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二十一章 元液检测

第二十一章 元液检测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3850  |  更新时间:

“少游不会是忘了今晚秋元祭了吧?”明小苏眉头皱成了蚯蚓。

“怎么会,”鱼快目不转睛盯着镇子入口的方向,“少游记性好着呢,而且我那天见他的时候还提醒过……”

话虽如此,两人还是禁不住捏了把汗。偏管冲还凑过来火上浇油:“怎么,风少游还没到,他是怕了吧?”

“怕?怕什么?”鱼快一肚子火,气鼓鼓地回道,“你都不怕,少游有什么好怕的!”

“嘿你!怎么说话的?”管冲哪里受得了这话,就要捋袖子,被金铃拦住:“今儿可是秋元祭,可别生事!”

“哪里是我生事、哪里是我生事!”管冲委屈地嚷嚷,“明明是他、他们——”见鱼快和明小苏都阴沉着脸,像每个人都欠他们五百钱似的,一时福至心灵,叫道:“咱们都到了,就风少游没到,难道这能怪我?”

金铃沉默了片刻,这些日子他们根据各自本命蛊的特性分头修习,同学之间十天半个月不见也不算太奇怪,但是这样的日子……她忍不住问:“鱼快、明小苏,你们都没见过少游么?”

明小苏说:“少游的本命蛊喜欢旷野,所以少游平日并不在镇上,但是今天秋元祭,他是知道的……”

“旷野?”管冲听不得金铃喊“少游”这么亲热,登时夸张地笑起来,“出了咱们这镇子,遍地都是凶兽,风少游该不会是——哇喔——像他那短命的老爹一样被一口吃掉了吧?”

“管冲!”明小苏和鱼快几乎是同时喝了出来。

“管冲,你少说两句。”金铃也看不过去了。

“都在这里做什么?”忽然一个和蔼不失威严的声音自背后传来,“就快到你们献礼了,还不安分点!”

“秋老师!”

“秋老师!”孩子们纷纷行礼。今年成功捕获本命蛊,又成功克服排异的孩子并不太多,总共也就十余个,所以秋老师这一眼过去,很容易就发现了有人缺席:“风少游呢?”

“少游……少游去茅厕了。”鱼快眼珠子一转,搪塞道。

“才不是!”管冲叫道,“风少游迟到了!”

鱼快瞪了管冲一眼。

“明小苏?”秋老师面色一沉。

明小苏扛不住秋老师的脸色,退了半步,像是想要把瘦小的身躯藏到鱼快背后去——当然,这个举动注定的徒劳无功。

这时候祖龙的眼睛已经开始发亮,萨吾镇长的目光扫了过来,示意秋老师带着新晋蛊师们到台下去。

时间已经容不得秋老师多问了,只得道:“……都跟我来!”

明小苏缩成了鹌鹑,和鱼快老老实实跟在队尾,随着秋老师往高台走,一路镇民们纷纷避让,投过来或好奇,或羡慕,或嫉恨,也有骄傲的眼神。管冲一路挤眉弄眼地挑衅鱼快和明小苏,鱼快和明小苏虽然气愤,却也无可奈何——全镇的人都看着呢。

到高台下,萨吾镇长问:“……都到齐了吗?”

秋老师犹豫了一下,尚未作答,管冲又要叫,忽然嘴上一紧,却是被鱼快和明小苏一左一右捂住,“呜呜呜”地喊不出来。

萨吾镇长的目光往下,沉声再问:“秋学监?”

秋老师心里暗自叹了口气……他不会像鱼快和明小苏那么天真,以为堵住了管冲的嘴就万事大吉,镇长对镇上的掌控力,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一时只道:“有个学生……修习的地方偏远,还没有赶到。”

侍立台下的助祭凉志目光扫过今年的新晋蛊师,最后落定在金铃脸上。即便是之前他再三用目光挑逗的时候,也没有看到过这个小姑娘眼睛里这样惶急的神色,这个神色让凉志心里很不舒服。

那个没来的小子,莫非是她的小情人?

嘿,想和我抢人?

狡黠地一笑后开口道:“新晋蛊师秋元祭迟到这种事,在咱们蛮山镇,开天辟地以来,这还是头一遭吧,莫不是——”

戛然而止的话头,足以让人浮想联翩——莫不是藐视镇长这位主祭?莫不是做了蛊师就以为可以随心所欲?莫不是……想要离开蛮山镇,所以连镇上最盛大的节日都不放在眼里?

萨吾镇长面上微有怒容。

这会儿功夫,管冲挣脱了鱼快和明小苏的手——他们俩原就不是他的对手,高声叫道:“风少游!风少游没有到!”

“风少游?”镇长愣了愣,这个名字很耳生。当然大部分小蛊师的名字对他来说都是陌生的,蝼蚁一样的人物,哪里值得他费心思,但是……正如凉志所说,这种事,在蛮山镇,还是头一回!

此例……绝不可开!

萨吾镇长面无表情,左嘴角迅速地抽动了两下。镇民们隔得远感受不到,而在台下的小蛊师们却都觉得心里一凉。如果风少游在,定然能判断出这是……杀气。

萨吾镇长沉声道:“既然——”

“修炼蛊师不易,少游这孩子是太珍惜了,他的本命蛊又性喜旷野。他一向勤奋,也许是过于勤奋了,反而误事。”秋老师忽然出声打断并恳求道,“还请镇长看在近年来,镇上蛊师不多的份上,格外优容!”

说着回头看了一眼背后的镇民,镇民们听不到他们的对话,疑惑之下已经开始交头接耳,骚动起来。

秋老师极少开口为人求情,又是在秋元祭这样举镇欢庆的时候,萨吾镇长意识到没必要扫大家的兴,即便是要发落,也不急于一时,便点点头道:“既然秋学监你开了口,我就暂且放他一马,献礼开始之后半个时辰内,如果他赶回来了,也就罢了。”

“如果赶不回来呢?”凉志问。

“赶不回来么……那以后,也不必再回来了。”萨吾镇长淡淡地说,言下之意,赶不回来秋元祭献礼,就要把风少游永久逐出蛮山镇。

鱼快和明小苏齐刷刷脸色一白,对望一眼,却是无计可施,只能眼睁睁看着镇长宣布:“元液检测开始!”

“一个一个来。”秋老师和助祭凉志一左一右站在水晶莲枝旁边,凉志站得更近一点。

“我来!”管冲大喝一声,双臂一张,推开左右同学就冲了上去,甚至不等凉志来领,就一气儿冲到祭台下半人高的水晶莲枝面前,双手握住水晶莲枝。莲枝入手微凉,不过片刻功夫,耳边就传来一声惊呼:“花……花开了!”

抬头看时,只见枝头那只闭合的莲花苞,竟是缓缓地、缓缓地打开了花瓣,花开得极其缓慢,慢得几乎让人察觉不出花瓣在动,又极其艰难,艰难到管冲额上竟滚滚落下汗珠来,像是花每多开一分,都要耗费他很多力气一样。

见识过十年前秋元祭的人还能不动声色,暗笑别人土包子,但是这里大部分新晋蛊师都忍不住露出又惊又喜的神色。

管冲却只勉强咧了咧嘴,做不出更多表情。旁边人看得轻松,他实在有苦说不出——从他双手握住水晶莲枝开始,就感觉到莲枝上生出无数细小的吸管,把元液从他的元窍里源源不断地吸出来。

他这些日子辛辛苦苦好不容易修出来的元液就这样一点一滴地流失……那种流失的惊恐,让管冲忍不住脸色发白。

“管冲哥你没事吧?”在所有人都为水晶莲花的光华所折服的时候,金铃大约是唯一一个留意到管冲神色不对劲的。

“没、没什么!”

“撑不下去就早点放手啊,”凉志哈哈一笑,“看把铃妹妹吓得,脸都白了。”

从这批新晋蛊师进场检测元液开始,他的目光就黏在了金铃身上,像苍蝇黏在蜜上,扯都扯不开。

他轻佻的语气让金铃又微皱了皱眉。

管冲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几乎是爆发式地喊了一句:“谁说我撑不下去了!”

话音落,半开的水晶莲花应声而闭,就像是方才从来没有打开过一样,又回复成小小一只花苞,一众新晋蛊师直接目瞪口呆。鱼快更是忍不住揉了揉眼睛,疑心方才是自己眼花了。

“秋老师?”还是金铃镇定,出口问道。

秋老师赞许地点点头:“一段承阶,过!”

过关原本应该高兴,管冲却高兴不起来,耷拉着脸,像斗败了的公鸡。

特别在看到凉志色眯眯地对金铃说——“铃妹妹,我可盼着你出场呢!”——一面说,一面还要伸手去牵金铃,管冲肺都要气炸了,他紧紧捏着拳头,却到底不敢挥出去。

秋元祭这样的场合,就是鲁莽如管冲,也不敢造次。

金铃犹豫了一下,小小退开半步,避开凉志的手。她也不喜欢这个凉志的口气,不过更讨厌他的眼神,特别是当他从上到下打量她的时候。

只是秋元祭献礼要元液过关,是必经的流程,便是秋老师,也没法说凉志不对。

如果少游在,一定会想办法替自己解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有了这个想法。对这个恤孤院一起长大的伙伴,她对他,一直有比对别人更多的信任和信心——哪怕是管冲呢。

“要是少游在就好了。”有这个念头的不止金铃一个,明小苏也这样想。剩余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要是少游真赶不上秋元祭……明小苏简直不敢去想这个后果。

“我先来!”跳出来抢到金铃前面的却是鱼快。不止管冲,就是明小苏也吃了一惊,“鱼快!”

“我……我练了这么久,也、也想知道自个儿练得怎么样了。”鱼快硬着头皮顶住凉志的目光,两腿却在打颤。

“这不是鱼记的小胖子嘛,秋兄厉害,饭桶都能调教成蛊师!”凉志不无讥讽地笑道。

鱼快深吸一口气,默念着“我不和傻逼一般见识……我不和傻逼一般见识……”,在收到金铃感激的眼神之后,终于平心静气。照着管冲的样子,双手握住了水晶莲枝。

“一段承阶,过!”秋老师说,“下一个!”

下一个是明小苏,同样的一级承阶,再后来是以渔蛊为本命蛊的小蛊师,他人还极小,个子不及水晶莲枝高,也像前面几个同学一样,双手郑重地捧住莲枝,但是等了很久,莲花也没有绽放。

“下一个。”秋老师声音里没有情绪的浮动。

渔蛊小蛊师还在发愣,忽然莲枝上传来一股强大的反冲暗劲,震到他的双手再握不住,蹬蹬蹬连退了几步,方才稳住身形。到这时候他也反应过来,这就是元液没有达标的结果了,他没有资格参与秋元祭献礼了。这整晚热闹喧哗光彩夺目的秋元祭,和他没有关系了——顿时“哇”地一下哭出声来。

这哭声让剩下的同学都有些不好过,更多的忐忑,他们沉默着,一个接一个,过关的,不过的,最后……终于轮到金铃。

“铃妹妹——”凉志阴阳怪调地拉长了调子,双目灼灼地盯住金铃。金铃当然知道在这样的场合下,他不过是嘴头上占点便宜,并不敢有什么出格的行为,但是要她照着他的话行事,那就像是吞了只活苍蝇,别提有多恶心了。

然而所有的同学都已经做了检验,金铃虽然不情愿,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还是我先来吧。”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