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三十二章 被怪虫吞噬的本命蛊

第三十二章 被怪虫吞噬的本命蛊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4163  |  更新时间:

不太像虫子。圆圆的,全身青灰色,表面有细密的鳞片,一张一翕的,但是没有覆盖全身,大概是盖了有一半多的样子,没盖住的地方,嶙峋的透明肉色,有点惨状。

不过后侧倒是有一块鳞片明显比其他的都大,颜色也略有不同,偏粉。风少游想凑近了仔细看看,那鳞片突然猛的翻卷开来,朝他吼叫了一嗓子——那竟是张血盆大口,一口整齐细密、锋利无匹的牙齿。而粉色鳞片上方则鼓隆起一对有点像牛鼻子的小孔,向外喷着腥热的粗气——这冷不丁的一下真把风少游吓得够呛!

狗日的!什么鬼!

好吧,看出你是只虫子了,有嘴巴、鼻子,那眼睛呢?

风少游这么想时,那货像得到感应似的,两侧各有一张小鳞片打开了来,里面血红的小玻璃珠似的球体寒光一闪,又慢慢合上。仿佛在回应:想看眼睛是吧,那给你看咯!

……

虫子的前半部分——那应该是尾部了吧,已经爬进了他的手臂,最前端感觉有根针一样的东西已经深深扎进了血管。

它爬得很慢,有气无力地,像是这个“爬”的动作需要消耗很多的体力,所以只能爬一会儿休息一会儿,风少游觉得自己都快哭了,您老要进来就快进来,也动作快一点啊!我手臂上的伤口还大敞开着呢!

好在虽然手臂破了这么大一个口子,但是血并没有哗哗地流出来,而是处于一种半凝固的状态。

也许是这只奇怪的虫子有凝血的功能。

这时候还有心思庆幸,风少游觉得自己的心也够大了。

相比他的乐观,信蛊就惨烈多了,它原本一双翅膀是舒展的,上面淡银色的光点没事还会跑来跑去,但是现在,两只翅膀都收起来了,缩成一团,像是恨不得把自己的身体缩小、缩小……缩到大家都看不见它!

这有什么用啊!风少游觉得自己完全有理由被本命蛊的蠢给气哭,这有什么用啊!那条虫子离它就这么点距离,人家又没瞎,怎么可能看不见它!就算看不见,难道也还闻不到、感觉不到?

只不知道为什么,在之前,信蛊这样狂热地想要投奔它,到真见了,又吓成这个样子,没出息的东西。

想到这里,风少游心里一动,他不知道这条虫子对他的本命蛊做了什么,但是很显然,如果方才信蛊醒着,他就完全可以依靠本命蛊察觉周围的环境,不会被红光一步一步引到它面前,被它钻进来。

也就是说,这条虫子是有预谋、有计划地把他引来了这里。

恐怕、恐怕还不止是这一次,之前……秋元祭遇见红衣少女之前,那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信号,对这里生出好奇,然后他就遇见了箭蜥。

一条……有脑袋的虫子。

这应该是一只蛊虫。

秋老师说过,本命蛊会跟着宿主一生一世,不能替换,蛊场之外的野生蛊,经过炼化之后,可以作为本命蛊之外的附属蛊,为蛊师所用。因为至少要达到二段合阶的修为才能够操作“炼化”,所以秋老师并没有详细讲解过炼化的法门。

讲解过也没有用,风少游苦笑,就眼下这种情况,他的本命蛊吓成这个样子,他连活动都困难,不被这只虫子炼化就不错了,还想着炼化它,简直笑话——也就是听天由命了。

秋老师还说过,没有经过炼化的野生蛊强行与宿主融合,轻则重伤,重则丧命。

可惜他现在完全没有办法阻止这种情况发生——见鬼,这见鬼的虫子到底看上他什么了?难道是看中他骨骼清奇,天赋异禀?风少游被自己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逗笑了,镇上老人们说起那些传奇蛊师的时候,倒是很喜欢用这八个字。

这一笑,青灰色虫子遮住眼睛的鳞片又倏地掀开来,看住他。

风少游:……

看什么看,老子这是在苦中作乐啊!没准再过一会儿就要嗝屁了,难道笑都不让笑?

但是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虫子血红色眼睛的视线似乎从他身上转移到了面前的信蛊上——手臂开始发热,越来越热,热得就像是……像是里面横了一条烙铁!

整条手臂都灼痛起来,他仿佛能够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焰火,但是并没有。信蛊虽然吓得瑟瑟发抖,像是随时可能昏过去,却还悲惨地清醒着,它清醒着,他就能清楚地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杀气。

风少游感觉到虫子扎入肤底的尾部针管正顺着筋脉一点一点向着信蛊蔓延过去。

青灰色虫子随即张开嘴,露一口整齐细密、锋利无匹的碎牙,为了更靠近信蛊,圆圆的身子瞬间拉扯成了长椭圆形,风少游和他的本命蛊一起哆嗦了一下。

信蛊就像那天在假岩魁面前的那个孩子,已经惊吓到了极点,莫说是逃,就连动都不会动了,只缩成一团,瑟瑟发抖,风少游几乎是眼睁睁地看着这只青灰色虫子,一口一口,咬碎信蛊的翅膀。

这是……他的本命蛊啊。

没了本命蛊,他还怎么做蛊师!

一瞬间之前种种,盼了多少年才盼来的择蛊式,找到本命蛊时候的欣喜,得知信蛊无用时候的失落,再后来,秋元祭上的万众瞩目,和这只长着一双翅膀的虫子一步一步磨合的过程,有欢乐,有汗水……忽然,就都成了空。

没了本命蛊,他就被打回了原形,就和他几个月前遇到的那几个醉酒的泼皮一样,没有别的出路,就只能跌落底层,每天为生存辛苦挣扎……他还不如他们,他们有父母,家人,他孑然一身。

就更别提找到父亲了……无论他是死是活。

然而那也只是一个瞬间,下一个瞬间,他连这些想头都没有了,信蛊的最后一点残骸被吞噬殆尽,眼前一片暗黑,他又恢复到了什么都看不见的情况,然后,他的整个身体发生了严重的痉挛。

风少游滚落在地上,身体弯曲成一只红焖大虾——这是……虫子在炼化他?他心里闪过这个念头。

元液在元窍里翻滚。

突然,就像是洪水冲毁了堤坝,没有他的催动,元液擅自从元窍里冲了出来,冲进来不及设防的经脉里,横冲直撞,像一道道无处发泄的怒火。血液在沸腾,经脉在燃烧,整个人像是着了火。

渴——

水分在迅速流失,血管里流动的不再是血液,是火,连肌肉里的水分,骨骼里的水分,都在迅速地抽离,他就像是一株失水的植物,在迅速的干枯,连痉挛带来的疼痛都不如这干渴来得迅猛。

渴得血液枯竭,全身的皮肤在一块一块地干裂,如龟壳,渴得像是一阵风过去,他就能变成骷髅。

自制力一直是风少游引以为豪的东西,在掉进地缝里之前,信蛊在他的手臂里刮动如钢刃他都没有哼过一声,但是这干渴,他已经忍不住了,他忍不住要像个凡夫俗子一样哭喊、呻吟,满地打滚。

他死死抠住“地面”,不管它是谁的血肉,谁的肺腑,十指上传来的疼痛才能令他有片刻的清醒,从痉挛中,从让人发疯的干咳中。

不能呻吟,不能喊,不能……满地打滚。他必须……他必须节省体力,来对抗这只虫子的炼化。

如果他还不想死的话。

他当然不想死。

这只虫子……风少游想起它在他肌肤里蠕动时候的情形,想起它睁开眼睛看他的那一眼,虽然它干脆利落地解决了信蛊,虽然它能令他当时动弹不得,但是他记得,他记得它的虚弱。

连蠕动都需要耗费它极大的体力!

只要耗尽它的体力……看谁扛得过谁!

然而渴,那种从嗓子里冒出烟来的渴……

这不是一个形容,是真真切切正在发生着的事,风少游用力抠住“地面”,“地面”这样温软,这样湿润,风少游把心一横……喝血就喝血吧,管它是什么怪物的血。就算是人血,他也认了!

他张嘴,咬了下去!

并没有水涌出来,也没有血……却是一股温和至极的能量,灌入到他的喉咙里,就像是琼枝玉液,甘美无比,喉中那种致命的灼痛感一时减退不少。

风少游也没心思去细想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他只贪婪地扑在“地”上,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再咬一口、两口、三口……能量源源不断地灌入他的喉咙,再顺着喉咙往下,灌入到他的血管,灌入到他的经脉和肢体之中,再充盈到每一块肌肉,所到之处,就如久旱的土地终于盼到甘霖。

或者说,就像是濒死的鱼终于盼到了水,每一块肌肉都活了过来,不但干渴稍解,连痉挛都好像没有那么厉害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除了周身经脉还有一点点灼热外,痉挛、疼痛、干渴等症状都逐一退去,风少游长长出了一口气,他也感觉到了,身体的操控权终于又回到了自己手里。

这时候再定睛看——风少游不由自主做了这个动作,然后他忽然发现他的视觉……恢复了。

就像信蛊还在的时候一样,不,比当初信蛊活着的时候还更好,他看得清楚,他身下的“地面”被啃得到处是坑,啃得和鱼快最初试手做的烧饼一样,惨不忍睹。

不只是视觉,嗅觉——他能很清晰地闻到空气中那种古老又带着腥热的特殊气味;味觉——舌尖可以尝到一种淡淡的咸味;听觉——血液回流的声音,小肠蠕动的声音,甚至,被洞壁反射回来的心跳声……

——好像信蛊赋予自己的超强五感并没有因为它被吃掉而丧失,反倒愈加灵敏了。

他把目光移到自己的手臂上,原本信蛊所在的地方,取而代之的是一道狰狞的伤疤,扭曲,纠结……风少游透过伤疤,能看见那只青灰色的虫子,它趴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

仿佛能够感觉到他在看它,嘴巴微张了张,咧开来。

怎么看着……像是有点得意的样子?小丑货,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很丑?!!

难道说,以后,它就是他的本命蛊了?风少游认真思考了一刻钟,把在蛊院里学习和接触到的所有和蛊虫有关的知识都排数过,最后确定,确实,从来没有过哪本典籍记载了这么一种霸道的虫子,竟然能够把宿主原来的本命蛊给……吃掉,然后鸠占鹊巢。

就像他把所有他的常识都搬出来,也无法解释他脚下的“地面”一样。

就像他无法解释他亮出火折子时候听到的那声吼叫一样。

既然想不出来,索性就不想了,风少游抬了抬胳膊,很轻松,试试腿脚,他站了起来,他循着直觉找到红光的这一路,走得可辛苦,如今气血虽然还有不足,行动却已经无碍了。

风少游忍不住跳了跳,“嚯”,这么随意的一个动作竟然轻松跃起了一丈多高!

这真是……风少游按了按手腕,百感交集,不知道是该心疼信蛊的下场,还是暗喜这只新得的蛊虫似乎在技能上比信蛊更为强大,说不定还有其他更厉害的本领有待发掘呢。

就是丑了点,他略略遗憾地想。

既然行动无碍,风少游琢磨着,还是早点离开的比较好,这里终究……有那么一点点邪门,虽然他新得的这只蛊很强大,但万一这里真是什么巨兽的腹腔,一旦发起狂来,制不制得住,可不好说。何况他还没有完全克服它的排异反应,也不清楚它有什么技能。

风少游闭上眼睛,虽然方才啃了“地面”那么多口,体力有所恢复,但是元窍里元液还是不太多,只聊胜于无。

当然他可以再啃几口补充一下,但是风少游犹豫了一会儿,觉得还是不要为难自己了。方才是走投无路,茹毛饮血情有可原,如今……那就是自虐了。

五感顺利延展,很快地,就把周遭环境摸了个清楚。

这是个很宽大的洞,足足有两丈之高,地形曲折,高高低低,奇形怪状的“岩石”布满了整个洞,“石壁”和脚下的“地面”一样温软,湿润……风少游没有沿着这个思路往下细想,细思恐极。

出口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