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三十五章 地阴寒谷

第三十五章 地阴寒谷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4687  |  更新时间:

望着湛蓝的天空,回想起之前几个时辰的种种惊险——突如其来的地震、裂开的洞顶、劈头盖脸的当扈群、坍塌的地面、如同动物腹腔一样的洞穴、吞吃了信蛊的神秘蛊虫、瑰丽如同仙宫的龙晶源秘境,以及“岩魁”铠甲一样的长尾,有些和梦境重合,有些又不一样,不管怎样,能活着出来,真是太好了。

这一念未了,之前那种浑身经脉灼热到近乎疼痛的感觉又上来了——手臂上这只来历不明的神秘蛊虫真不知是祸是福。正想着,龙鳞疤痕似有感应似的,又是淡青色光晕一闪,脑海旋即再次闪过一个山谷画面——

还是那个山谷。

深灰色的雾气锁住了大部分的地方,只能面前辨认出苍天的古木,要是能看得再清楚一点就好了……再清楚一点。

他这个念头生出来,画面竟真的再清楚了一点,树木的树杈,苍翠色的叶面,叶面上的脉络,往下,再往下……隐约可见的地形起伏……

——等等,这山谷不就是上次被箭蜥带入的那个阴寒之地么?

这小丑货不停暗示我去那里是要闹哪样?难道那里真有什么古怪?

“别说我没提醒你,”红衣少女当时的神态从记忆里浮起来,她竭力想要装作漫不经心,但是紧绷的下颚出卖了她:“那个地方,不是你能去的。”

“如果我一定要去呢?”

她“哈”地笑了一声:“你试试看!”

好吧,试试就试试!

反正天色尚早,择日不如撞日,索性现在就探它一探。

别说,这个山谷如果真有心去找还真不好找,很容易就走岔了,当日傍晚和现在的天明景色也很不一样,受箭蜥逼迫算是误打误撞的吧。风少游只得驱动五感来复忆当时的行走路线,搜索记忆中的强流信号。

辗转之下,来到一个隘口进入一片老林子,阴寒之气却是陡地加重,风少游打了个寒颤,心里却是明白——快到了。

没有了那日箭蜥的追赶,一个人行进在这片老林子中,还真是静得瘆人。好在很快便穿了过去。

沿一条荒芜小路急转而下,果然看到有个山谷,是这里没错了。

风少游这才发现右侧崖壁上青苔掩映下原是有几个破败的刻字的:“地阴寒谷”。

虽然看上去年代有些久远,但字体入壁之深,字迹之遒劲,可想而知,刻字之人必定修为深厚——只不知道他修的是什么蛊,风少游琢磨着,下意识里觉得这应该是名蛊师。

停顿的这片刻工夫,天色陡然暗沉下去,风少游心里越发有些不安,这地方……古怪得很。

回想矿洞里那两处洞穴,一处像是动物的内腔,一处是个水晶世界,虽然也很奇诡,但要说起阴森,都不及此处。偏偏此处信息纷杂,纷杂到让他有些茫然,他上一次面对庞杂信息手足无措时还是他刚刚得到信蛊的时候呢。

继续往前深入,阴寒之气却是越来越重,风少游不由得紧了紧衣衫。与上次不同的是,这回山谷中的生灵对风少游的出现似乎有一种惊恐和不安,蜈蚣、毒蛇、蝎子等皆竞相避走,谷中老鸦也聒噪着腾空飞散。周遭越发寂静得可怖。

现在风少游脚下就是当日被红衣小姐儿喝止住的地方,行及此处,他还是不由自主地停驻了下来。

很快,他便把心一横:好吧,让我看看会发生什么。

风少游壮着胆子试着往前走了十余步。

……

好像也没什么嘛!那红衣小姐儿莫不是信口胡诌出来吓唬自己的?

这样想着,心里也就松了一口气。然而,还没等这口气松完,山谷里突然刮起一阵阴风,面前枯草顿时低成一片,风少游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却又不自觉地被钉在了原地——

那草丛下竟赫然是一具具嶙峋白骨,横七竖八地交错着遍布山谷。那种森然的惨白一刹那间竟把原本有些幽暗的山谷又照亮了些。在黝黑岩石的衬托下,有一种令人颤栗的惊悚,风少游发誓一辈子也忘不了。

这里,为何竟有如此多的尸骸?

他们,都是些什么人?

谁让他们弃尸荒野?

……

没有人能回答风少游。

更让他想不明白的是,手上这只神秘蛊虫一而再、再而三地引他来这里,究竟又是为了什么?这个念头生出来时,一抹淡青色的光就从龙鳞上溢出,慢慢覆上了他的手臂,整条手臂。

风少游没有留意到这个,他从惊骇中稍稍醒来,就一阵饥渴——更准确地说,是手腕上那虽然被吃掉但依然存在的本命信蛊感受到的超强信息流就在眼前,那对于它来说,就是无上美味,食指大动。也顾不得白骨在前,风少游立即打坐入定贪婪地吸纳起来。

浓雾,阴寒山谷,杂树丛生,一个少年淡定地坐在一堆森森白骨上用奇怪的姿势吐纳修元——如果有外人来此,看到这样惊悚诡异的景象,多半会吓得落荒而逃吧。

风少游却心无旁骛,他整个人都沉浸在一种……舒展的状态中。呼吸吐纳间,山谷中强横芜杂的信息流夹杂着一缕缕彻骨侵肤的阴煞之气缓缓进入体内,氤氲开合,兀兀腾腾,竟有一种暗爽的惬意。

自获得本命蛊以来,风少游感觉自己越来越痴迷特殊、复杂的信息流,那是一种上瘾般的无法抗拒的渴求,已然分不清那究竟是本命蛊的喜好还是自己不知何时沾染的怪癖。相应地,他对这类特殊信息流的感知能力也越来越强了。

眼下,手臂上这只新蛊虫似乎同样乐此不疲,那嘴巴张成O形微微撅起,牛鼻子有节奏地鼓动着。

风少游也在这喜悦中,有点分不清楚,喜悦的到底是他,还是它,还是那个被吃掉的它。

时间在这静默中一点一点过去,偶有风过,白骨遍地,天色也便有时亮,有时暗,空气却是凝滞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风少游调息令匀,凝神内视,先前矿洞下炼就的金色元窍内的元液已从清亮透明的淡金色转为淡淡的青绿色,隐隐多了一股戾气。风少游想,毕竟,在这白骨累累的地方,得来的信息,多半是有些怨恨的。

而下腹部却透着一丝丝寒凉,经脉之中的灼痛似乎并没有减轻半分。

风少游正想催动元液冲激元窍来调和温养,突觉周遭气流有些异样,几乎就在同时,手臂上的龙鳞疤痕又泛起了淡淡的微光。

所不同的是,这次闪的是淡红色光晕。

风少游假装气沉元窍忘气合神,暗自驱动五感至高敏段,密切警惕四周。

窸窸窣窣,有什么东西正悄悄从身后蠕动着迫近,颇有些劲道,似乎还不止一条……

妈蛋,坐不住了,这可不是装酷的时候,保住小命要紧。

风少游就地抓起一个骷髅头,中指和无名指牢牢扎入两个眼眶部位,弹起身奋力转体向后掷去——

“嘭!”击中的部位倒是不偏不倚,可是……这……出现在风少游眼帘的可不是什么寻常野兽,甚至连动物都不是,竟是一株颇有些年头的粗壮大树!可这张牙舞爪的架势一点也不像是树啊!还没完全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一条粗壮的树杈就当头抽过来,风少游轻巧地腾身躲过,这一闷枝力道可不小,脚下的土地都有些震颤。

一击不中,树枝们像是被激怒了,几乎是所有的树枝都大动起来,发力暴扫起遍地的骷髅头,刹那间数以百计的骷髅头接二连三地从不同方向呼啸着朝风少游击来,破风声像是鬼哭。

乖乖,这场面,风少游不敢有半点马虎,腾、挪、躲、闪、跳、撞、踢、扫、翻、扭……虽然换了蛊虫后五感更胜从前,但这手忙脚乱别提多狼狈了,情急之下抄起一根大腿骨左击右挡,“梆!梆!梆!”几十个回合下来风少游已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了。这怪树似乎也折腾累了,稍稍消停了点。风少游这才有机会仔细打量起这棵树。

这是一株生长在山谷内侧浑圆峭壁旁的参天老树。老根纠结,错综奇特,像是一张大网,网上生出无数的爪子,壮实的拽着岩石的每个缝隙。树身呈棕黑色,布满深深浅浅的皴痕。时下已是深秋,可这树冠却枝繁叶茂、郁郁葱葱。那些青绿的叶子长得阔大严实,表面还泛着一种油脂般的光泽,可这荒野山坳又不似能提供这般肥沃的养分。

风少游揣测着,目光一斜,却见大树的阴翳之下,竟是光秃秃的,寸草不生。这就更难得了——谁见过哪棵大树下,居然不长草的吗?

由于树冠太过繁茂,粗壮的树干略有些倾斜……

——等等,树干的背后竟还有个半张半翕的狭长山洞,而树干根部有一部分已欺进洞口。潮湿的洞隙内壁呈粉红色,向外则由褐转深,这外观像极了女人的……

风少游的脸庞上不由得泛起一阵红晕。原来“地阴寒谷”之名不独指阴寒,还有这个更直观的意思。

他这走神的瞬间,忽然腰间一紧——却是怪树瞅到了机会,虬劲的枝干如闪电般袭来,风少游躲闪不及被拦腰缠住,拽至半空一步步向树干收去,缠住风少游的枝干却是越收越紧,此时风少游体内的元液已损耗过半毫无脱身希望。

只听一声脆响,风少游感觉胸骨尽折,一种巨大的钻心疼痛让风少游已发不出声来,胸口气血直冲脑海,大口的鲜血从口中喷涌而出。

树枝随之松开,风少游重重掉落在树根旁,蜷缩着,抽搐着。

怪树可丝毫没有留手的意思,那树梢突然弯折过来,拧成一根坚硬的粗壮尖刺后直直地向风少游扎来。

风少游此时已动弹不得,看来这次是在劫难逃了,只是万万没想到,自己没死在岩魁手里,没死在诡异的矿洞里,却要在这荒芜阴森的山谷中,与这遍地白骨相伴了!

双眼一闭……

——几乎就在同时,龙鳞疤痕突然再次泛起红光,右臂有如被注入了一股强大的魂力,青筋暴起,手掌五指飞快地膨胀开来,张成利爪,拖着风少游一把扎入怪树根下——顿时山谷震动,怪树疯狂地扭动着枝干,落叶纷如雨下。

只觉深深没入树根下的龙鳞疤痕一阵火辣辣的燥热,隐约听到一声“吱吱”的鸣叫,龙鳞疤痕里的蛊虫似是又吞吃了什么,接着一种沁入骨髓的清爽与之融合在一起,浑身经脉的灼烧疼痛并不减半分反有加重之势。

经不住这一阵折腾,风少游昏死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朦朦胧胧中被一种强烈灼烧的疼痛惊醒,浑身经脉犹如爆裂了一般,辣疼无比。风少游动了动手指,缓缓睁开双眼,还是那个山谷,下意识地摸摸胸膛,折断的胸骨竟奇怪地复原了,身上的各种擦伤、戳伤也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可是,浑身上下这种噬骨疼痛究竟是怎么回事?喉咙中犹如藏着一团火般,矿洞里那种难耐的干渴感又回来了,风少游禁不住扒开衣衫,胸口却红得发烫。要是此时有口水喝该多好……

他不断重复吞咽的动作,然而那都是徒劳,没有水,嘴里一滴唾液都没有,每呼出一口气,都带走他几分生气,灼热,干,干得像是沙漠,无穷无尽的沙漠。

极度的干渴之下,风少游不自觉地伸长了舌头,或许是味觉在那一刻发挥出了极限潜能,他竟然准确地感知到了一丝湿润。

湿润——大概风少游有生以来,还没有第二个词,比这个词诱惑力更为强大。

风少游本能地将头偏向发散着湿气的那一边——

地阴洞口,在那微微张开的洞口上檐赫然有一滴亮晶晶的东西。

水!

风少游心中一阵狂喜,奋力地向洞口挪动身子,半个脑袋探了进去,仰面张大嘴巴。可是这滴水珠却没有立即落下的意思。

约摸等了半个时辰——也许并没有这么久,但是人在极度的干渴中,时间总要过得慢一些,风少游嘴巴都张木了,那滴水方才颤巍巍脱离岩角,然而,它并不是直接滴落下来,而是在空中,款款旋转着,缓缓落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风少游觉得这滴水在旋转中闪耀着龙晶一般璀璨的棱光,晶莹夺目。

近了,近了,更近了……

风少游猴急地抬头迎上一伸舌头稳稳勾进嘴里,虽只有一滴,可那种独特的甘甜冷冽却从喉头快速沁入脏腑流向七经八脉,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坦,灼痛感瞬间一扫而空。

就像是、就像是之前矿洞里的泥土一样,不,比那湿润的泥土更为甘甜,也更为有效!风少游无限回味地咂咂嘴,望着地阴洞口那潮湿淫靡的画面,再看看自己这袒胸露乳的奇怪姿态,不由又是一阵脸红。

要是再来一滴就好了……他想。

然而左等右等任凭嘴巴张得腮帮子酸疼都没有等来第二滴,这是露水么,此地虽潮湿可这水露凝结的速度却真真是极慢。

回想着先前那滴水露缓缓飘落的情状,那扑闪着的璀璨棱光……棱光……棱光?这棱光从何而来?

风少游积攒了一把力气,一用劲,坐了起来,探头往洞口看去,用力眨了眨眼睛再看,那幽暗的泛着淡淡粉红色泽的缝隙深处似乎有一阵阵微微浅浅的光氲澹宕着溢出。

如此浅淡的光氲寻常人的肉眼可能无法察觉,但对于风少游这样拥有信蛊超凡五感的蛊师来说却是看得真真切切。

那是什么?风少游不知道,他只知道这洞口似乎有一种诱人的魔力,吸引着他往里探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