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三十六章 龙晶、古尸和阴元窍

第三十六章 龙晶、古尸和阴元窍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3532  |  更新时间:

拨开稀稀疏疏的杂草,这是一个仅能容一人身通过的狭窄洞口。

风少游探着脑袋侧着身子进入,内里是一个圆形的凹凸不平的通道,微微向下倾斜,周围爬满了斑驳的粉红色苔藓,身下蔓延着怪树的一部分树根。

越往里光线越暗,大约七八米后陡地一个折弯向下,光线瞬间被完全遮断,扶着洞壁继续向前走了一小段,又是陡地一个折弯向下,光线突然又回来了。

只是这光线并不是寻常自然光,而是气和光混合着荡漾在一起,形成一道道乳白色半透明的气焰由内向外飘散,裹挟着极强的能量缓缓沁入周围的土壤岩石中。

越向里,能量越强烈,体内元窍中的元液也是不住地激荡,风少游倍感受用。

在避过一道犄出的鳞状岩石后突然豁然开朗,龙晶!!

不是只有一枚,而是大颗大颗地错落着堆成了一座小山!

天啦,风少游从未见过这么多、这么大个、这么精纯的龙晶,要知道在蛮山镇上族人要得到一片质地不那么纯的龙晶瓣都已是十分难得的了,还得靠本家或镇长施恩才行。

像这般大颗、精纯的龙晶即便是常年在地下作业的矿工,一年到头也难得遇到一颗,偶尔有幸采到也需经过一番耐心细致的打磨,由矿监封存后通过严密管道交由萨吾镇长一体辖制,按时进奉给本家,决不允许对外流通,蛮山镇上的普通百姓根本无缘得见。

面前的这些显然都是经过人工打磨的上品龙晶。问题是,谁有这么大的胆量和能耐私藏这么多龙晶?又为何要藏在此地呢?

风少游打量四周,这是一个前窄后宽的倒置梨形坑洞。龙晶散发出的白色耀眼棱光与粉色洞壁正好形成冷暖对比,相互辉映。

向内行走则光线渐暗,内壁处的地上东倒西歪地放着两个小箱子,皆破败不堪,空无一物。

然而东首的角落里似乎有件什么东西,定睛看去,风少游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里居然坐着一个人,准确地说是一具干尸!

凑近去看时才发现竟已接近石化,少说也该是数千年甚至万年前的古人类了!身上唯一一样未被石化的东西是怀中一块卷起的片状物。

风少游取出后轻轻展开,这质地既非布也非皮,完全无法用世间任何材质来形容,想必是极稀罕牢固。

此物上隐隐约约有些字迹,细辨之下虽然与今人讲话的方式颇为不同,但基本能弄清楚大意:

“此洞名唤地阴,来历不明,或为上古红垩岩所化,岩脉纵横多汁,饮之可强筋活络淬炼心魂……余孑然一身,观万里焦土生灵涂炭,自责难平,无颜苟活,今自绝于此,遗黄金两箱,后世科匹人如有缘得见,黄金自可取去,惟望代葬残骨于座下,死得其所耳。”

虽然不明白这封遗书上所说的“万里焦土生灵涂炭”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科匹人”到底指的什么,但看完后风少游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那两箱黄金看来是有人进来后取走了,但古人“代葬残骨于座下”的遗愿却没有帮他兑现,实在可恶!

忽又想道:这遗书上却没有提到龙晶,想来龙晶并非他所有,而是后世之人所藏——这么看来,取走黄金的无信之徒和在此处藏龙晶的是同一个人也说不定。

风少游小心翼翼地将古尸移开,然后徒手在其座下刨起坑来。

刨出一尺来深后突然露出一个和方才遗书一样材质的东西,似乎包裹着什么,揭开来竟是一个密封的玉色小瓶,包裹它的遗书纸另有一段文字:

“能得见此物者必是人品贵重之人。元窍乃先天大道之根,一气之祖,采之唯在阴窍为先。瓶中乃我集数十年之功所采地阴之阴血,后世有缘人服之可借此地阴元力修成阴元窍,此窍既成,万蛊兼容,诸脉皆通,次督、任、中三脉,总为经脉造化之源。惟望重振我蛊系雄风,余死而无憾矣。”

风少游粗略看了个大概,当下已感动不已,这位蛊师前辈真是用心良苦啊!只可惜这漫长的数千年间竟无人得悉,承此机缘,反倒让自己成了这位“后世有缘人”。

按前辈遗嘱,这玉瓶里装的当是好东西,服用之后,“万蛊兼容”。

万蛊兼容,也就意味着日后无论遇见什么蛊,都可以收为己用——既然万蛊兼容,大概也无须区别什么家养蛊与野生蛊了——这不正是他所急需的么?

莫非手臂上的小丑货一路引他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个?

风少游不自觉地伸手摸了摸龙鳞疤痕,这一次,小丑货却意外地表现得很安静——过于安静了。

风少游心头一凛,想起刚得到信蛊时秋老师说过的,如果不及时解除排异反应,蛊虫就会死!

可不能让它死!这小丑货吃了信蛊,如果连它也没了——那他作为蛊师的生命,也算是到头了。

风少游揭开小玉瓶的封盖,只见瓶中液体殷红如血,细嗅时,有极淡极淡的香。没再犹豫,一饮而尽,但觉一股凉意沿喉而下,从胸口开始蔓延,顷刻,寒凉彻骨,就像是陡然掉进了冰窖里。

这寒凉,可不正应对了经脉里无穷无尽的灼热?

风少游心中大喜,立即打坐入定。虽然并没有人教过他如何化解野生蛊的排异,却是本能地指引这股寒流散向四经八脉,又向着元窍归拢。内窥之下,一滴、两滴、三滴——殷红的阴血注入到青绿色的元液里,元液登时沸腾起来。

这地阴洞本已是世间罕见的元能绝境,再加上洞中如此多专用于修炼的极品龙晶,一时间,外部能量即如滔滔江海源源不断地汇入风少游体内,而体内则一面如火燃烧,一面如冰寒凉,冷热交加,这一外一内、寒来暑往之间,元窍竟然膨胀起来。

沸腾着的元液开始恣意冲撞,简直不像是被困于方寸之地,而像是势不可挡的潮汐洋流,反复淬炼涤荡着他的元窍,很快,金色元窍壁上竟然裂开了一丝细微的……裂痕。

元窍……裂了!按这趋势,该不会五脏六腑也会被这股强霸的元能捣烂吧?

他努力想要平息元液的冲击,但是没有用,元液仍在咆哮着一浪高过一浪,一浪快过一浪——

当元液、地阴之血与经脉中的血液彻底相融,灼热与寒凉两股劲气和合变得温煦时,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原本青绿与殷红混杂的元液里,竟析出一丝鲜亮纯净的紫色,迅速地没入到元窍壁的缝隙中,裂缝一闪而没——裂开的元窍竟能自我修复?

有了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风少游就能泰然处之了,但元液激荡的强度却在不断增加,而且越来越有力,一次又一次地冲裂元窍,又一次又一次地被修复,慢慢地,纯金色的元窍里,竟然多出了一丝丝的亮紫色。

风少游忽然意识到,这种奇怪的修复方式似乎是在强化元窍的韧度,正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强力冲激中,元窍变得越来越坚韧。如此强横的改造手法真是霸道又不失温和。

此时龙晶、地阴洞乃至整个地阴寒谷的能量仍在源源不断地汇入风少游体内,他的元窍从不曾像现在这样能够承受和接纳这么多的元能。

而与此同时,浑身经脉竟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缓慢扩张,身体的正经、奇经、大小百脉似乎正被一股狂暴的劲气在重新疏通、煅洗、调整,然后又逆脉而上,身体官能开始自觉地以意领气——神贯于顶,灵通于背,行之于腿,旋之于足,运之于掌,敛之于髓,达之于目,凝之于耳,息之于鼻,呼吸往来于口,而发肤之外则劲气凛冽,红光化动,感觉整个人都有一种脱胎换骨般的嬗变。

再去看元窍时,地阴之血已经完全被元液吸收,如今元液、元窍都变成了金中带紫的颜色。

“此窍既成,万蛊兼容,诸脉皆通,次督、任、中三脉,总为经脉造化之源”。

这就是……阴元窍?风少游长长舒了一口气:真好!

虽然现在,他还不知道要怎样去运用它,也不知道它有多大本事,不过,从眼下身体的状况来看,这位前辈确实所言非虚。

风少游调息归元收摄心神后起身,在埋遗书处继续刨出一个深坑,将古尸恭恭敬敬地放了进去,虔诚地掩上土填平后,跪下磕了三个头又深深一揖。

虽然他不知道这具数千乃至逾万年的古尸是谁,但是他对他的再造之恩,如同师徒情分,自会永远铭记在心。

“惟望重振我蛊系雄风……晚辈定然竭尽所能,为前辈达成心愿。”

说完转身离开,那堆龙晶依然光华灼灼,风少游在经过龙晶时却突然停了下来——并不是对这批稀世奇珍心存任何留恋,而是透过龙晶反光面照见了自己的影子——左鬓角不知何时竟凭空多出了一缕白发!这阴元窍对身体的改造力度真可见一斑了。

风少游伸手拢了拢发梢,沿着来路快速出了地阴洞。

记得进洞之前,暮云已经上来了,而眼下,天光竟又大亮了,不知不觉,他竟然在洞里呆了整整一夜。

整整一夜,然而他并不觉得疲倦,反而浑身劲气磅礴,像是打破了身体内的某种桎梏,颇有些不吐不快。

一抬眼,就看见那棵怪树了。

虽然已经威风尽丧,但怎么看都还有点张牙舞爪的傲慢,而昨日和怪树一番恶斗,目下整个山谷已被搅得残骨遍地,惨不忍睹。霎时只觉一股戾气直冲脑门,急欲发泄一番。

“且莫再来害人,今天索性就绝了你作恶的本事!”

风少游猛的大吼一声,右手龙爪复现,劲气窜涌,红光生啸,弹腿一攀而上,一通猛劈,势沉力大,一时间枝干纷纷斩落,只留了个树干,好不痛快!

待心中戾气散尽,那副利爪又渐渐隐去,回复如常了。

冷静下来的风少游惊喜地看着自己右手制造的惊人破坏力,不用说,这肯定又是小丑货的本事了,更因有阴元窍凝聚的超强元能相佐,才有了如此强横的攻击力。

风少游感激地朝着地阴洞口又拜了三拜,大步走出了这阴森古怪的地阴寒谷。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