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二十九章 不速之客

第二十九章 不速之客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4326  |  更新时间:

风少游看不出这袭白袍的质地,只凭感觉知道是好东西,到底好在哪里,大概就好在——他从未见过吧。他从未见过这样出色的人物,虽然逆着光,看不清楚他的脸,但是那种高贵的气度,似乎很轻易就把自己镇住了。

他定了定神,催动元液方才看清楚。那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头戴束发嵌宝紫金冠,剑眉修长入鬓,白璧般皎皎无瑕的面庞,清朗、干净、英气逼人。尤其一双眼睛,冷得就像寒冬腊月的月光照在雪地上,结着冰霜,拒人于千里之外。但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他理所当然地高高在上,他理所当然能拒人于千里之外。

同样,风少游也理所当然地确定——这一定不是蛮山镇人,蛮山镇产不出这样的人物。最近来的外人不少啊,他想,先是个神秘莫测的红衣少女,然后又来这么个冷若冰霜的白衣少年,他们来镇上做什么呢,难道镇上发生了什么他所不知道的事?

这一念未了,就看见岩魁摇摇晃晃站起来,向着少年扑过去。

“小心——”风少游大喊一声。

却见少年不慌不忙,甚至还抽空看了他一眼,云袖扬起,一截玉白皓腕飘飘然探出后突然指节一凛露出狂霸杀气。袖袍之内,凌厉浩荡的炽热能量涌动,云流飞旋,一股银亮的电弧光波在其间翻腾游弋骤然蔓延,旋即激射而出,电光所过之处空气都尽数爆裂开来,只听得一声轰雷般的巨响,电光火石间,方才抡飞公牛、断树无数的岩魁一下子瘫倒在地,瑟瑟发抖,风少游甚至能听到岩魁遭重击部位石脉陆续开裂发出的脆响。

好令人心悸的能量!

就这样?

这样就……打败了力大无比的岩魁?风少游瞠目结舌,久久回不过神来。半晌,方才从地上爬起来,勉强整了整烂成一条一条的衣裳。他也不知道这一刻自己的心情是羡慕更多还是惭愧更多,或许还有一点失落。

他们差不多的年岁。要说在蛮山镇,他并不认为同龄孩子中有比他更优秀的人,可是这个少年、这个少年,他只用了一招,甚至还没有用上全力,就打败了让全镇人都无可奈何,只能望风而逃的岩魁。

他……他不是蛊师,风少游判断,所有他见过的蛊师里,连山林里神秘的红衣小姐儿在内,都没有这样的本事。

他是……精,还是灵?

无论如何,总要谢他救了他,风少游这样想,正要道谢,忽然背后一阵匆匆的脚步声,回头看时,却是镇长带了几个侍卫,正往这边赶过来。

镇长……镇长总算是来了,风少游松了口气,正要迎上去,同镇长说明情况,镇长却一眼都不看他,径直走向白衣少年,躬身道:“少爷大驾光临,怎不提前通知一声,老朽也好稍备薄酒,为少爷洗尘。”

风少游有生以来还从没有见过镇长这样……客气呢。当时一怔,随即反应过来,能让镇长这样客气的,也只有本家来的人物了。镇长既口称少爷,想必这位白衣少年,就是本家少爷?

风少游也是头一次见到本家来人,从前只听说本家多么高贵,如今见了才知道……果然百闻不如一见。

“这会儿通报的行文应该送到府上了,我不过是先行一步到达而已。”少年淡淡地说。

还真不客气,风少游想,这少年不但气质冰冷,说话也很凉薄。

镇长却丝毫不恼,反而毕恭毕敬地说道:“少爷说得是。只不过近来镇上很不太平,先是失窃,然后还死了一名蛊师,眼下又岩魁作乱。虽然少爷修为了得,论理老朽犯不上多嘴,但是少爷毕竟年轻,又孤身一人,这要万一出了事,老朽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同家主交代了……”

话没说完,就听得一阵“咔嚓咔嚓”的杂音,镇长一愣,转眼看去,却见之前萎靡在地的岩魁已经站了起来,身上的岩石都化为齑粉,簌簌掉了一地——不但镇长吃惊,风少游简直连下巴都要掉了。

这……这才是岩魁的本来面目?

可是这分明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啊,高大是高大了点,但是……这手、这腿、这脸上逐渐清晰的五官,无不说明他是个人,和他们一样的人啊。要说有什么特殊之处,那也只是他的发型有些怪异——圆乎乎的脑袋上被剃得只留一顶如铜钱大,结辫,看起来有点像野巢鼠的尾巴。

说时迟那时快,镇长一个箭步冲上去,护在白衣少年身前,厉声叫道:“少爷且退,由老朽来对付它!”

……

风少游好不容易安上下巴,眼睛又掉了。如果之前还只觉得镇长客气得过分的话,眼下的行为,完全就是……谄媚啊。

镇长怎么可以这样。

这还是他知道的那个喜怒不形于色、有长者之风的蛮山镇镇长么?

反观白衣少年,人家连睫毛都没有动一下,万年冰山脸还是万年冰山,别说解冻了,感觉冻得更紧了三分。

倒是卸去一身岩石“盔甲”的“岩魁”哈地笑了一声:“萨吾镇长不认得我了么,我是庐由啊!”

“庐由?”镇长一脸惊诧,愣了片刻方才试探着问:“少爷的侍卫?”

“可不是?”“岩魁”笑嘻嘻地说,身上又掉下不少尘屑:“萨吾镇长不必担心我家少爷的安危,有我呢。”

“什么……岩魁竟是假扮的?!”风少游惊道,实在不明白这到底唱的哪一出。

“多嘴!不自量力的东西!”镇长冷冷看了他一眼,提着鸟笼的手一紧,余光扫视的却是白衣少年的方向,显然希望他能有所解释。

“家奴贪玩而已。”白衣少年嘴角泛起一丝不屑,似乎不愿多讲。忽然振衣而起,飘然而去。

“……少爷,少爷,天色已晚,不如就在敝府暂行住下?”镇长连忙高喊。

“不必了!我自行去礼宾院住下便是,就不劳烦你操心了。”说完不过几个起落,身影已经消失在云霭苍茫之处。

风少游:……

喂喂喂,你就算不想解释,也不能说走就走吧?

还有没有礼貌了!

那个假扮岩魁的侍卫倒是满眼含笑地拍了拍他的肩,匆匆说了一句:“小子,挺机敏,后会有期。”说完也快步追随主子而去。

风少游有些愕然,最后也只能无可奈何地笑了笑。人家是本家少爷,当然犯不上和他解释。人家是少爷的侍卫,都说了是贪玩,方才也挨了雷劈,又没害了谁的性命,他还能怎样?

白衣少年和庐由一走,镇长也没有多留的意思,斜瞥了风少游一眼转身就走了。身后七八个随从,呼啦啦都跟了上去。

“少游!”正准备离开时,突然听到不远处的大青石后有人喊他,却是秋老师。

风少游这一日先是看到岩魁,然后几番死里逃生,最后才发现岩魁不是岩魁,却又得以见识到本家少爷,一连串的意外分了他的心,竟没有留意到秋老师也来了,怔了片刻才行礼道:“秋老师?”

“假扮岩魁的庐由是怪使,又是本家少爷的贴身侍卫。这两人突然出现在蛮山镇,定然不简单……”秋老师望着白衣少年和庐由远去的方向说道。

原来是怪使。

镇上怪使不太多,风少游见得比较多的就只有莫德,却也没有见过他出手——大概在这样平静的小镇上,也没有多少出手的机会罢,不知道他和那个叫庐由的少年,谁的战斗力比较强。

还有本家少爷……方才那一下,天雷之威,风少游到现在还心有余悸,这样的力量,本家果然……深不可测。

只是,那个叫庐由的少年假扮岩魁,引发这么大动静,当真只是因为贪玩么?

以及,镇长到底到了有多久?如果方才本家少爷没有及时出手,庐由会杀了他么?镇长会袖手旁观么?还有秋老师……

他先时还为镇长赶到松了口气,到这时候细想,却又悚然。

秋老师继续道:“老师知道你是因为你父亲……但是少游啊,岩魁不是你对付得了的,就是老师我,也不是它的对手。这次万幸是庐由假扮,要是真的岩魁,恐怕这会儿,老师已经在给你收尸了。”

风少游微微低头,他听得出秋老师话语里的好意,他只是不明白,镇长他们为什么放任岩魁——虽然只是假岩魁——肆掠蛮山镇,以至于人心惶惶:“镇长为什么不出手?”他问。

秋老师想了想,说:“也许……是看出这个岩魁有问题,或者是,还需要时间来安排人手,总之,镇长有镇长的考量。”

岩魁……有什么问题?风少游目色一动,秋老师却叹了口气:“好了,时候不早了,回去罢,记着老师的话,以后不要逞强了,不要以为自己有信蛊这个本命蛊,就永远逃得掉——总有逃不掉的时候。”

说着塞了一样东西到风少游手里,风少游定睛看时,却是个精致的八角木盒,打开来,里面是淡金色的油膏。

“这是我年轻时候用过的,对于擦伤和瘀伤很管用。”

秋老师说完欲转身离开:“还不走?”

赶忙跟了上去。

暮色渐渐就上来了。时已初冬,蛮山镇的山郊原本就荒凉,这时候到处是断裂的树干和大大小小的碎石,风裹着零落的枯叶漫天飞舞,更增添了肃杀的气息,连月色也凄清起来,天地间一片寂然。

一个纤细的身影慢慢从草丛里钻出来,消失在夜色中。

群山之巅,夜风呼呼而过。

白衣少年单手背在腰后,衣袂飘飘,昂然自立。

暗夜里一个人影飞身而至,赫然便是怪使庐由,他屈膝抱拳先行一礼。

“怎么样?”少年问。

“禀报少爷,今天总共有四人去过东山头,除了萨吾镇长和同我交手的名叫风少游的小子外,还有两个人——蛮山蛊院的现任学监秋若常,和一个叫金铃的一段蛊师,却是自始至终都没现身。”

“哦?”白衣少年挑了挑眉。

“那个叫风少游的小子自幼父母双亡。父亲风大辇生前也是个二段蛊师,他死在十年前岩魁作乱引发的矿难中。风大辇死后不久,风少游的母亲也过世了,他在恤孤院长到十二岁,出来做了木工学徒,今年得的本命蛊,是只信蛊……哦,今年的秋元祭他还拿到了秋元赏,也算有些能耐。”

白衣少年沉吟了片刻。

“少爷可是觉得他有什么问题?或者我再去查他一查?”庐由连忙试探着问。

“不,不必去查他了。”白衣少年摆摆手,“另外两个没有现身的人又是什么来历?”

“哦,蛮山蛊院的秋老师为人老实本分,一向颇有人缘,此前只是蛮山学堂的启蒙师,教习些算术、识字类的基础科目,今年才被提拔做了蛮山蛊院的学监。那个叫金铃的女娃子也有个做父亲的蛊师,十五年前就死了,据说也是死于岩魁之手。金铃是遗腹子,和风少游一样在恤孤院长大,离开恤孤院之后,在王家牧场做些零活养活自己,也是今年得的本命蛊,本命蛊是乐蛊。”

“这两个人一个是风少游的老师,一个是他的同窗,出于关心他的安危而来倒也在情理之中。”庐由补充道。

白衣少年并没有做出评价,反倒微微一笑:“看来我们要在蛮山镇多待些日子了。”

庐由不明所以地摸摸头,却不敢多问。

又见少爷低头看着崖下,庐由不知道那下面有什么可看的,凑过去也瞅了一眼,崖下是静静流淌的蛮河,除了河心倒映的硕大明月,什么也没有。于是脱口道:“不知道鸣月那边可有收获……”

白衣少年没有说话,山顶又恢复了沉寂,沉寂得就好像这个时候的蛮山镇一样。

蛮山镇,镇长府邸,高门朱轩,占地百余亩,依山傍水,隐隐可见府中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宏大处但见华丽,细微却见精巧,镇上其他建筑望尘莫及。

森严壁垒的厅堂内,萨吾镇长的身影被灯光拉得老长,连同他从不离手的鸟笼,没有风,鸟笼里的花也静静的,懒得点头,镇长道:“都明白了?”

“是,”应话的人魁梧得像只大猩猩,却穿着斯斯文文的绸缎衫,肌肉几乎要把绸缎撑破了,正是怪使莫德,他两只手规规矩矩放在身侧,恭恭敬敬地应道:“小人这就去打听少爷来咱蛮山镇的目的,带了多少人,接触过哪些人,打算在镇上待多久。”

“去吧。”萨吾镇长抚摸了一下鸟笼里的花,眼睛又眯了起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