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十七章 泼皮挑衅

第十七章 泼皮挑衅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3334  |  更新时间:

“找你麻烦?”几个泼皮齐齐一愣,然后“哼哼”、“哈哈”、“嘿嘿”怪笑起来,好半晌,才有人砸了一个酒瓶:“老子哪里有空找你麻烦!老子忙着呢,你们这些小崽子,哪里见得到老子!”

“就是!老子忙着挖矿……赶车……还有你!浇菜园子的!”领头的醉汉伸手点来点去,差点点到风少游鼻子上:“哪里是你们蛊院的小崽子看得到的!”

话到这里,风少游也听出点意思来,原来这几个是卖苦力的,大约是看不惯蛊师高人一等的地位,一时道:“生在蛮山镇,谁比谁高贵了,还不都吃的辛苦饭,你们眼红蛊师,可知道做蛊师要吃什么样的苦?”

“我们不知道?”几个泼皮笑得更夸张了,领头的醉汉笑得近乎呜咽:“你怎么知道老子不知道,老子进蛊场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喝奶呢!结果你猜怎么着,没有蛊虫来找我们,我们就被狗一样扔出来……什么蛊师,什么秦家,没一个好东西!”话至于此,那醉汉面目狰狞,几乎是歇斯底里。

他们也进过蛊场?没找到本命蛊?风少游忽然想起那天他从蛊场冲出来,秋老师给他们讲解蛊虫类型的时候,镇长吩咐下去的话,“不中用了”、“庸才”……如果当时他没找到信蛊,十年后的他就是这个样子么?

那种从云端到泥淖的落差,让风少游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醉汉凑近来,酒气直冲到风少游脸上:“……连那些赶大车的、卖苦力的都瞧不起我们,说我们白日做梦……嘿,可不就是白日做梦,可是哪,也不能单单我们几个做梦啊,大蛊师,你说是不是?”

这一次风少游没有退,他静静地看着他:“你们要做什么?”

“做什么?”醉汉又笑了起来:“给你醒醒梦啊哥们——”

不,不是这样的,风少游想,即便我当时没有得到信蛊,十年后,我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这个念头让他挺直了腰,直面这个醉汉:“给我醒梦?你们也就敢在我面前说这个话了,有种去秦家说呀,去找镇长说呀,别借酒撒疯了,就一帮欺软怕硬的脓包!”

这几句话彻底激怒了几个泼皮,他们咒骂着围了过来……

此时已是夜幕低垂,为首泼皮的右肩一动,风少游与其说是“看到”,不如说是感觉到对方肩部气流的变化。他猛一侧身,那一拳就打了个空,他顺势冲进中路,一拳揍在泼皮肋下——那家伙身板壮得很,硬挨这一拳也只是退出两三步。

风少游一皱眉,心里明白自己的力量跟这几个成年人没法比,就算攻击也难让对方一击倒地,要是挨上对方一下,自己可就难说。

这只是心念电转,他马上一矮身向前翻滚,躲过了有人从后面砸来的酒瓶子。那家伙醉得重心不稳,一击不中人也往前栽去,顺势半蹲半趴,挥着瓶子往风少游下盘乱戳,倒活像低级版本的地趟刀法。

在风少游眼中,这简直就是胡乱比划的慢动作,他灵活地几个弹跳避开酒瓶,回回落地都踩在他手上。被刺的蹦蹦跳跳灵活如鹿,刺人的倒是有节奏地“哇哇”连声。最后一下风少游踩在他头上,彻底让他醉死过去,自己借这一蹬之力一个后翻,顺便踢中一个包抄过来的泼皮的鼻子。

几个人对着个孩子占不到便宜,气红了眼也打红了眼。一个泼皮猛冲过来一个花哨的侧踢,满心想着要把这小崽子踢下山去一了百了。不料腿刚抬到一半,风少游不退反进,一个截踢踹在他小腿上,他这一脚给生生拦住。好个泼皮,反应也不慢,快速旋转半圈再起另一条腿飞踢——又是抬到一半就被风少游截住。这小子倒是有点功夫底子,可惜舞了半天硬是一腿也踢不出去,也忘了自己还有两只手,疯魔似地跟风少游的腿法较劲,最后是两个膝盖先撑不住,疼得跪倒在地虾米似的滚来滚去。

风少游放倒了他也没闲着,飞快地捕捉着划过空中的残影——有人高举着一根棍子从后方偷袭,可他往下挥击之前,风少游就已绕到他后面抱住树干。他失去平衡往后踉跄,风少游借着力把身体往上一弹,从摔得四脚朝天的对手视野上空一翻而过。

一圈下来,几个泼皮都挂了点彩,吃了点亏——但都不是大亏。还是那句话,风少游的力量有限,伤不了他们的筋骨。眼看着他们哼哼哟哟地又站了起来,脸上煞气更重。

眼看着几个人都收了小觑的心思,成包抄之势步步为营围拢过来,风少游就只能退、退、退……他越是退,对方越是士气高涨,虽然几个人鼻青眼肿地耀武扬威多少有些可笑,但是风少游笑不出来。

他必须摆脱这个局面!时间越长,对他越是不利。也许他们说得对,信蛊就是个废物,而作为一个以信蛊为本命蛊的蛊师……风少游有些沮丧。

风从他的脑后过去,有一些细微的杂音——他能听到这天地间最细微的声音,在不远的屋檐处,有细微的鸣响,虫在地下唧唧地响,炊烟在很远很远的地方袅袅升上去……

可是这有什么用呢?能对付眼前的几个醉汉吗?

又是一阵呼呼的风声传来。

不用偏过头看,风少游就能判断出风声的来源。

灵敏地感知到风声,或许未必没用!夜色里,风少游的眼睛一亮。

这时候醉汉的棍子已经横扫过来,风少游后退的路也被封住,更糟糕的是,他才往右边闪避,右边的泼皮一个扫堂腿,他便失去平衡。

身子摇晃欲倒,正前方的那个醉汉一脚踹了过来。

风少游急忙扭动腰身,这多亏了采取树脂时,借助当扈磨练就了身法,他的腰身扭成一个诡异的弧度。

避开这一脚后,感受着风声中交错的攻击,风少游几乎贴着地面,向后闪出去,顺手又抄起一根粗长的树枝紧紧握住。

“所谓的蛊师,也就这样,小爷我一脚就能踹飞。”出脚的醉汉大喜,以为风少游是被他踢出去的。

另外几个泼皮一看得了势,又一齐围了上来:“我叫你能!我倒要看看你们蛊师有多能!”

“小杂种,现在知道谁是脓包了么?”

“别让老子再看见你,看一次打一次!”

话音才落,就觉得脑后生风,那泼皮下意识抬手,紧接着“哎哟”一声,吃痛收回手,还没来得及细看是怎么回事,就听得边上同伴诧异的声音:“奇怪,这季节哪来的苍蝇声……”这时候耳边已经嗡嗡嗡响成了一片,再抬头看时,只见成千上万只马蜂铺天盖地轰炸而来——

反应快的转身就跑,但是两条腿的哪里跑得过有翅膀的;更聪明的学着风少游方才的样子,抱住头乱滚,一时只听见此起彼伏的“哎哟”、“哎哟”声,哭爹喊妈恨少生了两条腿。

也有人模模糊糊想起方才那个少年滚下山坡前挥舞的那根树枝,那根树枝,像是打在谁家的屋檐下;有人心里骇然:这些蜂都是那名少年蛊师召唤出来的么?蛊师……果然是惹不起的物种啊。也有人怒火中烧,面目狰狞地叫道:“小杂种,别让爷再看到你!”

“老子非弄死你不可!”

而早早收敛了气息躲在屋后的少年却只能苦笑:要单纯靠力量,他其实是打不过这几个家伙的,如果不是凑巧这屋檐下挂了个大马蜂窝的话,他今天大概也逃不掉一顿毒打了吧。

虽说蛊师在蛮山镇高人一等,可是,即便如今修炼成了蛊师,五感更强了,如果连几个泼皮都对付不了,那修炼这个蛊师又有什么意义?

到底要怎样,要什么时候,才能对付得了岩魁?

那天晚上,风少游做了个梦,梦里他再一次回到小时候,在暗无天日的地下通道奔跑、逃命,他听见背后的脚步声:咚咚咚……咚咚咚……整个地道都在摇晃,在崩裂,簌簌下落的粉尘与石块……

咚咚咚——咚咚咚——

越来越近岩魁的脚步,他早已熟悉的声音,但是这一次,他还听到了别的,那也许是因为……因为他隐隐发热的右手里伴生的那个东西,信蛊,他的本命蛊是信蛊,所以他理所当然能够听到——

听到岩魁的嚎叫声,听到人的惨叫声,然后人的骨头在岩魁的齿缝里,咔擦,咔擦,骨头一寸一寸折断和粉碎,然后血肉被咀嚼,被下咽的声音……那里头也许就有他的父亲。

这个念头如此可怕,以至于他不知不觉、不由自主停住了脚步,他不想听,他不得不听见,听见那些让他毛骨悚然的声音,忽然,这些混乱不堪的声音里,一个极远,极幽渺的声音如针一样刺进来——

“我在这里——”

“你……你是谁?”风少游觉得自己问出了口,但是梦里并没有声音。

“我……我在这里……在这里……这里……”一声接着一声,像拉长的线,越来越长,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风少游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他竟然就在树后不知不觉睡着了。得亏没被那几个泼皮找到,不过他们自身难保,大约也没有这个劲头再来找他了吧,想到他们被野蜂蛰得满山跑的狼狈,风少游忍不住笑了起来。

但是笑过之后,还是茫然,昨晚的梦他记得很清楚,岩魁的脚步声,还有那个奇怪的声音……他从前没有听到过这个声音。鬼使神差地,他朝着龙晶矿的方向看了一眼,然而信蛊并没有反应。

也许并没有什么关系,他想,只是个梦而已。但是这个地方,是不能再来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