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二十七章 凉志之死

第二十七章 凉志之死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4009  |  更新时间:

风少游和秋老师赶到镇上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经过秋元祭大半夜的折腾,往年这个时辰,大多数蛮山镇人都还在睡梦中。但是翔龙石坍塌实在动静太大,这个时候除了不更事的垂髫小童尚在呼呼大睡外,镇上的男女老少都已经涌到屋外,个个六神无主的张皇模样。

“……怎么就塌了呢?”常年在集市上卖水果的檀大娘站在镇口痴痴地念叨。

“我家孙子还没讨到媳妇呢……”一个拄着拐杖白发苍苍的老头叹息着说,满脸失落。

更有甚者,抽抽嗒嗒地问:“我家的猪今年会不下崽子了吗?”

……

有好几户已经在门前摆好了香炉桌案,朝着翔龙石坍塌的方向不住跪拜,口中念念有词,多是一些忏悔、赎罪之类的自谴之辞。

看来翔龙石坍塌在镇民心中造成的影响当真非同小可。

“少游,我得回家一趟,没什么事你也回家呆着吧。镇上的事镇长大人自会处置,我们就不要跟着添乱了。”秋老师和风少游简单别过后就要往家赶,似乎又想起什么,回头又补充道,“记住,今天我们去过东山头的事就不要和别人提起了,免得沾惹无谓是非。”

风少游想着早上起床到现在粒米未进,这会儿已经饥肠辘辘了,决定先去鱼家饭馆看看。

“出事了,出事了,异火被盗了……”半路上突然听到一声叫喊,几个人慌慌张张地朝镇中心跑去。

街道上很快沸腾了——

“你们听说了吗?异火被盗了……是凉志那小子……”

“……翔龙石坍塌八成是凉志偷了异火招来的报应!”

“杀千刀的,自作孽不可活,报应,报应啊……”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往镇中心涌去,准确的说是朝昨晚举行秋元祭的祭台广场方向奔去。

风少游正想跟上去瞧个究竟,却见鱼快带着明小苏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少游……少游,可找到你了……凉志……凉志死了……”

什么?凉志死啦?!

“……尸体就在……就在祭台广场背面的……一处废旧宅院里……快去看看吧!”明小苏补充道。

明小苏说的废旧宅院据说是镇上一位姓渠的蛊师所有,这位蛊师鳏居多年,却在二十多年前不辞而别,莫名其妙的从镇上消失了,这栋宅子就此荒废下来,由于经年累月无人打理,原有的三间房已尽数垮塌,只剩些蛛网密布的断壁残垣,还好围墙尚保存完好。小时候风少游常和小伙伴在里头捉迷藏找蛐蛐,近些年眼见着院内杂草越长越深,渐渐就无人问津了。

风少游他们三个赶到时,宅院里已经围满了人,原本一人多深的杂草已被踩得东倒西歪,人群中或窃窃私语,或指指点点,有的还露出不明所以的窃笑……或许用“淫笑”这个词更准确,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当然更多的人是满脸愤恨和鄙夷。

鱼快冲在前头从人群中开出一条缝,拉着风少游钻了进去。

萨吾镇长提着他那个紫檀木金丝鸟笼站在中间,脸色似乎很难看。莫德带着几个随从小心恭候在一旁,不时瞥一眼草丛里又马上努着嘴转过脸来,一副不忍卒睹的神色。

离他们不远的草丛里赫然躺着一具男尸,看衣着确实是昨晚秋元祭时凉志穿的助祭服,再看上半身,风少游突然有点反胃的感觉——幸好早上没吃什么东西——风少游从未见过如此可怖的死法,凉志的面部和胸廓部位已被烧焦,两只完好的眼球怒睁着,显得极为惊恐。胸廓部位红黑色的焦肉里露出几根离断的白色排骨,但锁骨却已化为粉末,想必是被极厉害的火焰瞬间焚透所致。

身体其他部位倒都完好无损,只是……

——风少游似乎找到了刚才人群中一系列反常举动的根由——

只见凉志的下身——裆部……被什么硬梆梆的“异物”顶起了一个小帐篷……

这在勉强能看的半截身子上实在太显眼了……

风少游的脸颊立时泛起一抹红晕——其实哪有什么“异物”,风少游正处在春心萌动的年纪,当然清楚得很,哪天早上醒来不是一如这般伟岸?早就见惯不怪了!

但是人死后出现这么一副奇观还真是闻所未闻,天底下还有比这更窘的死相吗?

实话说,东西可真不小!

而离凉志尸身不远处陷出一个洞口,洞口和秋元祭祭台之间实际隔着两栋民宅,确实够隐蔽的。

种种迹象似乎都指向了一个结论:昨晚秋元祭结束后,“琉璃精焱”被送归祭台密室,凉志通过事先挖好的这个地道通向祭台下方,破解机关后盗取异火,结果不慎反被异火噬杀。最少从现场来推断,这套逻辑似乎是确凿无疑的了。

那么,动机,动机呢?

这“琉璃精焱”可非寻常火种,一旦脱离乌金石基便会惊乱灵性,如果持有者没有极强横的控制力,遭遇反噬只在须臾之间,而这种异火一经落地遁走,要想寻回便比登天还难。

正思忖间,镇长突然发话了:“莫德,快叫人去看看殡葬司的仵作来了没有?”

“是,”莫德朝手下使了个眼色,“快去!”

围观的人群骚动起来,原来的窃窃私语都提高了调门。

“不用请仵作都看得出来,这凉志一定是觊觎异火的威力存了私心,想盗来化为己用,毕竟咱们镇上只有凉志的炙蛊派得上用场,只可惜太自不量力,搬起石头把自个儿砸死了,这叫活该!”一个年纪有点大的蛊师说。

——如前所述,这代表大众看法。

“会不会是因为昨晚他和风少游对赌时那句‘拿不到秋元赏就滚出蛮山镇’的赌注,自己急眼了,想练个杀招挽回颜面呢?或者……在‘滚出蛮山镇’之前偷个日后用得着的宝贝跑路?”这是铁匠“大嗓蒙”的声音。

萨吾镇长瞥了风少游一眼。

——这个动机风少游方才也想过,不过,通往祭台密室的地道显然是事先挖好了的,说是因为昨晚对赌失败才生的异心似乎站不住脚。

接下来是各种七嘴八舌,有关凉志的一些陈年旧账也被翻了出来——

“这凉志啊,从小就喜欢偷鸡摸狗,七岁那年还偷过我家番薯呢!”

“岂止是手脚不干净,还是个小淫贼!有一年我在蛮河洗澡还被这小子偷看过,偷看了不说,还偷走我一条红裤衩……”

“疯牛蛊师,我看该叫他‘风流蛊师’!”

“唉,我们蛮山镇怎么出了这么一号无耻下流的东西!盗了异火导致翔龙石坍塌,怕是要有大劫难了!”

……

听了半晌,萨吾镇长似乎有些烦腻了,高声清了清嗓子。

这时一个随从躬身来报:“禀报镇长大人,殡葬司的仵作到了。”

话音未落,从人群中挤进一位着黑色差役服饰的女子,竟是位女仵作!

女仵作第一眼看到凉志的尸首时,也难掩惊骇的神色,循例查验伤口时,连双手都在微微发抖。也难怪,以往蛮山镇的验尸工作面对的多是一些尘肺病死者,或是不幸遭遇矿难被窒息死或矿石砸死的矿工,何曾见过今日这般诡异的死法?

很快,女仵作也注意到了凉志裆部的“异样”,囿于职业规程,却还要伸手去做抚摸查验,真是难为她了。

当她的手碰到那根东西的时候,脸刷的一下红到了脖子根。

围观人群随即一阵骚动,脸上都不由得浮现出一种不常出现的奇怪笑容。

……

“尸体可有动过?第一次发现尸体时就是这样躺着的姿势吗?”女仵作努力保持镇定后问道。

“不,是趴着的……”莫德回应道。

“这就对了。”女仵作正色道,“死了有七八个时辰了。”

“从哪看出来的?”莫德和围观的人群一样,一脸疑惑的望着女仵作。

“从……从这里……”女仵作指了指凉志翘起的裆部。

“哈?我没听错吧?!”宅院里一片哗然。

萨吾镇长扬了扬手,示意大家安静:“说说你的道理。”

“这是一种死后勃起。当然,我也只在一本叫做《检尸法鉴》的书中看到过。”女仵作站起身扶了扶帽子说,“当男人死后呈站姿或脸向下时,会出现这种现象。没死之前血液遍布全身各处。死后,身体里的血液便不再沿着七经八脉运行,而是慢慢流到身体最低部位,导致这些部位出现肿胀。”

“如果男人是站着死的,血液将流向两条腿,集聚在脚上,慢慢上升至腰部,这样它们就会让……让……让……”

——女仵作大概在飞快的想寻找一个体面点的词来指代凉志裆部翘起的硬物,最后却是——“让那个东西充血并出现最后一次勃起……这位蛊师的尸体是趴着的,就更容易出现这种情况了,而这个过程大概需要七八个时辰。”

嘿,这道理倒真新鲜。风少游注意到,这时围观人群的表情都由茫然转为了信服。

“七八个时辰,也就是子时,”萨吾镇长若有所思,并不急于表态,眼睛在人群中搜索一番道:“全熊、富査,你们两家住得离这里近,昨晚子时可有听到什么动静?”

“回镇长大人,昨晚秋元祭后回去又喝了不少酒,都怪自己睡得沉,并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没有……没有……我家也什么都没听到……”

人群出现了难得的安静。

萨吾镇长依旧面无表情,左嘴角不自觉地抽搐了两下。

不知道为何,每次镇长出现这个习惯性动作时,风少游都会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受。虽然风少游也觉得此事可能没那么简单,“凉志盗异火咎由自取”这条结论也并非无懈可击,但找不到其他疑点的突破口却也是事实。

难道就这么僵着吗?

风少游眼睛的余光突然注意到一个人,莫德的侍从中有个中年汉子看起来颇有些奇怪,嘴唇不停嗫嚅着,神色犹疑欲言又止。

很快,萨吾镇长也察觉到了这个人的异常。

在镇长犀利目光的逼视下,中年汉子终于“噗通”一声跪了下来:“镇……镇长大人,小的有事要报……”

莫德大概没料到自己的属下突然来这么一手,斥道:“别唯唯诺诺的,有什么事快说!”

“是……是……,一个多月前,小的曾看到凉志从冶晶司偷拿了一块上等龙晶……”

“什么?!竟有这事?”莫德咆哮着说,“你给我站起来……站起来……”

中年侍从不明所以地缓缓站起身子,莫德不由分说跳起来照着他的脑袋瓜就是一记栗子:“你怎么不早说!!”

“……小的是看凉志一直是您跟前的红人,又深得镇长大人的赏识,职位又比我高,所以就……没敢报告……”被敲倒在地的中年侍从一边摸着脑袋一边哭着嗓子说。

“不成器的东西,枉我悉心栽培,冤孽啊冤孽!”萨吾镇长终于憋不住,“罢了罢了,快把这狗东西抬走,随便挖个坑埋了吧!”说着拂袖而去。

莫德见镇长走了,抬腿照着地上的侍从就是一脚:“快,把尸首扛去埋了!”

随后又对着围观的人群挥了挥手:“散了,散了吧!”这才一拍屁股,走了。

凉志的死就这么结案了,或者说不了了之了。镇民的情绪也就慢慢稳定下来,然而没有翔龙石,没有祖龙的护佑,始终是个让人恐慌的事,所以镇长又组织人手,准备仿着翔龙石的样子,再造一个,放在原来的地方,供镇民祭拜。

蛮山镇总算又恢复了秩序,一切似乎又重归平静。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