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十五章 信蛊的前途

第十五章 信蛊的前途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2788  |  更新时间:

“少游……”秋老师迟疑了片刻:“少游的本命蛊是信蛊,咱们镇上从前没有出过以信蛊为本命蛊的蛊师,所以老师也无法推测少游练习到二段蛊师之后,技能会有怎样的飞跃,不过,那肯定也是值得大家期待的。”

“那不就是没用嘛!”管冲大大咧咧冲口而出,周围原本看风少游就有几分同情的目光越发不忍起来。

“管冲!”秋老师喝止了他。

“本来就是啊……”管冲嘟嘟囔囔地,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便是风少游早料到会有这种情形,真正发生到眼前来,还是免不了如心口受到重重一击,就是这样的,无论你花了多少工夫试图说服自己,但是事实就是事实。

“只有无用的人,没有无用的蛊。”他默默地想,默默再念一遍给自己听。

秋老师说:“其实这样的事,也不在少数,你们要知道,每种蛊都有第一次与蛊师结合,成为蛊师本命蛊的时候,最早的蛊师也就是在一步一步的试探和摸索中获得的技能。”

“那也得有技能啊!”管冲嗤之以鼻,冲风少游说:“秋老师安慰你呢!”

“我不是安慰少游,”秋老师也不动气,“任何一种蛊,都有自己固有的特性,它们依照自己的偏好选择蛊师,蛊师也能根据它们本身的特性,发掘并发展自己的技能。据我所知,就有过好几个蛊师无师自通,取得不俗的成就。本命蛊的特性,只有本命蛊的蛊师最清楚,哪怕是师长,也只能从旁指点,不能越殂代疱,要达到更高的成就,就只能靠你们自己,不仅仅是少游,而是你们所有人——还有问题吗?”

“有!”风少游应声而起。

“起来说。”

“秋老师,灵精怪三系的大人们都拥有战斗技能,那么我们蛊系,是不是也有可能有战斗力呢?”

“风少游!”秋老师的脸色已经变了。

风少游也知道事情不对,但是话已经出口,索性说到底:“秋老师您曾经说过,蛊师的一生会死亡三次,真正的死亡是被遗忘,那么,要怎样才能永远被记住呢——”

“住嘴风少游!”秋老师连名带姓呵斥道:“把《论蛊师的自我修养》全书抄上二十遍!没抄完不许吃饭!”

风少游一惊,却见秋老师脸上没了温和的笑意,冷冰冰地看着他。

孩子们也静了下来,秋老师环视一周才说道:“该用功的时候就用功,该讲笑话的时候就讲笑话。蛊院容得下你们修行,可容不下你们的非份之想!”

“他,他说错什么了吗……”明小苏鼓起天大的勇气说话,马上就被风少游拉住了。他沉默地翻开书本开始抄写,再不争辩一句。

天已黑了下来,学生们都走光了,风少游还在借着微弱的照明不停抄写。他起初时心中的愤懑已经平息下去。书页间满眼“品德”、“静心”“感恩”,都空空荡荡没多少实在的——能有什么用呢?

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下笔越来越用力。连信蛊的超凡听力都没有听出秋老师走进教室的脚步声。

秋老师的影子映在桌上,风少游才猛省过来,一下站了起来,有点手足无措。“……老师,我,我没偷懒。”

秋老师点点头示意他坐下。“你抄这些东西,心里一定是不甘的,对不对?”

“……”风少游没有说话,手指头来回抚弄着手中的笔。

秋老师在桌子对面坐下来:“这些教蛊师顺从的大道理,不是说说而已的。你要是想犯禁,想破局,就得付出代价。”

“我愿意……”风少游脱口而出,却马上被打断了。“但现在的你太弱小了,你还没到能付出代价的时候!”

秋老师深深地看着他。“在你成长到那一天之前,要学会把愿望埋藏在心里。如果再把‘战斗’之类字眼挂在嘴边,落在……落在别人耳中,就不是能用笑话含混过去的事了。”

他站起身来,走到门边时停了一下。月色中只见瘦削的背影。

“蛊师的一生会死亡三次,也会因为超凡能力留下不朽之名。但在那之前,你得变强,你得活下去。那样才能看到这世界有多少秘密……”

他走远之后,风少游才注意到面前的桌子上多了一个纸包。打开一看,里面是两个还带着温度的馒头。

他拿起一个馒头,起初小口小口咬着,很快脸上就带了微微的笑意,咀嚼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秋老师并没有说他的想法是错的,只是说他想得太早。只要他在这条路上不断往高攀升,总有迎接真正‘战斗’的时刻,总有……看到‘不朽’的时刻。

很快,他学会了打坐时如何回收五感,让四处打探讯息的感应触须收拢在身边,一点点收敛兴奋状态。

一切都在意念中进行,可他仿佛能看到飞舞的游丝和自己的心神合为一体,内含寂光。身体内部化为静谧的深潭,等待承接一颗天降的甘露……

啪!

脑海中,有水滴掉落的幻象,清澈而又纯净,莹润无暇,仿佛在虚空中凝结,沁透了肌体。

风少游微阖的眼眸轻轻一颤,他周围的空中,似乎荡起了一圈看不清,却又能隐隐感知到的涟漪。

那是什么?

风少游极力在感知。

这一次风少游感觉到了,是手腕的信蛊印记在发热,透出温凉的牵引之力,缓缓沿着手臂通往躯干,聚集在小腹以下。

牵引之力所过之处,肌肉有一丝丝的麻,一丝丝的痛,就像被带毛刺的野草尖轻轻刮过。这奇妙的感觉到达元窍部位的一瞬间,就仿佛积蓄己久的一滴雨水终于冲破丛云,坠入潭水激起回声,风少游的意识一下子清朗通透!

他在那一刻看到了自己的身体内部!

拳头大小的元窍安静的悬浮在脐下,散发着青铜色的金属光泽,自成一个微小而深邃的空间。

元窍之中己蓄积了大约四分之一的元液,似乎感受到了外界波动,正在轻轻地晃动。

这已是他结印修炼的第三天。

终于,感应到元窍!

秋老师放下了手中的书,脸上浮现出一丝欣慰的笑意。

“少游,你已经感应到元窍的存在了,比老师预想的要快。”

一石激起千层浪,还在辛苦摸索的学生们表情各异。

有的羡慕,有的失落,但好歹都是从银月蛊场、地下森林闯过两关的人,没有再大呼小叫一惊一乍。

只有管冲咽不下这口气,憋得上蹿下跳。可元窍这东西在意识之内,虚实之间,他总不能一口咬定风少游就是没感应到。最后气得踢了石柱一脚,牛犊子一般闷头冲出了蛊院。

到了下午,他闷声不响地又出现了,手里提着两斤肉,往讲台上一放,压着气放低声音:“秋老师,我错了,我早上不该逃学。我,我还想接着练!”

秋老师不动声色:“能静下心了?能坚持住了?”

“能!”管冲狠狠应声,“让我长在柱子上我也干!总不能比风少游那小子差!”

“行了,肉拿回去吧。”秋老师轻笑一声,“去后院打坐,把上午的课补上。”

“我的妈……”鱼快在教室后排小声笑着,“早晚有一天,少游什么都没做,管冲就自个把自个气死了。”

风少游嘴角一动,眼神始终没离开课本。既然目标已定,这些小挑衅根本不必放在心上。

说到课本,除了那些长篇大论的套话,倒也不是全无用处。至少初级修练的程序和理论还是值得一看。

这个阶段自己的修练重点就是:尽量让本命蛊在适当的环境中吸取“蛊元能量”。蛊虫会把自然吸收的能量元过滤提纯,汇入元窍形成元液,反过来增强操控蛊虫的力量……

至于“适当的环境”,倒让风少游犯了难。按照秋老师的讲解,本命蛊虫喜爱的环境,就是最适合吸取灵气的地方。乐蛊自然喜欢有优美琴声歌声的地方,膳蛊最爱油烟四溅的厨房,辟尘蛊爱整洁房间,驭牲蛊爱牲口棚……

只有信蛊,课本上完全没有提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