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二十五章 信蛊的逆袭

第二十五章 信蛊的逆袭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3350  |  更新时间:

“少游,我想找些金刚石来打一把上好的鹤嘴锄,你知道咱蛮山地界上哪里有么?”这是个常在鱼家饭馆吃饭的矿工,他的鹤嘴锄已经用了十年以上了,黝黑的脸上堆满了讨好的笑容。

“少游哥哥,我家小狸走丢了,你、你能帮我找回来么?”说话的是个穿花裙子的小姑娘,才六七岁,不过半个人高,怯生生又满怀希冀地看着风少游。小狸是她养的猫,一向懒得狗都撵不动,不知怎的,竟然走丢了。

“风小子,你知道镇上哪些饭馆推出了新菜式么?”这是老饕,据说蛮山镇上,就没有他没吃过的馆子,口味极刁,又喜新厌旧,极难伺候。

……

风少游一个一个应过去,对答如流,有求必应,几乎是所有人都得到了满意的回复。而越来越多的镇民正往这边涌过来,互相打听着出了什么事,被围在当中的是哪位小蛊师,有什么本事,竟让这里人人喜气洋洋。

待听到阿元的奇迹,听说蒙雪、宫十七得到的好处,个个眼睛也瞪大了,喘气也粗了,不由自主加快了脚步:谁家没点特别想要的东西呢,谁家没点难处呢。

不过也有少数人无动于衷或从人群中悄悄退出的,多半眼神闪烁,难掩内心的惴惴不安,像是做了什么怕人知晓的亏心事。

不管怎样,人都往这边来了,其他地方人就少了,就连被不少人围住等吃的鱼快也觉察到了被冷落的滋味,就更别提技能吸引力不如他的其他人了。

当然最不爽的还是管冲,他的场子,眼巴巴等着看他斗牛的人,如今全成了风少游的拥趸,天理何在啊!

然而这样的热闹喧哗,他就是喊破了嗓子,怕也没人搭理。管冲一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跺脚,催动元液,已经放弃攻击在原地发呆的两头大公牛受到感召,先后抬头来,长长“哞”了一声。

被围在镇民七嘴八舌中的风少游第一个感受到了来自背后的威胁,他头也不回,只提高声音喝了一声:“大伙儿小心!”

围观镇民先是吃了一吓,到看清楚,两只大公牛已经一左一右朝着风少游围攻过来。镇民们一面退开,一面纷纷露出怒色,律家婶子更是抱着阿元狠狠瞪视管冲,只碍着管家势力,不敢出声。

再看风少游,已经侧身躲开两头牛的第一击,冲围观镇民说道:“大伙儿让开一点、让开一点,不要被误伤了——不打紧的,有话接着说,我都听着呢,我和阿冲也接着给大伙儿表演——”

原来是表演啊,众人恍然大悟,不约而同忽略了管冲那句“阿冲也是你喊的!”纷纷让出场地来。

也有明眼的心里嘀咕:哪里有这样表演的,管家那小子只需放手攻击,风少游却一面要应付两头大公牛,一面要应答镇上这么多人的难题……然而看场中,游刃有余的是风少游,满头大汗的反而是管冲。

只见风少游时而侧身,时而疾走,有时候双手一撑,从牛背上跳过去,有时不知怎么一转,甚至还伸手拍拍公牛的头,似在勉励它的勤恳。他原本就生得俊秀,这时候一举一动都像是合乎什么音乐的节拍,衣袂过处飘飘,十分潇洒好看。

管冲就没那么好过了,听着一浪高过一浪的喝彩声,他整个人都是崩溃的,催动大公牛攻击了这么久,不但连风少游的衣角都没有捞到,他元窍里的元液反而渐渐见底了……也就是说,他快要控制不住这两头大公牛了!

汗出得越来越多,管冲整个人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连视线都模糊起来,忽然间,听得风少游一声厉喝:“凉大蛊师说的什么话,我没有听清楚,烦请凉师兄再说一遍!”

凉大蛊师……凉志?

管冲掐了自己一把,定睛看去,果然是。他大约是见了镇民们都得了好处,也想过来捞点便宜,却不知道他求的是什么,管冲这一念未了,就听见凉志道:“我问风兄弟可有法子让我得到金铃妹子的芳心?”

风少游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一直围着他攻击不休的两头大公牛就忽地一下朝凉志冲了过去。

凉志:……

凉志可没有风少游那么好的五感,一下子手忙脚乱起来,连元液都来不及催动,抱着头在地上连滚了好几圈才勉强躲开。

他倒不知道这是管冲的怒气,只当是风少游和管冲串通好了来对付自己——围观的镇民可不愿多想,他们只觉得凉志这个问题问得无耻,也不知是谁开头,人群中爆发出震天的叫好声。

凉志越发恚怒,从地上赶紧爬起来,又往后退了几步,估计自己在安全范围之内,方才哆哆嗦嗦地指着风少游道:“小子,好,你等着!”

风少游看他灰头土脸,也觉得解气,并不介意替管冲背这个黑锅——那小子蛮横归蛮横,对金铃还真上了心——笑道:“凉大蛊师,我等着呢,等你照了镜子,看清楚了自己的模样,咱们再来聊聊这个问题不迟!”

“你——”凉志自忖平生都没有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一时牙齿咬得咯咯直响。一捋袖子,就要上去教训风少游。

风少游早料到如此,淡淡地笑道:“凉大蛊师是要和阿冲这两头牛组个疯牛三人组,和我比试一番么?那小弟我,就恭请赐教了。”

镇民听得“疯牛三人组”这个诨号,登时哄笑起来,连汗湿重衣的管冲都觉得痛快,更别提挤在人群里的鱼快和明小苏了,一个道:“好名号!”一个应道:“那以后咱们就管凉大蛊师作‘疯牛蛊师’好了!”

凉志当然听得出来,这“疯牛蛊师”却也是“风流蛊师”的谐音,虽然气得抓狂,但是他也并非鲁莽之辈,望着两头膘肥体壮的公牛,自己掂量了一下双方实力,不得不承认,风少游和两头公牛的联手,是他斗不过的,好汉不吃眼前亏,一跺脚,转身就走。

风少游却在身后叫道:“凉大蛊师休要泄气,回去努力修习,总有一天,能把疯牛三人组的名号打响的——至少在咱们蛮山镇能响当当立得住!”

管冲再忍不住,扑哧一下笑出声来,这一声笑,所有的气也都泄掉了,两头大公牛就像是被抽了筋一样,委顿在地。

凉志脚步一住,猛地回头来,阴森森看住风少游:“你这小子,得饶人处且饶人呐。”

竟一步一步往风少游走过去。

他是二段起阶蛊师,修为比风少游何止高出一筹,今晚却一而再、再而三折在风少游手里,这时候的怒气已经飙升到最高,每一步踩下,都让周围人感受到强大的热力——他的本命蛊是炙蛊。

镇民们虽然都偏向于风少游,却哪里敢得罪这么个煞星,推推攘攘就让出道来,鱼快和明小苏却不约而同上前一步,与风少游并肩而立——虽然他们也不知道他们能做些什么,只是下意识地想,也许少游会需要他们,他需要他们,他们就该和他站在一起,无论面对的是什么,是谁。

风少游眼眶微微一热,伸手拍拍两个小伙伴的肩,却笑道:“看来,‘疯牛蛊师’是还有话要对我说了。”

“不错——”

“其实我也有话要对‘疯牛蛊师’说,”风少游面不改色,笑嘻嘻地说道,“我听说凉大蛊师修习一向勤勉有加,希望得到本家青睐,无奈卡在二段起阶不得寸进也有两三年了,直到上个月……”

“住口!”凉志的目光迅速左右一掠,那些蝼蚁一样的镇民,窥探的目光密密麻麻,嘲笑的,好奇的,幸灾乐祸的——还好镇长离得远,要让镇长知道上个月龙晶少了一块,那可是天崩地裂的大事。

镇长对龙晶有多紧张,他再清楚不过了。

“疯牛蛊师?”

“姓风的,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

“哦?”风少游拍了拍胸口,一副怯怯的模样,“凉大蛊师是要灭口么?”说着环视一下四周,围绕这祭台广场中心的,老老少少,有镇民也有蛊师,足足有近千人,风少游微垂了眼眸叹息道,“……怕是不容易。”

凉志:……

风少游却又抬起头来,眼眸亮晶晶的,与他对视良久,凉志忽然意识到,他是真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掐死这小子!这人实在也颇为果断,连续说了几个“好”字,阴阴地道:“你小子好自为之。”

说着拂袖推开人群,扬长而去。

风少游毫不客气,回击道:“我自好自为之,也望‘疯牛大蛊师’修行一日千里,早日被本家看上!”

“——哦,对了,”风少游像想起了什么,“凉大蛊师这么走了可就等于放弃了秋元赏咯,拿不到秋元赏就得滚出蛮山镇,你该不会食言吧?”

嘘声、起哄声跟着潮水般涌来。

这最后一句倒是让凉志的脚步稍稍放缓了,略作停顿却并没有回头。

萨吾镇长远远地看着这一幕,连忙示意莫德去拦住凉志,终究也没有拉回来。

到凉志的背影渐渐看不见了,祭台广场才又活跃起来,这个喊“少游,我想知道未来几天的天气”,那个问“风兄弟,我啥时候能娶上媳妇儿”……风少游照例来者不拒,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难得看到少游今天这么好的心情……”明小苏自言自语地说。

“那是,你看凉志那灰溜溜的衰样那真叫一个痛快!”鱼快在一旁抖着腿儿回应。

“不只是因为斗败了凉志,还因为他的信蛊。‘扬眉吐气’你懂吗?”

“……”

“奇怪,金铃去哪儿了?”这么大动静,也没见过来看看,好像……也没有听到她的奏乐声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