现我了。”伴随着一声娇笑,一个红色身影从树上跳了下来,

“没想到这一段时间不见,你倒是长进了不少。”

风少游却在心里应道:这一段时间不见,小姐儿还是那么美。这胸部……似乎更挺了些。脱口而出的却是:“好久不见!”

“没多久吧,”红衣小姐儿笑吟吟地掰着手指数:“……这才一个多月呐。”

她一面说,一面围着他上下打量,风少游被她看得不好意思起来,他们上次相遇的时候,他可狼狈得紧。

正想着,眼前一花,却是那少女一拳打过来,风少游本能地一闪身,右手劲气暴涨,伸出到一半,猛地记起自己这爪子的威力,赶紧一缩——他可不想伤她——没……没缩回!他的右手落入到了一只温软的小手中。

……

风少游的脸迅速红了起来,结结巴巴地道:“你……你这是……”

红衣小姐儿却不应他,只专注地看着他的手背,像是在看什么稀世的珍宝一样。

这手有什么好看的,这手……

咦?奇怪了!刚才暴揍完箭蜥后明明看到这只拳头上被扎出了密密麻麻的伤口,怎么现在全不见了!!

风少游还没反应过来,红衣小姐儿就顺势一把撸起了他的袖子,当看到龙鳞疤痕上的蛊虫时,立刻便怔住了。

——这回换红衣小姐儿“咦”了一声,“你的本命蛊变异了?!……这是什么蛊?我也算是阅蛊无数了,竟不认得这只蛊……”

变异?那是什么?秋老师可没讲过这些啊!

似乎想要看得更清楚点,小姐儿将身子靠得更近了些。

他已经能嗅到小姐儿身上那淡淡的香味,一种很清爽的天然奶香。

这下,风少游止不住的心猿意马,忍不住又用力多吸了两口。

唰!

一道锃亮寒光闪过,红衣小姐儿手中多了一把小刀。

“你……你怎么还拔出刀来了?”风少游心中大骇,不就闻了你两口香么?

“别说话!”红衣小姐儿叱道。

手起刀落,毫不迟疑。

风少游的手臂上登时多了一道鲜血淋漓的伤口。

这女人该不会是虐待狂吧,合着别人身上的肉就不是肉了,这么割一刀不疼的?

那小姐儿并不顾忌他的情绪,只死死盯住他的伤口。

看着我流血很好玩是吧,还能从伤口开出花来?不过想到拳头上神秘消失的伤口,风少游也想看看这条刚划开的伤口会发生什么。

这一看便惊住了——只见这处刀伤已经止住了流血,竟然一点一点、一点一点地愈合了。

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风少游满面愕然,自己几时有了这种能力?

少女怔然半晌,终于微叹了口气,颓然松开手,说道:“竟然……让你得了。”

“什么?”风少游疑惑地问。

“一只我找了很久的蛊。”

说到这只蛊,红衣小姐儿很明显的心情低落,停了一会儿,方才说道:“此蛊名唤长春蛊,本体是一只长春蝉,你手上的这只蛊吃了它,它本是……算了,说了你也不明白……”

红衣小姐儿眼圈微红,欲言又止后又继续道:“长春蛊既已被你的蛊虫异化吸收,你这身体便有了自愈能力,既能医己也能医人,你可要好生运用。哎,也许一切冥冥中自有定数……”

长春蛊?联想到昨日遭怪树所困肋骨尽断几乎必死无疑,昏死前右臂受威能牵引扎入怪树根部,小丑货的确像是吞吃了某种东西,之后醒来断骨便都已复原,想来就是这长春蛊的功效了。自己能得此奇遇真算天大的机缘了。

“此地不宜久留,你还是赶紧离开吧。”红衣小姐儿正色道。

又赶他走?上次也这样,风少游颇不服气,说道:“不就是尸骨么,我看到了!”

“不就是尸骨?”红衣小姐儿冷笑了一声:“说得轻松,那可都是蛊师的尸骨,你小子,”她一指点到风少游胸膛上:“你自问就一定比他们强?还不快走!”

“蛊……蛊师?”风少游猛地一怔,目光闪烁地望向地阴寒谷,“死在那里的,都是……蛊师么?”

“记住,千万不要让别人看到你手上的蛊虫,也不要轻易运用长春蛊的能力救人……”红衣小姐儿最后叮嘱了一句,纵身一跃,消失在丛林中。

天黑如墨,不知道过了多久,轰地一声,暴雨倾盆而下,鸟归林,兽归穴,山林里再没有一个人。

就只剩下雨。

雨哗哗地,在天与地之间构筑千条万条雨帘,千面万面雨幕,整个世界,都沉浸在湿淋淋的雨水里,不知道过了多久,雨水里忽然多了一道黑影,他像是突然出现,也像是一直都在,亘古到今,就一直存在这里,与整个山林、天地融为一体,为这阴翳的景致横添了一笔诡异。

一眨眼,他就进了地阴寒谷。

熟悉得就像回家。

“轰喀——”闪电如剑,划开沉黑的铁幕,也撕破山谷上空终年不散的浓雾,照亮了山谷里的恹恹老树,凌乱的坟场,也照亮了黑影的面容,一张因愤怒而扭曲的苍老面孔,握紧的拳头。

“是谁,是谁,我一定要将你找出来碎尸万段!”

“少游,你终于回来了,听说前天你和少爷一起在矿洞里遇到了岩魁,没事吧……”

“哇,少游,你鬓角这缕白头发在哪染的啊,好酷啊,快告诉我,我也去染一个!”

风少游一回到蛊院就被鱼快和小苏两个好伙伴一左一右地揽上了。

“……这白头发该不会是被岩魁吓的吧……”

——还没来得及回应,就被管冲那什么吐不出象牙地接了一嘴。

风少游一摸鼻子,不紧不慢地说:“嗯,那你老爹那满头白发……”

“得,少游,别说了,我错了!!”似乎能预感到风少游后半句话的杀伤力,管冲立马打断投降了。

——啥?我们没听错吧,管冲这小子居然这么快就服输,还会认错??

……

接下来这段日子,除了上课,风少游绝少露面,几乎一放学就不见了踪影,连鱼快、明小苏都找不到他——从前形影不离的三人组算是彻底散了架。

自凉志死后,大家修炼的积极性都提高了很多,加上信蛊的修习特性,风少游的举动似乎并不让人觉得异常。

实际上,在风少游心里,有远比养蛊炼蛊重要得多的事情需要做——他必须尽快弄清楚地阴寒谷中那些尸骨的来历。如果确如红衣小姐儿所说那些人都是蛊师,那么在那个山谷里究竟发生过什么?

风少游觉得自己有责任调查清楚,哪怕是为了地阴洞中那具坐化的古尸,圆他将蛊系发扬光大的愿望。

所以,风少游开始悄悄的行动起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