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二十三章 一段转阶!

第二十三章 一段转阶!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3835  |  更新时间:

花开了!

竟不像之前被催发,缓缓盛开,而是在刹那之间,光芒照进所有人的眼睛里,甚至有人忍不住退了半步,到定睛看时,莲花已经开全了——不是半开,是开全了!莹莹光华在水晶花瓣上流转,竟不是纯白,还有一丝浅红。

“一段转阶!”秋老师宣布。

“哗!”

全场都震惊了。?

蛊师级别分段,如今镇上最高也就二段,秋老师是二段,凉志也是二段,三段……只存在于传闻中。

而每段分阶,有起、承、转、合四阶。通常情况下,拿到本命蛊通过排异反应的蛊师都是一段起阶,达到一段承阶就可以通过元液检测,参与秋元祭献礼,至于一段转阶——那是至少修炼一年之后才能达到的水准。

新晋蛊师们纷纷向风少游投去艳羡的目光,连秋老师都微微点头赞许,金铃虽然面上不露,心里也是大大松了口气——要真给那个色迷迷的凉志差遣,虽然日后未必没有办法翻盘,毕竟还是要难过一阵子。

鱼快和明小苏更是奔上前去,鱼快当头给了他一拳:“差点给你吓死!”

“可不是!”明小苏也道,“你是不知道,之前那个……”他轻慢地看了凉志一眼,不屑提他的名字,更别说尊称“大蛊师”了,就用“那个家伙”代替,“……使坏,要不是秋老师据理力争,你差点就被当场逐出咱们镇子啦!”

风少游才知道前面还有这么一出,对红衣小姐儿的感激又深一层。

“对了,你到底上哪里去了?你不会是真忘了今天秋元祭吧?”明小苏疑惑地问。

“哪能呢。”风少游笑道:“只是说来话长——”

“少游少游,你刚才是怎么做到的?我的天,那花开得可真好看!”鱼快又嚷嚷道。

这话说来……就更长了,风少游暗忖,也瞟了旁边凉志一眼。凉志面如死灰,一直在喃喃自语:“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同样觉得不可能的还有祭台上的萨吾镇长,当然这时候并没有人留意到他瞳孔微微一缩以及嘴角的轻轻抽动:一段转阶也就罢了,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把元液催发到极至,这个姓风的小子莫不是……

管冲原本心情复杂,一面是庆幸风少游这小子走了狗屎运,竟然让他通过了,一面又忍不住恨恨地想:通过就通过,和大伙儿一样一段承阶不就成了,偏折腾个转阶出来,这风头,可出大了!转念又自我安慰起来——别说是一段转阶了,他就是个一段合阶,就他那个破信蛊,抵什么用!也就出出风头罢了。

可恨的是在金铃面前出风头!

不过,凉志这个样子,还是让他很快高兴起来:“哼,有什么不可能?愿赌服输呗!——金铃,咱们使唤他一个看看?”

凉志被这句话气得面色铁青,然而有承诺在前,赌注是他自己下的,总不好这么快食言。但要是小丫头不识相,真拿他当下人使唤,就莫怪他日后不怜香惜玉了——

凉志打叠起百般警惕,但是金铃走过来,只低声说了两句,凉志就立刻转怒为喜,应道:“好!我这就去!”心里多少有些得意:看来小丫头对我也不是完全没有意思嘛。还示威似的对上风少游的目光。

“金铃金铃,你和那家伙说什么了?”管冲缠着金铃问,顿生疑窦。

“没什么,管冲哥,咱们这里耽搁得够久了——该我检测元液了。”金铃道。

新晋蛊师们还沉浸在战胜凉志的喜悦中——虽然他们未必人人都和风少游、凉志一般在意金铃,但是毕竟是同学,又面临着与前辈蛊师的竞争,风少游能够狠狠打凉志的脸,是他们都乐见的。

这喜气洋洋的氛围中,金铃却冷静得出奇,她走上前去,素手握住水晶莲枝,片刻,莲枝枝头的莲花苞慢慢绽开了,花开到半,花开过半……花开全了。

竟是和风少游一样,催促得水晶莲花开全了!

“一段转阶!”秋老师再度宣布,唇边的笑容又扩大了一些。

众人一愕,一时竟悄然无声——如果说方才风少游给大家的是惊喜,那么眼下金铃的奇迹,就是惊吓了,就这么个娇怯怯的小姑娘,竟然也能够达到一段转阶,这让他们多少有些羞惭。

“我就知道,金铃才是最棒的!”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管冲第一个开始蹦跶。

其余小伙伴也纷纷过来祝贺。

萨吾镇长随后宣布:“元液检测完毕,接下来准备秋元祭献礼!”

最近一次蛊师献礼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今年这些新晋蛊师们,最年长的,也只见识过一次,不过那一次,已经足以让他们回味许久。

那次蛊师比这届多,献礼也热闹。

鱼快印象深刻的是那个以制冷蛊为本命蛊的前辈,在十年前的秋元祭上,用牛奶、蜂蜜、鸡肉做成冰雪丸子,供全镇镇民饱餐了一顿。他当时年岁虽小,却死死记住了这道美味,以至于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把蛊师和好吃联系在一起,也因此自小就树立了要成为蛊师的远大志向。

当然后来他发现这就是个误会。

至于再后来……好吧能得到膳蛊真是太开心了。

明小苏不像鱼快那样执着于吃,所以他记忆里的秋元祭献礼就要复杂得多:有能够把胖姑娘转眼变成苗条美人的,有一夜之间神行千里的——虽然整个蛮山镇也没有千里之地让他走。

还有徒手舂米的、点穴涌泉的、制作弓箭、打造农具的,等等等等。

最后胜出的是那个量体裁衣的蛊师——他给镇上每个人,不分男女老少,各裁了一件衣服。

镇民都很实在,冰雪丸子算什么,虽然新奇,也就能哄哄小孩的嘴;日行千里算什么,他们都是凡人,又不需要出远门;至于制作弓箭、打造家具、点穴涌泉、徒手舂米——总不会每个人都需要去打猎,每个人后院都急需一口井,或者每个人都需要新家具,但是新衣服,总没人嫌多。

上届秋元祭献礼上最倒霉的是那个拥有美白蛊的大姐,原本她是很有一拼之力的,一白遮百丑嘛。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失手把镇上有个姑娘的眉毛给美白了,多年之后,鱼快还记得那个姐姐惨白惨白的眉毛。

那位美白蛊师也因此被逐出了蛮山镇。

后来……有人在山野中看到了她的衣服,猜想是被野兽吃了,毕竟,没哪个野兽需要美白。

有上届师兄师姐为前车之鉴,明小苏一早就知道,自己胜出的可能性不大,清洁固然人人需要,但是也没有迫切到非要不可,说起来,鱼快胜出的可能性反而大点——鱼家在镇上原本人缘就好。

明小苏觉得,自己只要不像那个倒霉师姐一样,就很好了。

祭台广场被让了出来,通过元液检测的新晋蛊师们开始进场献礼,镇民们就有些应接不暇了。

声势最为浩大的是广场正中央的两头大公牛,在管冲的指挥下,它们低着头,犄角相对,喘着粗气,正斗得不分轩轾。人群中叫好声,抽气声,此起彼伏,所有人都悬着心,捏着汗,眼珠子都不敢错开。

原本管冲是想和金铃合作,金铃吹笛,他指挥大青牛跳舞——前次在同学面前已经露过这一手,效果不错。但是金铃拒绝了,她说:“那要是咱们得了秋元赏,那算是管冲哥你的呢,还是算我的?”

“当然算你的!”管冲拍着胸脯承诺:“我啥时候让你吃过亏啊!”

金铃却嫣然一笑道:“那我又怎么好意思让管冲哥你吃亏呢?”

管冲琢磨了整整一刻钟才想明白金铃的意思,心里一甜,要说:“我不怕吃亏!”金铃已经走开很久了。

管冲有些怏怏的,就是指挥起两头牛决斗都有些不得劲,要不是围观人众的兴奋感染了他,只怕这会儿已经没精打采撤下去了。

不过……他转念一想,要是能拿下秋元赏送给金铃……想到金铃可能会兴奋得双颊绯红,亲亲热热地说:“管冲哥你真好”,身体已经酥了一半。正脑补得愉快,目光一斜,忽然就看到了风少游。

他双手抄在口袋里,漫不经心穿梭在人群中,半点都看不出打算表演什么的样子。

就算他想,也没什么能让人眼前一亮的技能吧,所以索性就不献丑了?管冲嘿嘿笑了一声。要说今晚最招他讨厌的其实还不是风少游,而是助祭凉志,不过凉志不在,让风少游露个丑也是他喜闻乐见的。

管冲主意打定,抬手往那头渐渐占上风的公牛背上一拍,公牛忽然放开正当其冲的对手,转身往人群里冲过去。

人群一时哗然。

惊叫者有之,逃命者有之,原地两股战战者有之,不过只片刻功夫,大伙儿就都镇定下来,远远近近地站住了。大家都看得清楚,那头牛并不是发了疯,它仍然在管冲的控制之下,它是冲风少游去的!

大约是他们同学约定好了来这么一场联合表演吧,镇民们不约而同地想。

“搞得和真的一样!”有人说。

“可不是!”一个穿红袍子的中年人拈了拈须,掩饰自己方才的窘态:“现在的孩子啊,花样真多……”

这时候镇民们的目光已经从两头牛转向了风少游,看的就是这热闹!

风少游扬了扬眉,之前他确实没有想好今晚能表演什么,他的信蛊并不像鱼快的膳蛊,或者明小苏的辟尘蛊,以及金铃的音蛊一样,有让人看得见、摸得着、感受得到的技能,更别说和管冲比了。

却不料管冲来这么一招,反而给了他机会。

他闭上眼睛,周围顿时就安静了下去。所有人都看见,风少游的手臂上忽然多了一对青灰色的小翅膀,要仔细看,这翅膀的末端还在微微颤动,像是随时可能飞起来。

莫说这镇上的普通人,就是管冲,在克服排异反应之后,这也还是第一次看到风少游施展他的信蛊——原来信蛊是这样的,别说,模样还挺酷。

不过,酷有什么用,酷也是只废蛊,管冲不屑地想。他就等着风少游被大公牛吓得瘫软在地,哭着求他放过他。到时候……嘿,到时候,看他还有什么脸面再往金铃身边凑!管冲想得美美的。

人群中已经不断有尖叫声发出来,倒抽气的声音比之前更响,毕竟,之前还是实力相当的两头牛,而现在——对上大公牛的可是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少年,这小身板,要是给大公牛顶一下……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然而风少游开始动了,他动得并不快,大公牛直愣愣朝他冲过来的时候,他只往右边横跨了一小步。

就这么一小步,大公牛忽地一下就冲到前面去了,尖锐的风声犹在耳边,风少游又退开半步。这半步,堪堪就擦过大公牛庞大的身躯,围观人众中有人手心里已经开始冒汗,他仍然是轻轻松松,游刃有余的模样。

“好!”人群中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喝彩声。

大公牛被激怒了,低吼一声,调转身躯,一低头,又朝风少游冲过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