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三十七章 再遇箭蜥

第三十七章 再遇箭蜥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3861  |  更新时间:

清晨的雾还没有散净,蛮山镇西市礼宾院门口,一个挺拔的身影,像一尊石像,已经立了整整一夜。

路过的孩子好奇地看了几眼,走开去,又倒回来多看几眼——稀奇,真稀奇,这真是个大活人么,怎么可以这么久,都一动不动的?莫不是石头做的?这礼宾院少有人来,又什么时候多了座石雕守门?

有胆子大的孩子,就琢磨着要上去摸上一摸。

“什么人!”猛地一声喝,如同晴天上降了个霹雳下来,把左右看热闹的孩子吓得一愣,愣了半晌,才听得有人恭恭敬敬说道:“哦,庐由小哥,老朽过来看看少爷,还请进去通报一声。”定睛看时,原来是萨吾镇长,只是看上去明显比前一日苍老了许多,以至于没能一眼认出来。

孩子们又受了一重惊吓,片刻之后,都做了鸟兽散。

庐由领着镇长往里走。

“少爷怎么样了?”

“……少爷的伤,要紧么?”

“少爷此来——”

萨吾镇长一路喋喋不休,庐由只管微笑不答,路程不短,他笑得脸都有些僵硬了:果然人老话多么,要不是少爷叮嘱了一个字都不许说,没准他还真能从这老小子嘴里掏出点什么来。

“萨吾镇长,”庐由总算开了金口,萨吾镇长心里一喜,却听到干巴巴的两个字:“到了。”

说着单手一挥,做了个请的姿势。

……

萨吾镇长进了门,才发现少爷已经等候多时,像是丝毫都不意外他的来访。

“少爷的身体可好了些?”萨吾镇长一脸关切的神色,“是属下失职,才令少爷遇险,属下因此忧思不已,连夜追查——”

“追查有什么结果?”少爷打断他,心下也在暗暗奇怪,只过了一晚上,怎么萨吾镇长的面孔苍老成这个样子,简直像突然老了十几岁!

“属下无能,还没追查到岩魁下落……”见少爷似乎一点都不意外,只定定地盯着自己的眼睛,萨吾继续道,“原本镇上一直都很平静,自从今年秋元祭上死了个蛊师之后——”

“一直都很平静么?蛮山镇这么多年的卷宗我可是查阅过的,十五年前出了那样的事情,家主没有降罪于你可不等于那件事没有发生。”少爷淡淡地提醒道。

“十五年前……”萨吾镇长猛地一怔,“少爷说的是那年的……地虫事件?”

“你该不会忘了吧?那条地虫,还有和地虫一起逃脱的逆贼,这些年你可查出什么眉目?”

“不瞒少爷说,十五年前那件事一直是老奴心中的一根刺,这些年我一直对当年的失职耿耿于怀,也从未放弃追查,只是自那次以后便从未在蛮山地界寻获过地虫活动的蛛丝马迹,原先的矿洞也在多年前关闭了……”萨吾镇长的声音却是越说越小,实在没想到少爷会挑出这桩旧事,而且一挑就挑到了自己的痛处,要知道案发当年这少爷怕是连牙都没长齐。只是这些年自己在这件事上全无进展也是事实。

“哼,那桩案子你查了十五年都悬而未决,看来昨天的事也指望不上你能查出什么结果了……”少爷轻蔑地叹道。

“……听少爷这话的意思,莫非……少爷昨天在矿洞里遇到的不是岩魁而是……地虫?”

少爷并未回应,起身后踱了几步,背过身去。

空气霎时像被凝固了一般。可在萨吾镇长心里却是翻江倒海,一点也不平静:少爷的沉默就是默认!

“你觉得秋学监这个人怎么样?”没想到少爷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这话锋实在转得太快,在萨吾镇长看来简直等于是在给自己台阶下,连忙回应道:

“秋若常这个人素来老实稳重、谨言慎行,家有贤妻和一双儿女,在这镇上教了十几年书,安贫乐道,从不造次,是难得的忠心本分之人……”

没等萨吾说完,就被少爷断了话茬:“说到忠心本分,这些年,本家待你如何?”

“本家对我有恩重如山,萨吾时刻铭记。”镇长的头微微垂下,看不清脸上的神色。

“可你这些年都做了些什么?交上来的龙晶质量、产量每况愈下,这蛮山镇上的工匠也在莫名其妙的减少,这些情况主家不说不代表不知道!这就是你忠心本分的结果?你还真把这里当你的安乐窝了?这样下去必误大事!”

冷不防少爷突然转身撂出如此连珠炮似的重话,句句凌厉冷眸如锥,萨吾镇长真有点应付不来这种一波三折的对话方式。

未及接话,萨吾镇长突然心口一震,那就像……一棵老树遭到了剧烈袭击,他惊恐地手捂胸口,左嘴角轻轻地抽搐了两下,面色已如死灰:“难道是……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自己的一席诘问竟然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少爷心里也有些诧异,萨吾镇长却一躬身,急匆匆道:“请少爷再宽限几日,老奴身体突感不适先行退下……”

说完这句话,竟不等少爷应允,心急火燎地转身就走。

……

站在门外的庐由一看这情势,立马进屋待少爷发落。

“这老东西,关键时候就打马虎眼,你去告诉鸣月,盯住他!……哦,对了,秋元祭后死掉的那位蛊师的情况你也去查一查,如实报来!”

镇长府邸,书房。

莫德进府的动静和往常一样,吵得跟拆房子似的。但是到进了书房,看到镇长的面色,大块头一下子安静了,连呼吸都轻了不少,心下忐忑起来。

“我要你打探的事……打探得怎么样了?”口气虽然平和,但是语速明显比平时快了。

于是莫德也用比平时要快上一点的速度回答他:“回……回镇长大人,我已经向本家里边的人打探过了,少爷这次据说是为视察龙晶矿而来,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按里边人的说法,少爷这次应是带了两名随从过来,可是咱们看到的除了那个叫庐由的小子,并不见有其他人……”

还有一个人?

镇长听后一怔,眼珠子一沉,低声问道:“一切可打点好了?”

“请镇长大人放心,矿上都已打点好了,保证万无一失,绝对看不出破绽……”莫德自信满满地回应道。

“不只是矿上,本家已经注意到了镇上工匠流失的事情,别忘了蛊院里还有些东西,尽快处理了,手脚一定要干净……”

莫德一惊,似乎不曾想到这一茬,连忙应承道:“小的明白!”

“这段时间增派些眼线盯着镇上,眼睛给我睁大点,有可疑人物或是风吹草动立即来报,还有……少爷那边给我小心伺候好了!”

“是、是……”

“下去吧……”

莫德大大松了口气,连忙退下。

话说风少游出了地阴寒谷后,只感觉浑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劲,走路都带着跳姿。遇到荆棘就纵身前跃,遇到崎岖就掠木而行,遇到溪流就凌波而履。气随意动,劲力通达,真是无比的舒畅,实在太喜欢现在这种状态了。

待拐进一个山头,忽然背心一寒——像是有个什么东西盯上了他,风少游没有回头,但是他的五感已经锁定了——这玩意不就是秋元祭那天把自己撵得满山跑的箭蜥吗!……它居然还守在这里?

一念未了,就听得脑后生风,夹杂着丝丝“嘶”的嘶吼,风少游下意识一侧身,只听“笃”地一下,箭蜥的长舌便洞穿了一棵粗壮的树干——不对,风少游记得那只箭蜥的舌头是被红衣小姐儿斩断了的,而眼前这只不仅体型上更为高大健壮,就连舌头的长度也比上回那只多出了不止一尺,看上去像是一只公箭蜥。

——这家伙,莫非是替那只母箭蜥报仇来啦?

“嘿,还当我是可以随便揉捏的软柿子吧!”

好吧,方才修理半死的怪树,并没有费什么劲,现在,可算是有机会好好一试身手了——嘿,这机会来得可真不慢。

他这样想着,不退反进。一道蕴含着极强元能的劲气自元窍飙窜而出沿着筋脉快速运行,右手肌肉振动,气敛入骨节节贯穿,顿时青筋暴突骨节交鸣,红光涌动处一只锋利虬劲的龙爪忽隐忽现。

那箭蜥大概感受到了风少游的凛凛杀气,先是一愣,很快双目便凶光毕现,紧接着眼珠子猛一瞪大,口中的长舌便如离弦的箭一般疾射而出!

风少游迅捷地一个侧身挥爪划出一道青色的刚风,只听“刺啦”一声,箭蜥伸出的长舌上竟被划出五道四尺来长血淋淋的爪痕,这力道,几乎已贯穿整个舌面,这该是多神鬼莫测的速度!

这疼痛,该是有多锥心噬骨生不如死?

——那箭蜥几乎是以弹射的方式甩过身去,刚开始还能撕心裂肺地哀嚎几声,很快便痛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只在地上不停地挣扎着、抽搐着、扭曲着……

一定痛极了!比直接斩断舌头还要痛上一百倍。单是听到利爪划过舌面时那种血肉撕扯的声响,风少游就觉得痛。

算了,看你痛成这副鬼样子,老子就收手了,你好自为之吧。

风少游这样想着,转身便往山下走去。

不曾想刚走出三十来步,那箭蜥就挣扎着起身追了上来。

哟嗬,原本想放你一马,你倒还来劲了。

风少游刚准备转身接招,那箭蜥却纵身隐没在了树丛里。大概是知道硬来不行,这回用上了变色的本事,左突右窜不停地变换着肤色。

你以为会变色就能瞒得过我的眼睛么?就算你能瞒得过我的眼睛你还能瞒得过我的耳朵么?风少游在心里笑道,既然你想玩障眼法,那我就打得你现出原形!

可怜这只箭蜥哪知道自己的变色本领在风少游这种五感超强的蛊师面前形同虚设?

一通流利无比的直击、横扫、下劈、斜掠、钩连……,只见箭蜥浑身上下厚实的鳞甲便像雪片般四散开来,立即就现出原形来。那疼痛估计和拔指甲也差不多了。

长舌被毁,鳞甲被除,或许是已痛到极点,这只箭蜥索性做出了拼死一搏的架势,反嘴露出一口尖利的獠牙,向风少游扑来。

风少游欺身一跃便骑上了箭蜥的脖子,收爪为拳,积聚浑身全部劲气,照着箭蜥鼻梁部位只一拳,那家伙口中上下最锋利的四根獠牙便两两相撞“嘎嘣”折断。

几乎未作停留,拳头便又像雨点般酣畅淋漓地招呼在了箭蜥的鼻梁上,这次直接将它的头部砸进了土里,箭蜥口中的其他牙齿则交错着深深扎进了自己的上颌和下颌。

搞定,完事!

这一通暴揍力道实在太过强劲,风少游简直有点刹不住了,打完之后才发现自己的拳头上竟密密麻麻布满了小伤口,不住往外冒着血珠。

原来,箭蜥的鼻梁上长有许多坚硬的小刺,风少游在兴头上竟没有注意到。

看着面前奄奄一息的恶兽,想起之前红衣小姐儿还说要吃了那箭蜥,不禁笑出声来,心里想着:“如果将这个恶兽交给鱼快,不知道它能够做出来什么好吃的。”

……嘿,有些人还真经不起念叨啊,刚才不过是想到她了,没想到这么快她就——

“出来吧!”风少游高声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