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二十八章 岩魁?!

第二十八章 岩魁?!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4741  |  更新时间:

说也奇怪,秋元祭后整整一个月几乎都是阴天,云层里不时传来轰鸣声但就是下不来雨。

这天放学,乌云又上来了。

这样的天气对风少游尤其不友好,右手腕骨处的蛊虫不断振动着翅膀,像是想要突破肌肤飞出来,他不得不催动元液来舒缓信蛊的躁动。对于风少游来说,来自矿区的神秘强信号以及那个未及探查的矿洞始终是一个心结,而且是一个必须揭开的心结。

“不会下暴雨吧,”明小苏忧心忡忡地抬头看天:“会把衣服淋湿的。”

“暴雨?暴雨好啊!”鱼快兴冲冲接口:“上次下暴雨,河水暴涨,好多鱼冲到我家田里,我爹捡回来来炖了好大一锅汤,足足喝了七天!”鱼快回味着鱼汤的美味,忍不住咂了一下嘴。

“你就知道吃!”明小苏说:“你眼里,还有啥不能吃的。”

“你还不是就知道关心你的衣服!”鱼快反唇相讥:“何况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啥不能吃的。”

“那人呢?”明小苏道。

“人?”鱼快上下打量了一下明小苏,嘿嘿怪笑两声:“小苏你这么干净,每天都洗洗洗的,吃起来那真是嘎嘣脆啊!”

明小苏:……

话音未落,就听得“轰隆隆”一阵巨响,从天高云远之处一路滚落下来,震得两人齐齐变色,明小苏叫道:“看你,说吃人吃人的,都惹来天打雷劈了!”

“喂喂喂,我说说而已啊!”鱼快哭丧着脸道:“说说也不行啊!”

“不是打雷!”风少游喃喃地说,目光扫向蛮山镇东面的一处山坳,那一声隆隆闷响就是从那里传来的,脚下也隐隐震动,这与那日翔龙石坍塌前的情景简直一模一样,难道是——矿山又出事了?

“轰隆隆——”

又一声闷响。这一下,几乎是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里的事,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高呼声:“岩魁!”

“岩魁!”

“岩魁来了——快跑!”

“跑啊——”

一声紧似一声,兔子似的乱窜。像是所有人都在奔跑,所有人都在逃命,有人跌倒,有人哭喊,有人“砰”地关上大门,来不及喘一口气,街面上乱成了一锅粥。

果真是岩魁?!

“快跑!”鱼快拉了一把风少游和明小苏,拔腿就跑。

两人跑出数百米远才发现风少游并没有跟来,回头一看风少游竟向着岩魁出没的方向在跑。

“反了!反了!这边!这边!”鱼快声嘶力竭地大喊。

“你们快回去,我只是去看看……这么多年了,我连岩魁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呢。”

说完一溜烟拐进了东边一条小巷。

“糟了,他不会是想去找岩魁报仇吧?!”明小苏忽然反应过来,“不……不行啊!以我们现在的本事哪里斗得过岩魁……”明小苏的声音有些发颤。

传说中岩魁有两个人那么高,三个人那么大,一伸手就能把他们仨一把都提起来,一张嘴——天哪,岩魁那种不刷牙的东西,嘴巴里该有多臭!

鱼快想着刚才还在和明小苏讨论吃人嘎嘣脆呢,这时不禁一阵反胃,急得直跺脚。

风少游一路狂奔,心里反复只有一个念头:岩魁、岩魁!我要见见岩魁!、

耳边呼呼呼的全是风声,惊叫,哭喊,狗吠,所有人都在往西、往南奔,只有他,逆着人流而行,因此也格外瞩目。一路上不断有人对他侧目,有人劝说,有人对他吼,甚至有人伸手要拉他,他都躲开了。

我要去……我必须去!

人渐渐就少了,眼前是一个开阔的山坳,远远能看到一个巨大的身影,然后轰入耳膜——

“砰!”

一股强大的气息,伴随着巨大的震响,响声中夹杂着孩子微弱的惊叫:“救——”戛然而止,继之以牛的哀鸣。

风少游加快了脚步,同时催动元液,待看清楚眼前形势,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就是岩魁?

梦里一直形象模糊的岩魁,终于在光天化日之下露出了本来面目——它比成年的公牛还要高大,就像个青灰色岩石组装的怪物,行动间发出石块碰撞的声音,咔擦,咔擦,僵硬,迟滞,“脸”——如果那玩意儿可以叫做“脸”的话——上长着眼睛的地方,透出慑人的森森然的寒光。

只见它手臂一挥,一头上百斤的牛就倒飞了出去,庞大的身躯砸中一棵三个人都合抱不过来的树干上,然后轰地一下,树干拦腰而断。

是它……梦里的就是它!是它吃了父亲,让母亲抑郁而终,留他一人在这个世界上,风少游心里涌起一股难言的悲愤,那像常年休眠的火山,忽然就喷发出来,烧得整个人热血沸腾。

“呜呜……”哭声又响了起来,让沉浸在悲愤中的风少游稍稍冷静下来,以他的耳目之灵,竟然到这时候才发现岩魁面前的孩子。看样子是吓傻了,除了哭,一动也动不了。

“别吃我,别吃我……”孩子用沙哑的声音哀求着。

岩魁似乎并不着急,只是一点一点的接近。

“可恶!”他实在无法眼睁睁做一个看客!

“别吃我,呜呜,别吃我……”孩子的哭喊一声声落在风少游的心上。

曾经,他的父亲,是不是也像这般无助地陷入岩魁的杀戮之下?!

这个念头像是一根刺,刺得他整个人都绷紧了,元液瞬间充盈起来,自元窍窜注四肢八骸,顺手抄起一枚尖锐的石头,从斜侧对准岩魁的脖子刺了过去。

“铿!”

清亮的碰撞声响起。

一股强劲的后挫力猛地从石块上传来,风少游完全来不及有所反应,就被远远震飞了出去。

“喀喀——喀喀——”一阵爆竹节响的声音,岩魁艰难地扭转脖子,然后就看到了地上的风少游,它眼睛里闪过一抹诧异,像是不能够明白,这么个小东西,这么个手无寸铁的小东西,怎么竟敢到他面前来。

至于脖子上挨的那一下,虽然并不怎么舒服,但对它来说,还算不上事儿。

风少游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岩魁的动作虽然迟缓,反应也慢,但是凭这一身刀枪不入的披挂,他的全力一击,于它也就是挠个痒儿。

这时它正冷冷盯着风少游,铅灰色的瞳孔骤然一缩,像是要将他死死钉在地上,风少游瞬间有种无法动弹的错觉。

要……放弃吗?

这个声音在风少游心底响起,如果这时候放弃,凭借信蛊的能力和他的身手,躲开岩魁的追捕并不是太困难的事。

但是……这个孩子怎么办?无论如何,我都不能丢下他不管。

轻微活动了一下身体,关节处发出清脆的响声,是这段时间修习的结果,相对于同龄人来说,风少游的身体已经算是很强了。

镇定,他轻声对自己说。

岩魁虽然强大,也并非无懈可击,它笨重、迟钝,但他的攻击对它不构成威胁,如果借用外力呢?

风少游闭上眼睛,百步之内的地形,山体,树木,房屋,斜坡,草丛,草丛里大大小小的石头,石头下忙忙碌碌搬家的蚂蚁大军……瞬间都在他脑海之中。

当然还有岩魁。

它周身上下每一块肌肉的分布,每一块肌肉里蕴含的力量,它的眼睛……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竟然……竟然完全感觉不到杀机。就在他愣神的一刹那,岩魁还有意无意地往他身后某个方向瞟了瞟,但是很快,咚——咚——咚,地面又震动起来。

岩魁,正一步一步向着他走来。

它走得虽然不快,但是步子极大,转瞬间已经到了眼前。它高高抡起手臂,破风声携着泥沙俱下,风少游就地一滚,耳边轰的一下,方才他躺过的地方,砸出一个足足有三尺来深的大坑。

飞起的尘土几乎把风少游整个身形都遮住了,石屑崩到脸上,硌得生疼。

风少游也顾不上这疼痛,爬起来就往南跑——如果不是错觉,方才岩魁瞟的就是这个方向。岩魁一击之后,要调转身形追他,可需要时间。而这一路的地形,他早已烂熟于心。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从来都不相信,信蛊会有错觉!

只要他引开岩魁,只要他能争取到足够多的时间,镇长和莫德他们,应该是能够赶过来救下那个孩子吧。岩魁再现这么大的事情……从父亲当年出事开始,到如今,岩魁已经十年没有出现过了。

要是他能打败岩魁就好了……风少游模模糊糊地想,如果这个计划能够实现,如果他能……打败岩魁……就好了。

忽然眼前一黑,巨大的阴影从头顶投下来——岩魁!

虽然风少游的速度已经是不慢,但是岩魁一步,抵得上他三五步,这时候巨大的身躯一转,就如山一般,堵住了他的去路——风少游心里一震:它竟像是知道他想要引他去什么地方似的!

那边、那边果然有蹊跷!

风少游虽然知道这个道理,只苦于路都被岩魁堵死,完全过不去,也只能改变计划,转身往北跑。

北边有一段斜坡,足足有半里之长,坡陡得厉害,他只要抱住头一路滚下去就好,至于岩魁,笨重高大的身躯会妨碍它的行动。如果它也和他一样打算滚下去的话,草丛里星罗密布的石头就可以和它这一身披挂来个硬碰硬了——相信那绝对不好受。

等长坡走完,嘿,他还有更好的东西等着它!

然而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风少游这里才跑出百步,头上的阴影又追了上来——该死,眼前只有一小片树林。罢了,明知道再粗的树在岩魁面前也不堪一击,但是这时候他已经别无选择!

“砰!”

“砰!”

“砰!”

“砰!”

不用回头,风少游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在树与树之间迅速穿梭,指望着这些树能够帮他挡上一挡,遮掩下他的身体,或者遮蔽下岩魁的视线,如果能妨碍一下它的行动什么的那就更好了。不过岩魁的处理显然简单粗暴——挡者死!

“喀嚓”,在一连串可怖的脆响声中树一棵一棵被折断,一时间树干在落,树叶在飞,断口上清晰的年轮,一圈一圈,密密匝匝。

这些树活了这么多年,也算是够本了,回头收回去让柳叔整饬整饬即便成不了栋梁之材,做个马桶、猪槽之类倒也不赖。风少游心理嘀咕着,差点被一棵愤怒的树干砸到。

……要是能像红衣小姐儿那样能打就好了……

……不对,要是自己的信蛊是一只战斗蛊就好了,也不至于一直逃一直逃……碰上箭蜥也是逃,碰上岩魁也是逃……呸!箭蜥那厮哪里配和岩魁比,要知道……

要知道十年前即便是镇长那般高深莫测的人物也被岩魁弄得焦头烂额,甚至这么多年下来愣是让岩魁成了传说,连一丝踪迹都寻不到。

……欸?按理岩魁自曝行踪闹出这么大动静,镇长他们早该到了啊……

最初的愤怒与恐惧在一轮一轮的追逃中渐渐溃散,剩下来的就只有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

听着背后越来越近的咚咚声,脚下震动的土地,叶子簌簌从头顶落下来。

已经……无路可走。

有了!

风少游嗖地上了一棵树。

树干意料之中地被砸飞了出去,带着树枝上的风少游,半空中风少游却是双膝微微一屈,猛地跳了起来——就在树干落地前的一瞬。

甫一落地,径直就往前冲。

岩魁愣了几息之后,丢下光秃秃满地败枝落叶的树林又追了上去。

快!要快!再快一点!

就到了,就到了,就……到了!整个身体已经全部笼罩在岩魁的阴影中,他快,岩魁也快,看来它是铆足了力气来追击这个冒犯它的小家伙,风少游感知得到它的愤怒,身后的扑来的劲风简直如刀割!

岩魁伸出长长的爪子,爪尖已经够到了风少游的背心,说时迟那时快,风少游身形一矮,往前扑倒!

“嘭!!”随即就听得身后传来沉闷的撞击声。

如他所料,岩魁的爪子卡在了山体的夹壁之间,然后整个身体撞了上去。这一下撞得够狠,风少游只觉得耳膜一阵嗡嗡嗡乱响,半晌才停下来。

岩魁大概是有生以来都没有吃过这样的大亏,先是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掌,半晌后终于“嗷——”地一声大吼了出来。

不好!

风少游心里大叫一声,但已经迟了。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连续三声巨响,地动山摇,震得整个人气血翻腾,头顶上,大大小小的石头正以越来越快的速度朝他砸下来,更糟糕的是,卡住岩魁的两块巨石竟然有松动的迹象。

岩魁又仰天大啸了一声。

风少游顾不得细看,转身就跑。没跑出几步,又是“轰”地一下,山体再震动了一次,不,这次不是山体,就是脚下的土地,被岩魁重重踏了一脚,扬起漫天沙土,连眼前的路都模糊了。

岩魁……脱困了!

风少游只觉背心一紧,就像是落进了笼子里的困兽。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过——他之前对自己,还是太有信心了啊。

问题是,这样大的动静,镇长,秋老师……都去哪里了呢……那个孩子,也不知道跑掉没有……当初父亲也是这样吧,在被岩魁吃掉之前,也一定和岩魁有过一场这样的恶斗,他尽力了,他也……尽力了。

风少游长长舒了一口气。

死亡的阴影携着罡风从头顶压下来——

然而等了很久,并没有等到想象中的疼痛,风声反而止了,连同铺天盖地的杀气与怒气。

是镇长来救自己了么,还是秋老师?

风少游心里诧异,抬头看时,只见夕阳灿灿,一道颀长的身影,落在他与岩魁之间。

一袭被染成金色的白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