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二十二章 打赌

第二十二章 打赌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3429  |  更新时间:

“少游?!”

“少游——”

“风少游……”

几个不同含义的声音先后响起,有惊,有喜,有如释重负。

要不是有秋老师拦着,鱼快和明小苏恨不能冲上去欢呼一把!

金铃也露出非常欢欣的颜色。一个人礼貌客套的笑容和真心欢喜是不一样的,真心欢喜有多动人,落在凉志眼里,就有多嫉恨:原来是这个小鬼,模样倒算俊俏。不过,要和他抢人,还嫩了点。

姓秋的说他在山里修习,怎么就没死在是山里呢。可惜了这件事已经在镇长面前报过备,不然他倒是可以以迟到的借口取消他今年秋元祭献礼的资格。

都怪姓秋的多事!也怪那个大个头大嘴巴!凉志连管冲也一起怪上了,嘴上更不客气:“我说谁呢,原来是咱们蛮山镇上有史以来第一个秋元祭迟到的大英雄啊!来来来,大英雄,让大伙儿见识见识,你究竟有多高的修为,敢在秋元祭上迟到!”

风少游微微一笑:“一会儿您就能见识到了。”

“别是个不过吧。”凉志哼了一声,“那我就等着瞧了。”

风少游却不与他斗这个嘴,也来不及与小伙伴们打招呼,他三步两步一跃而上,经过金铃的时候,两人迅速交换个眼神,金铃的心登时就静了下来。

风少游的双手握到了莲枝上。

凉志有意无意往前走了半步,双手拢在袖中。

片刻,莲花枝头微微颤了一下,就在众人以为会像之前管冲、鱼快、明小苏几位一样,莲花慢慢绽开然后停住,但是并没有,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了,花苞还是花苞,丝毫没有要开的意思。

鱼快和明小苏的脸色已经开始不好看。

难道风少游会过不了关?这个别人信,鱼快明小苏是无论如何都不信的。这些同学中,没有人比他更勤奋,怎么可能过不了关?

金铃不自觉地咬了咬唇。

就连一向和风少游不对付,之前还盼着他迟到不能参加秋元祭的管冲都在隐隐盼着他能够过关,灭一灭凉志那小子的威风——就更别说其他小伙伴了。

唯有水晶莲枝上的花苞不为所动,就这样沉默着,不开,不亮。

风暴中心的风少游反而比其他人镇定。

虽然他之前并没有经过元液检测,但是水晶莲枝对元液的诱发和吸引显而易见,只是当凉志走近,他的双手忽然就热了起来,这种不寻常的热度,使得元液从指尖传递到水晶莲枝的时候,出现了明显的断点。

作为一名信蛊蛊师,风少游对于气流的顺畅再敏感不过,他偏头看了凉志一眼,这人真是胆大包天,镇长在上,秋老师在侧,竟敢为几句口角破坏秋元祭——简直该死!

凉志收到他的这个眼神,不但不觉得羞愧,反而得意洋洋:“哟,不会这么巧就被我……说中了吧?”

“元液检测都过不了关,还想英雄救美,也不撒泡尿照照!”

“我要是你呀,就不这么大老远赶回来自取其辱了,早买块豆腐一头撞死岂不干净?”

他这几句话都压低了声音,并没有让别人听到。

风少游却大声回道:“凉大蛊师这话的意思,是看死我过不了检测?”

凉志却甚是狡猾,并不肯认:“我可没这么说,小兄弟莫要妄自菲薄。”

“少游,不要再与他废话了,”金铃忽然出声道,“时间不多了!”

元液检测最长为一刻钟,过了这一刻钟水晶莲花还没有被催发的话,莲枝就会反震检测者,终断检测进程,这是金铃观察得到的结论,少游迟到,没有看到这些,而凉志是绝不会告知的。

风少游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装模作样叹了口气:“我一直都听说凉大蛊师是个敢作敢当的汉子,却原来,闻名不如见面啊——想必凉大蛊师也不敢与我打这个赌了。”

“风少游!”风少游这几句话动静太大,秋老师不得不提醒他注意场合,也是警告。

连祭台上镇长的目光也微微一凝,左嘴角轻轻抽搐了两下。

他居高临下,当然看得出凉志在捣鬼,不过,他并不打算为这个迟到的新晋小蛊师出头。一来凉志跟随莫德多年,对他一向恭敬;二来,他们蛊师之间的纷争,哪里值得他发话。就让他们闹吧,暂且作壁上观。

风少游不再言语,只再抛了个挑衅的眼神过去。

凉志在心里默算了一下时间,最多还剩四十息。莫说是个晋级才不过月余的小家伙,就是老秋……怕也不敢夸口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突破他的禁制,催发水晶莲花吧。

一时咬牙笑道:“赌就赌!秋兄给我们做个见证吧。”

若在往常,秋老师倒可以以“秋元祭不宜嬉闹”的理由反对,但是今年秋元祭改制,镇长带头鼓励大家开赌,他就不好明言阻止了。更要命的是,这个赌还是风少游提出来的,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秋老师心里腾地升起怒火——他和凉志意见一致,无论怎么想,风少游都没有胜算。

“秋兄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啊。”凉志笑道,“却不知风兄弟有什么可以拿来做赌的?”

“我输了,任凭差遣!”风少游不动声色扔出七个字。

“少游……”鱼快、明小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风少游冲他们笑了一下,反问:“凉大蛊师呢?”

“就你这么个废蛊,元液检测都过不了,能帮我做什么事?”凉志哼了一声,目光却往金铃那边瞟过去。

“你!”管冲早就憋红了眼睛,这一下哪里还忍得住,握紧拳头就扑了出来。

“放肆!”然而秋老师在侧,哪里容得有人秋元祭上闹事,这一声低喝,别人并不觉得如何,管冲却是整个身形都僵住了。

好在秋老师并没有继续呵斥,只一双眉锁得紧紧的。

这一下轮到风少游尴尬了。原本想帮金铃出口气,却还是低估了凉志的面皮。他连自己都押上了他都瞧不上,他这会儿哪里还拿得出更好的赌注?而时间……就如金铃所说,时间不多了。

罢了,风少游叹了口气,这次放过他,来日方长。于是开口道:“既然——”

“那就再加上我吧,”金铃忽然抬头,应道。

“什么?”莫说别人,就是风少游,也不由一愣。

“那就押我吧。”既然已经做了决定,金铃心里反而一松,笑吟吟地道:“既然凉大蛊师不满意少游做赌注,那就再加上我吧,如果少游输了,我和少游一样,听凭凉大蛊师差遣!”

“金铃……金铃你在胡说什么!”管冲率先叫了起来。

要在平时,他多半还会因为金铃对风少游不同寻常的信任迁怒,但是这个时候,哪里还顾得上这些——金铃她这是把自己押出去了啊!那个什么凉志,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光他那看金铃的眼神就……就足够他吃不下睡不着了,听凭他差遣!那简直就是噩梦!

就连秋老师,也微微露出不赞同的神色:风少游今晚也不知道怎么了,尽胡闹!如今连金铃也——

真是……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啊。

金铃并不理会,却反过来盯住凉志,嘴唇慢慢勾上去,露一个妩媚夺目的笑容:“那么,凉大蛊师又有什么,可以拿来与我和少游打这个赌呢?”

凉志明显犹豫了:对方拿出两个人做赌注,他这边要是筹码分量不足,岂不惹人耻笑?

“凉大蛊师……”金铃微笑道,“这是在拖延时间么?”

“如果风兄弟能够通过元液检测,我就听凭金铃妹子差遣!”这句话一出,嘘声四起,新晋蛊师们都躁动起来:这厮做得好春秋大梦!听凭金铃差遣——这真是输了的结果不是赢了么?分明是找到了接近金铃的借口啊。

“别吵!还……还有!”当面被这些后辈群嘲,镇长、秋老师的脸色也不好看,便是以凉志的厚脸皮,也有些扛不住——不管怎样,萨吾镇长的态度,他不能不在乎。勉强又加一句:“我今晚夺得的‘秋元赏’让给风兄弟和金铃妹子——这样总可以了吧?”

“我呸!”管冲气得要死,只是碍于秋老师就站在旁边,不好发作,啐道,“谁知道你今晚拿不拿得到‘秋元赏’啊,要拿不到呢?”

连一根筋的管冲都能想到这个,别人自然也能想到,集拢过来的目光要有多怀疑就有多怀疑。

“拿不到我就滚出蛮山镇!”——凉志把心一横,撂下狠话。

其实今晚的秋元赏,凉志还是有把握的,镇上的二段蛊师原本就不多,他要不是真有些本事,也不会得到镇长和矿场总管莫德这两号头面人物的垂青。这群新晋小蛊师们也没多少战斗力,这秋元赏,还不是他手到擒来?——这句话好歹让现场安静了下来。

凉志心里算了算,只剩下十多息了,他赢定了!一想到赢了之后的结果——这个该死的小鬼,可以差遣他做牛做马,至于貌美如花的铃妹妹嘛……要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几乎要嘿嘿笑出声了。

“风少游?”秋老师干咳一声:凉志下了赌注,最后还须征得风少游同意。

“好!”风少游一锤定音。

只剩下七息了。水晶莲枝枝头的莲花还是静静的,风少游周遭隐隐巡绕一层红光,只是在祭台光华的掩护下,并不十分清晰。

“……五……”有人在小声倒数。

莲花苞又颤了一颤。

所有人都屏气凝声,特别鱼快、明小苏两个,手心里都是汗津津的。反而金铃沉得住气,起码脸上没带出颜色来。

最沉不住气的自然是管冲,他是真要哭了。他已经在心里把所有他听说过的,神灵也好,龙也好,十八代祖宗也好,通通求了个遍,只求他们保佑……风少游。我擦怎么这么奇怪,这辈子,竟然还有求各路神明保佑那个家伙的一天,管冲心里颇有点不是滋味。

“……三、二、一。”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