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三十三章 龙晶源

第三十三章 龙晶源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2984  |  更新时间:

搜寻了一整圈,都没有找到明显的出口,风少游并不太失望:你总不能指望有哪个怪兽的身体,会像个筛子似的四处漏风,对吧?

既然他是从顶上掉下来……风少游把所有的感官触角都集中在顶上,细细搜寻每一寸。这一搜,搜了足足有半个时辰,如果不是更久的话,坚持、再坚持一下!他不断地给自己鼓劲,忽然,右上角传来一丝凉意。

那微弱的凉意对于这时候的风少游来说,无异于大热天里吃了个西瓜,从舌尖一直甜到心底去。

是风!

有风,说明与外部相通,且不管是通向哪里,总好过困在这里。

但是这么高……风少游仰头估算了一下高度,徒手攀登是不可能了,他四下张望了一下,这洞里别的没有,“石头”倒是多,用脚尖踢了踢,有的会动,有的不会——不动的大概是“地面”的一部分。

有能搬动的就好,风少游觉得自己运气实在不错了。

再确定一次风口的位置,风少游就开始搬动和叠积“石块”。好在元液虽然还有缺,他的身体却着实恢复得不错,大约花了盏茶功夫,风少游伸手,已经可以够到出风口,推了推,并不太严实的样子。

风少游走下来,再堆了一块石头上去,然后双手上举,一用力——嘎嘎!

一道亮眼的白光从外面照进来。

风少游赶紧闭上眼睛,再睁开来,待看清楚外边的情形,不由“啊”了一声:如果说他现在身处的这个洞已经足够诡异的话,那么外面的这个洞,则是足够的瑰丽。

那是个巨大的空心溶洞。

比他现在所处的这个洞还要大上许多倍,一眼看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洞顶无数苍老遒劲,缠绕纠结的……树根,长长的根须,从洞顶一直垂到他眼前来。

洞的正中间,无数根须缠绕、包裹着的,是一个巨大的发光球体,大概有普通一座屋舍那么大,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制成,光洁无瑕,莹白色的光华绕着周身,就仿佛雾气氤氲,美不胜收。

这是——

“龙晶源?”三个字突兀地从脑海里蹦出来。

蛮山镇上每个人都知道蛮山地底有个龙晶源主宰着本地绵延二十里地的龙晶矿脉的生长,数百年来,蛮山镇的镇民们就倚此为生计,但是从来没有人看见过。听镇上的老人说,那是件了不起的宝物,非有缘人,根本不用去想。

如今,如今它就在他眼前了。

风少游几乎是屏住呼吸,看了整整有一刻钟,传说中的龙晶源……竟然在这里,那他方才咬在“地面”所得到的能量,莫非也是从这里来?

他忽然意识到,他方才所在的岩洞,并非什么怪兽的腹腔,之所以出现种种怪现状,应该是龙晶源和青灰色虫子共同作用的结果。隔了这么远,仍然有这样充沛的能量,那龙晶源本身的能量,该有多……可怕。

大概也只能用可怕这个词来形容了,秋老师说过,龙晶源的能量过于暴烈,并不能够直接用来提炼元液。

但是……即便用不上,难得误打误撞到这个地方,不上去看一眼,风少游觉得自己余生都会后悔得每晚睡不着。

他双手攀住头顶地面的边缘,一用力就跃了上去,这一下眼前才叫豁然开朗,竟是个纯净无暇的水晶世界!石壁是透明的,透明的灰色,岩石是透明的,什么颜色都有,红的,绿的,黄的,蓝的……风少游觉得自己眼睛严重不够用了!依依不舍看了好一会儿,才慢慢走到溶洞中心去。

巨大的龙晶源,纯净得没有一丝杂质,那光华柔和而温暖。

风少游这样的低级蛊师,连龙晶瓣都没有见过几次,陡然看到龙晶源,那就像是个穷光蛋看到了金山,心里转过来转过去都是同一个念头:要是能搬走就好了……要是能据为己有就好了……

但是良久,终究连一根指头都没有动。原因很简单,就算他能搬走,也不能像寻常龙晶一样化为己用,更重要的是此物一旦被移动破坏,恐会毁了本地赖以生存的矿脉资源,兹事体大。

不过此地能量浩瀚如大海一般,极为充沛恢弘,不享用一下才见鬼了。

风少游果断打坐入定。

纯净的元力远远不断从四面八方朝他涌过来,从他的每个毛孔侵入,侵入到他的经脉之中,渐渐汇聚,游走,温养着他的血脉和肺腑,那就像是秋天的下午,在山林里享受阳光的抚摸一样,懒洋洋的,周身舒泰,有说不出的受用。

渐渐地,元气汇聚成潮水,往手腕处涌去,风少游只觉得手腕一阵酥麻,还没有弄清楚怎么回事,元气忽然变成了金色的元液!

无须催动,元液顺着筋脉就汇入到元窍之中,干涸的元窍瞬间就充盈起来,然而更让他意外的是,元窍的窍壁上,竟然陆续脱落下一片一片的灰质,然后,随着元液越来越充沛,元窍也变成了金色!

金色的元窍,金色的元液,风少游从未听过这样奇怪的事情。

但是很明显,这是件好事,元窍中充盈着元液,他起身活动筋骨,只觉劲气盈体,有用不完的力气,五感的敏锐也胜过从前,不止一筹。

也不知道这变化是龙晶源的缘故,还是青灰色虫子带来的结果,想到那条古古怪怪的虫子,风少游习惯性地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腕,这一看不要紧,之前那个扭动纠结像条虫子的伤疤竟然变了模样!

变成了……这是一片树叶么?上面的纹路怪好看的,风少游琢磨着,就听见一声不赞同的怒吼——

他左右张望了一会儿,溶洞里依然安静得像亘古以来。

那是……幻听么?

风少游很快否决了这个看法,他是信蛊蛊师,无论他手腕里这个本命蛊变成了什么模样,首先,他都是一名信蛊蛊师,对于信蛊蛊师来说,这个世界上,就不会出现“看错”和“听错”这两回事。

如果不是幻听,那就只能是……这个小丑货在吼么?

风少游抚摸了下“叶子”上的小丑货,小丑货不安地扭动了一下——还是虫子的习惯动作,风少游不由嗤笑了一声,如果他没猜错的话,方才的吼声,恐怕就是这家伙捣鼓出来的。

那么之前,在底下那个洞里,那声龙卷风一样的吼声也是……风少游怔了一下,他想起来了,秋元祭祭台上祖龙的鳞,可不就是这形状、这纹路?难道手腕上这疤痕是……龙鳞!

龙,在这个世界有着非比寻常的地位,只要和龙扯上关系,那就意味着不同凡响。

乖乖,他手腕上竟然长出了祖龙的鳞,那他手腕里的这小丑货,到底什么来头?

风少游咽了一口口水,难道真的捡到宝了?!他遐想了一会儿,忍不住伸手去摸了一把。

“呜——”又一声,悠长和低沉的吼声,不过现在的吼声,像是比在之前的洞里要清锐一些,隐隐的,像是还能听到一丝儿欢快。

但是紧接着,一道淡青色的光咻地一下,没入他的额心。

……

像是被强行打入的一幅画卷在脑海徐徐展开:山谷,终年雾气深重的山谷,古木参天……

这,这是哪里?

小丑货给他看这个是什么意思?

风少游想不明白,索性就不想了。他如今身体已经恢复,元窍里元液也充盈了,状态比之前不知道好了多少,当务之急,还是先想办法出去再说。

风少游闭上眼睛,催动元液,片刻,溶洞里大概的情况就出现在脑海里,很快就看到钟乳石柱后隐秘的洞口。

沿着这通道应该可以出去。风少游心中欢喜,拽住一条垂的比较近的树根爬了上去。

那洞口却是极长,又极是曲折,一眼看去,幽暗如夜,风少游闭上眼睛,催动元液,五感的触角就争先恐后奔了出去。

这种体验风少游也不是第一次,起初并不觉得意外,但是渐渐的就惊讶起来,他熟知自己的能力,竟从不知道自己能看这么远,这么清楚,五感交织的天罗地网,比从前扩张了何止一倍!

这固然是龙晶源的功劳,但是与手腕上的这只蛊虫大概也脱不了干系,风少游伸手按在龙鳞上,清楚地感觉到那蛊虫又扭了一下,不由莞尔:还是虫子的作派。

这也算是……小小的奇遇吧,风少游心里想,既然已经清楚了方向,自然不多犹豫,虽然一路都暗不见天日,对他也形不成阻碍,只是在爬行的过程中,隐隐听得“噼啪”的声音,让他想起少爷的雷火功法。

也不知道少爷那头如何了,也许以少爷的身手早已脱险了吧?他想。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