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二十章 秋元祭

第二十章 秋元祭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3094  |  更新时间:

整个蛮山镇都沉浸在欢乐的海洋里。

秋元祭一年一度,是蛮山镇最重要的节日。关于秋元祭的起源有很多种说法,有说是祖龙于这一日降世,也有说祖龙在这一日飞升,血液化为龙,肌肤化为精,骨骼化为怪,不过对于蛮山镇来说,最重要的是,这一日,祖龙的鳞落在大地上,于是有了龙晶——若非如此,龙晶怎么会如满月一般晶莹闪亮?

龙晶深埋于地下,却是蛮山镇最重要的经济来源。

数百年来,蛮山镇祖祖辈辈,就靠着龙晶矿度日,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蛮山镇对秋元祭的重视,也就不奇怪了。

秋元祭从戌时开始,蛮山镇上家家户户都会把制好的灯挂在门楣上,树枝上,有时候是单只的灯笼,有时候是串灯相叠,有时候甚至是火树银花,争奇斗艳,竞相华彩。

早早搭好的祭台,足足有两丈之高,祭台两边树立的灯柱是龙晶瓣磨制,虽无半点烟火气,却莹莹透着乳白色光晕,照得祭台正中横卧的祖龙纤毫毕现——是比龙晶更罕见的白曜石雕成,据说在蛮山数百年历史中也就发现这么一块。龙头,龙身,龙爪,皆活灵活现,就像是把东郊山头上的翔龙石搬了过来。

但是,蛮山镇的镇民都知道一句俗语——“上元节的灯,秋元祭的火”。漂灯流霓也好,银花万点也罢,都不过是调节气氛的陪衬罢了,秋元祭上最不可或缺的一道胜景却是“火”,这火也不是寻常百姓家的柴火、炭火,而是本地数百年来传承下来的一种异火晶,名唤“琉璃精焱”。

此火原本生于地心深处的熔岩之中,历经大地之火和熔浆的无数次锤炼、融合、压缩、化育,形成火晶。大约三百多年前,蛮山先祖在一次龙晶开采任务中偶得,世代传承至今。在蛮山镇民心中,那是“圣火”一般的存在,只在每年的秋元祭上才有缘观瞻。

这不,为了赶上这一年一度瞻仰“圣火”的机会,镇民们已经早早聚集到了祭台前的广场上,按家族各自站成团,虽然装束并不统一,却都穿了自己最好的一件衣裳,哪怕是路边乞丐,这天也会赶早到河边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站在角落里,并不臭气熏人。

蛊师另分一列,站在广场正中心,按修为,也按辈分排位,新晋蛊师与前辈们站得泾渭分明。

都穿的深黑绒袍,腰间各束一条巴掌宽的红色锦带,锦带上绣了不同的花纹,有的是一口喷着热气的黑锅背,有的是一尾活蹦乱跳的鱼,有的是一团乱丝,还有的是个圆头圆脑圆眼睛的兽头——这条锦带,是他们最重要的身份标志。

到戌时正,钟声敲过七下,由矿场总管莫德开路,萨吾镇长提着鸟笼,昂首登上祭台。

他今日穿得也隆重非常,深蓝色大翻领窄袖长袍,领口用金线,袖口用银线,都绣有精美的花纹,远看时只觉奢华雅致,要走近了才能发现全是藤蔓图案,藤蔓枝连,千姿百态,间或有小小白花,那是用的细小珍珠连缀而成,花的形状,就和他素日从不离手的鸟笼里那朵一模一样。

连说话的声音都比往日更为低沉和郑重:

天地初辟之时,世界由龙族执掌,神力泽被众生。而伟大的创世者名为“祖龙”。祖龙殒落之时血液化为积蕴天地之伟力的灵类,肌肤化为有自然种种造化的精类,骨骼则化为坚不可摧力大无穷的怪类。继承这三系力量血脉而役使之的自然是天之骄子。“蛊”则是龙身上的寄生虫所化,役使蛊虫的蛊师理所当然居于工匠仆役的下位,为世界运转添砖加瓦。此为天命选择,人人都要各安其位,知恩感恩……

这段话,蛮山镇上人人都听过千百遍,就是三岁小儿,也能倒背如流,但是每次听到,也还是屏气凝神,不敢稍有怠慢。

萨吾镇长讲话结束,就是祭典科的祭司登场。

镇上德高望重的五位老祭司穿大红袍子,同色斗篷,由助祭引领登台。

助祭照常由蛊师担任,每年光为这个助祭的位置,都够这镇上的蛊师争个头破血流——助祭会被允许在右肩的位置上绣上他们的本命蛊,这就是助祭的荣耀了。

今年的助祭凉志,据说是矿场总管莫德亲自举荐过来的。这是个圆脸的年轻人,五官生得端正,可能是太端正了,容不得半点移位,于是当他斜眼看人的时候,就像是整张脸都歪了。他这晚已经是第三次斜着眼睛看金铃了。若非要用个词来形容,或许用“色眯眯”这个词比较恰当。

金铃虽然也和大伙儿一样,穿着中规中矩的黑袍,却像是珍珠落在石子里,明明白白让人一眼就能看到。

感受到这个人的异样目光,金铃皱了皱眉,管冲是全程都在盯着金铃看,怎么都看不够,今晚的金铃好看得简直像是在发光,他模模糊糊地想。待看到她皱眉,赶紧问:“金铃你不舒服么?”

金铃摇了摇头:“没什么。”

盛装的老祭司脱去斗篷,向着祖龙深深鞠一躬,然后开始用一种古怪的调子念诵漫长而枯燥的祷文,这一念足足花去半个时辰。

到祷告结束,凉志弓着身子毕恭毕敬地从镇长手里接过一块纯龙晶打造的鳞形物事,再一步一叩地行至祖龙龙首下方,在一个绫锦和菅草混编成的蒲团上跪下后,小心地将手上的鳞形物事安放进面前的鳞形凹槽中。左左右右地各旋转了几圈,只听“咔嚓”一声后,祭台下方即传来一阵沉重的机关旋转、撞击、开合的声音,很快台面上的钢板徐徐打开,随着耀眼的赤色光柱裹挟着一股热浪从中迸射而出,乌金石打造的黑色基座拱托着一个火红璀璨的不规则晶体自下方缓缓伸出台面,直至与祖龙龙首下颌平齐。

这乌金石基座也有说法。传说琉璃精焱既为自然而生,已孕育出灵性,遇火则融,遇木则焚,遇土则遁,极不可控,独与乌金相谐。这乌金石系从天而降的异质宝物,埋于地下数万年之后,通体变成乌黑色,温润如玉,古有传言乌金镇惊辟邪,乃至刚至阳之物,与异火可谓心性相通,故能互安本位。

那一霎那,不论是龙晶瓣,还是镇民们精心制作的灯串、霓彩,甚至朗照乾坤的月光,在“琉璃精焱”的奇异光氲下都似乎黯然失色了。

全场人的目光都被牢牢吸引。最后倒是镇长、也只有镇长率先抽离出来,从莫德的手中接过一个红绸布包裹的火把,缓缓走到“琉璃精焱”面前。当镇长手中的火把离“琉璃精焱”晶体尚有寸许时,“琉璃精焱”迅即引燃,如呼吸般轻巧,极为纯粹的赤色光焰带着地心元磁的烈力肆意曳动,透着逼人的劲气。

玉白色祖龙石雕周身瞬间泛起晶莹通透的赤色鳞光,似乎还有一股温热的血气在流窜。那对斗大的精光四射的龙眼,犹如具备了灵智一般,隐隐间有凛冽龙威从中弥漫而出。

这大约就是祖龙的光辉吧。

那一刻,镇民们不由自主低下头去,右手掌放于左胸前,开始缓缓绕着祭台转圈,这就算沾“龙光”了。

祭典之后,欢庆就要开始了。盼了整整一年的镇民们载歌载舞,用美酒佳肴来庆贺这一佳节,回馈和赞美祖龙的恩惠。今年的秋元祭尤为热闹——今年的秋元祭,有新晋蛊师的献礼,这可是十年才有一次啊。

在祭台一侧出现一朵硕大的水晶雕制的莲花枝,有半人高,枝头玲珑剔透一只花苞,合得紧紧的,花苞里也没有放灯,在光芒四射的祭台面前多少有些黯淡,但在沾了“龙光”之后新晋蛊师们都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了这里。这朵不太起眼的莲花枝——它将决定他们今晚能否有资格参与秋元祭献礼,甚至获得夺取今年“秋元赏”的机会。

“秋元赏”不仅是对本镇蛊师技能、实力的最高认可,还能带来很多实在的好处。其中最吸引人的一点便是成为未来砖瓦司、药石局、粮草署、织造所、畜牧院、殡葬司、刑狱司、祭典科等十个东市职能机构主事官的继任者,这可是除了被本家选拔进入列缺城外最光宗耀祖的肥差了。

不过,秋元祭是每年都有,但并不是每年都有蛊师献礼——因为银月蛊场十年才开一次,所以蛊师献礼,也是十年才有一次。而“秋元赏”是要从每十年才有一次的秋元祭献礼活动中决出,按规定凡是通过元液检测的往届蛊师也有资格参与,新晋蛊师们自知修为尚浅,对“秋元赏”也只能是想想而已,最紧要和实际的还是先通过元液检测这一关吧。

在镇民们欢欣鼓舞的目光里,在大多数蛊师的跃跃欲试中,鱼快和明小苏脸上的乌云堆得都能磨墨了,无他,风少游还没有回来。

但是,元液检测就要开始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