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三十一章 诡秘的地底洞穴

第三十一章 诡秘的地底洞穴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2900  |  更新时间:

“呼,呼,呼……”

醒来时,风少游只听到自己粗重的喘息声,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他,还有那包裹着他的无边黑暗。

这是哪儿?

空气中飘荡着一种悠远而又沧桑的气息,中间还夹杂着一点淡淡的血腥气,还有一股风少游说不上来的复杂气息,还好不算难闻。

风少游努力回想在此之前的情形——突然裂开的地面,在那之前,是串烧的银色当扈蟒,再之前,就是躁动的信蛊!这会儿,信蛊倒是出奇的安静,但是自从获得这个本命蛊以来,“伸手不见五指”这种情况,只在梦里出现过。该不会这一摔把本命蛊也摔晕了吧?

“总算没死,还不算太坏。”风少游看着黑如永夜的头顶苦笑一声,这条裂开的地缝不知道有多深,没摔死已经是万幸了。

长长吁了口气,想撑着站起身来,顿觉得头晕目眩,终究还是一屁股坐了下去。

咦?地面有点……软,像湿润的泥土。

大概就是这个缘故他才得以捡回一条小命……等等,不对!风少游心里一惊:这触感,这质地,哪里像是泥土了!泥土是软的没有错,但是泥土绝不会像这样,细腻,滑润,富有弹性,而且隐隐的、隐隐的……像是有温度透出来。

简直、简直像是落到了什么动物的皮肉身上。

这个念头让风少游浑身寒毛一竖,该不会是落到了……当扈身上了吧?不,当扈个头小,可谁知道这世上有没有巨型当扈呢?也不会,哪怕是巨型当扈,也是个没多少肉的家伙。

那岩魁?岩魁比这个硬。

蛇?也不对,蛇是冷的。

风少游一动也不敢动,打住,打住!他对自己说,别自己吓自己!这句话说到第三遍之后,他终于镇定下来,而就在那一刹那,屁股下的地面微微动了一下。

动……动了一下!

这可不像他之前碰上的地动,那个一动起来就天塌地陷,分崩离析,很明显知道是山崩了,地震了,或者岩魁来了,这一动,动静极小,风少游有种奇怪的感觉,那像是,像是……什么东西在蠕动。

一瞬间风少游心里有千万只当扈呼啸而过,这是个什么鬼!

这当口,“地面”又蠕动了,一次,两次,三次……

风少游原本就是个很能静得下来的人,既然事已如此,抱怨也没有什么用,恐惧和抱怨一样没有用。他开始在心里计算这个该死的“地面”蠕动频率。一,二,三……半刻钟,“地面”蠕动了四百五十三次。

……

风少游沉默了。从目前的状况来看,他是从矿洞的缝隙里摔下来,侥幸摔在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身上,没有摔死,不幸的是,这个东西像是能够压制或降服信蛊,以至于他无法判断自己目前的出境。

也许之前在上面的时候,就是这东西让信蛊躁动,以至于狂乱。

……等等!风少游再算了一下“地面”蠕动的频率,左手搭两根指头到右手脉搏上,片刻,不禁倒抽一口凉气:频率一致!

天哪!风少游心底突然冒出个极为恐怖的画面:莫非这东西并不是个软体动物,而是,某个巨型生物的……内腔?!换句话说,他从山洞的缝隙里掉下来时,落进了某个巨型生物正好张开的……大嘴?!

居然还活着,真是太不容易了,风少游已禁不住一身冷汗,好了,这下不必再担心被底下这个东西吃掉了,因为……他已经被吃掉了。

风少游抚了一下额,他现在算是知道为什么这下面比上面要暖和多了。

可是该怎么出去呢?风少游这时候无比懊悔他早上来矿洞之前没有多做一点准备,如果手里有把刀……他心里一动,从怀里摸了个火折子出来。

是进洞之前少爷扔给他的。

火光亮了一下——

“呜——”一声悠长的吼声从洞穴深处传来,那声音锐如金石,却哑钝无光,像是被风雨蚀锈了的刀剑,或者因为浸润了太多岁月而不复清锐的钟鼓,让人想起一些诸如年轮、沧桑之类的东西。

那声音绵长得有若实质,像是丝线,或者是龙卷风,从极深极幽极远之处传来,绕着他卷了几卷,方才慢慢弱下去,即便如此,余音尤长,袅袅不绝。

风少游的手就按在火折子上,没有打亮第二次。

——方才惊鸿一瞥,已经足以让他看清楚周围地势,并不像他之前想的那样,是什么动物的血红的腹腔,有各种错综复杂的血管经脉,以及奇形怪状的内脏,而是铅灰色的岩石,嶙峋,凹凸。

就和上面的矿洞一样。

这已经不是这个十五岁的少年的常识所能够解释得了的了。

一个内脏长着柔软的岩石的家伙?还是说,整个山洞……——风少游吞了一口唾沫——还是说,整个山洞,其实就是它的身体?这才是岩魁的真面目?这些想法在他的心里掀起惊涛骇浪,猛然间,他回了一下头——

像是有什么在看他。

那种被窥探的直觉。风少游定了定神,从“地”上站起来,眩晕外加浑身酸疼,还有没有其他伤也不很清楚,这时候都顾不上了。

风少游扶着“石壁”,按直觉往前走,他尽量不去细想这些湿漉漉软乎乎的“石壁”其实是什么器官——这得亏是他,要是小苏,这时候可以去死一死了,汗。

走了有十余步,也许是二十来步,身上难受,风少游只能把精力集中在窥探的直觉上——然后就看到一线红光,幽幽的。

是……谁的眼睛?

这货难道在肚子里还长了一双眼睛?

这个想法太挑战他的常识了,风少游立刻否决了它,如果不是岩魁——暂且假定它是岩魁吧——的眼睛,那有没有可能是被岩魁吃掉的人还活着,就像他一样?这个人会不会是……父亲?

这个念头让他在瞬间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甚至比岩魁的心跳还来得猛烈。

无论如何,他得去看看!既然已经到了这里,他怎么能不走近去看看?哪怕只有一线希望!

风少游鼓足劲向着那线红光走过去,不管它是什么,岩魁也好,妖怪也好,不管它是什么!

奈何那红光看着虽然近,走起来却一点都不近,好几次风少游觉得自己快要摸到了,走过去,却还是那么远。

有好几次风少游都伸手去摸火折子,想了想,还是放下。方才洞穴里传来的吼声让他心存忌惮。他从来没有听过这种声音,虽然只有一声,但是威严,无上威严,即便是他,也有瞬间生出想要顶礼膜拜的错觉。

一个声音而已。

那发出这个声音的本体,该有多强大?风少游这时候只祈祷这个声音不是岩魁发出来的,不然,他悲观地想,恐怕他这一生,都没有办法打败它了。

这思忖间,风少游竟没有留意到,红光这次是真的近了,它不再以一种稳定的形态出现,而是不断地收缩,或者说变暗,越来越暗,暗得几乎要看不见了,却在忽然间,爆发出强烈的光芒——

这极幽极暗之处忽然的红光大作,风少游被照得睁不开眼来,下意识伸手去挡——

他忽然感觉到了风——见鬼,这地底下,不知名生物的腹腔里,哪里来的风?但是他确确实实感受到了,凉的,腥的,那浓重的腥味几乎让他想要放弃挡住眼睛,改为捂住鼻子,但是下一刻,他连这个都顾不上了。

一阵尖锐的疼痛,从手臂上传来——像被猛咬了一口。

是右手手臂,信蛊的安身之地!

手臂在裂开,他感觉得到他的肌肉、血液和骨骼都暴露在空气中,更确切地说,是暴露在这浓郁的腥风中,当然还有信蛊,沉睡的信蛊,风少游想要大叫,想要放下手臂,仔细察看出了什么事,但是他动不了。

一动都动不了。

就只能僵硬地维系这个有些搞笑的姿势,细致地感受到手臂被咬后的痛楚,以及……像是有什么在奋力地往里钻!

是虫子么?风少游想,怎么有一点像他得到信蛊时候的感觉?

这一念未了,眼前忽然大亮了,不不不,不是大亮了,是他能看见了!能听见了,所有被封闭的五感都恢复了敏锐——是信蛊醒了!

真是太悲惨了,迟不醒早不醒,在这当口醒来,刚好让他把这血腥和恐怖的一幕看了个清清楚楚:那是个什么东西?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