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十四章 传说中的列缺城

第十四章 传说中的列缺城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3460  |  更新时间:

“列缺城”三个字,让孩子们精神一振:列缺城是他们听说过的最远的地方了,镇上形容一个人有了出息,无一不以“后来啊……他去了列缺城”作为结尾,艳羡之意,溢于言表。

谁都知道,列缺城对于蛮山镇的绝大多数人来说注定是一个终其一生都无法企及的地方。

别看蛮山镇拥山而居一片宁静祥和,但要进来或出去都绝非易事。整个蛮山镇通往外界的官道只有一条,在镇子西南角的一处峡谷里。

沿峡口直入十里有一条穿山古隧道,竟有百里之长,寻常人若想摸黑通过,恐怕走了不及一半便会丧命。

更何况那百里古隧道里传说还有很多恐怖至极的恶兽,据说在隧道口就能听到各种怪异非常的嘶吼,可谓凶险莫测。

当然,也有人试图翻山越岭走出去,但从未听说谁活着回来过。

能成功进出往返的就只有运送龙晶的黑血驹,再就是本家派来选拔蛊师入城的车骑了。

总之,要想去列缺城,除非有幸被本家挑选上。其他的就想都别想了。

“列缺城是什么样子的呀?”有人想就算去不了,问一问总该可以吧。

又有人问:“秋老师去过列缺城么?”

秋老师含笑摇头道:“我没有去过,只是听说过。”

听到秋老师也没有去过,不少孩子就蔫了劲头,仍有人不死心:“那,我们修炼成蛊师之后,就可以去列缺城吃香的喝辣的了么?”秋老师定睛看时,问这话的不是别个,正是鱼快——自然是鱼快。

一时哄堂大笑。

管冲就忍不住嘲笑说:“你呀,去给人做香的辣的还差不多,吃香的喝辣的,哪里轮得到你?”

鱼快气得面色发白,明小苏接口就道:“管冲说得对,吃香的喝辣的哪里轮得到咱们,要轮也是管冲哥你呀……”

难得明小苏挺他,管冲诧异之余忍不住把头一扬,斜睨鱼快。

鱼快:“小苏——”

“……凭管冲哥的本事,去了列缺城,是打算给人放羊呢还是养牛?”明小苏这话锋一转,就轮到管冲捋袖子了,鱼快破涕为笑:“正是正是,管冲,你去列缺城,是打算骑牛去呢还骑羊去,要不,骑猪?”

“你、你们——”管冲拳头都捏紧了,要不是有秋老师在,这会儿这俩货都得给他趴下!

“好了好了,”秋老师一句话终结了争执:“我虽然没有去过,但是你们只要勤于修炼,就都有机会。列缺城比咱们蛮山镇大,人也多,有很高的楼,鳞次栉比的商铺……”

随着秋老师娓娓道来,孩子们眼前慢慢展开一幅画卷,画卷里宽阔整洁的街道,街道两边琳琅满目的商品,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打马而过的少年,华丽的马车,少女们穿颜色鲜艳的裙子……

画面最后定格在一处庞大的红黑两色建筑群前,往上移,赫然是“陇下学宫”四个金字,古朴雄浑,转折处隐隐如风雷险峻,虽然用的纯金色,却绝无一丝一毫的浮华。这些孩子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庄严的建筑,更没有见过这样好看的字,虽然他们未必知道这些东西好在哪里,却还是深深被震撼了。

秋老师扫一眼台下被震到目瞪口呆的弟子们,心里微叹了口气:“……如果你们有幸去列缺城,接下来就会进入陇下学宫深造。”

“深造?”孩子们又是一震,在他们的观念里,二级蛊师已经顶天了,却原来,还需要……深造么?

“是的。”秋老师说:“走出蛮山镇,也许有一天还会走出列缺城,你们将要面对的是一个未知的世界,这个世界上未知的东西还很多,我们得天之赐,拥有凡人没有的力量,我们的使命就是维护这个世界的稳定……”

“就和灵、精、怪一样吗?”问话的是风少游。

秋老师愣了片刻,婉转说道:“和灵、精、怪三系一起。”

风少游的眼睛里放出光来。他这样兴奋,以至于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往旁边看一眼——如果他往旁边看一眼,就会看到金铃同样兴奋到飞红的双颊。

“和灵精怪一起……”秋老师重复了半句,就听得一声轻咳。

没有第三个人听到这声轻咳,风少游只隐约觉得有一点凉风进来,那风非常之微弱,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察觉,也不知道自己的目光为什么会被牵到窗口,看见一爿紫色的衣角,“镇长”两个字迅速掠过脑海。

然后大家都听到秋老师一阵猛咳,连一直稳定呈现在大家面前的画面都有了波动,“陇下学宫”四个字甚至模糊起来。

秋老师这一阵咳得惊天动地,底下学生全都惊呆了,纷纷道:“秋老师——”

“秋老师——”

秋老师却只摆手:“我……没事。等……你们到了陇下学宫,深造到一定程度,就会有机会为灵、精、怪三系的大人们服务。比如鱼快,能够为他们做美味可口的饭菜,比如管冲,能为他们蓄养坐骑,再比如小苏,”秋老师的气息逐渐稳定下来,“能为大人们创造一个干净整洁的环境……”

秋老师还在往下说,风少游的心思已经沉了下去:原来……不过是做这些吗,原来……不是并肩战斗么?

“为什么?”他脱口而出三个字。

“什么?”秋老师愕然。

“同样是得天之赐,拥有凡人没有的力量,为什么灵、精、怪三系的使命是维护这个世界,而我们蛊师却只能为他们服务呢?”

“因为灵精怪三系拥有的是战斗技能,像镇长,莫爷,”秋老师的目光有意无意瞥了一眼窗外,“他们能够去战斗,去面对这个世界上各种危险,而我们,我们所拥有的是生活技能,所以我们所能做的,也只是为这些大人们解除后顾之忧。”

“可是——”风少游有些不服气。

秋老师没有容他把这个“可是”说完,话锋一转,已经进入下一个问题:“当你们修炼到一定程度,你们的技能就会得到大幅度的增长,比如——”他目光扫了一下台下,管冲跃跃欲试:看见我、看见我!

“管冲!”秋老师莞尔,果然点了他的名,他指着窗外安安静静吃草的大青牛说:“这是你带来的?”

“是!”管冲牛气十足地回答。

“你如今能控制住几头这样的牲口?”

“几……几头?”管冲结巴了。

像这样的庞然大物,在他家牧场,要发起狂来,没三五个人拿不下来。昨儿晚上就是这样,结果他一出手,还没怎么着呢,就手腕上那个圆头圆脑的家伙晃头晃脑了一会儿,又扯起嗓子“哞哞”了几声,你猜怎么着,大青牛立刻就给跪了!

喜得他爹半宿没睡!

可是听秋老师这话里的意思,几……几头?

看到管冲这样的表情,秋老师笑了笑,到底是年纪小,没见过世面——如今镇上成器的蛊师也不多了:“等你修炼到一级承阶,打理十余头这样的牲口不成问题,叫它们向东他们不敢朝西——”

蛊师级别分段,最低是一段。如今镇上最高就是二段,至于三段……对这些孩子来说,就是只存在于传闻中的东西了。

而每段分阶,有起、承、转、合四阶。通常情况下,拿到本命蛊通过排异反应的蛊师都是一段起阶,达到一段承阶就可以通过元液检测,参与镇上的秋元祭献礼,至于转阶和合阶——那是几年后才考虑的事情了。

孩子们听说达到一段承阶就可以控制十余头大青牛,都向管冲投去羡慕的目光,管冲更是兴奋得“嗷——”地叫了出来:“那二段蛊师呢?到二段蛊师岂不是……岂不是可以管理一个大——大牧场?”

他说不出牧场有多大,只伸手外扩,比划出一个力所能及最大的圆,想象着成千上万的牲口在里面奔腾,有壮实的牛,温驯的羊,还有马!

到时候,到时候他就挑跑得最快的,带金铃出去遛圈儿,在马背上,风呼呼地吹,金铃的发丝飘到他脸上来,要是渴了,就一个呼哨,羊在他们面前跪下来,洁白的羊奶,要多少有多少,管够!

“管冲、管冲!”有人喊他的名字,管冲一时醒过来:“吵什么吵!”

“秋老师叫你坐下。”小伙伴道:“在想什么呢,口水把衣裳都打湿了!”

管冲:……

他不由自主地往金铃看过去,金铃正专注地听秋老师描绘他们深造后的技能,并没有留意他期待的目光。

秋老师已经点评到鱼快:“……列缺城的贵人多,可不像咱们蛮山镇,都是苦哈哈的矿工,列缺城有很多的精使、怪使、灵使,他们见多识广,吃东西也挑剔,就拿鱼快方才做的鱼来说,我听说列缺城的鱼片薄得像纸,搁在碟子里,能透过鱼片看到碟子上的花纹——”

在同学的惊叹声中,鱼快的脸上也放出光来,就仿佛秋老师说的那种,切片如纸的鱼脍,正是出自他的刀下。他以后可以开一个比鱼家饭馆气派得多的饭庄了吧,像镇长家一样气派,屋檐和梁柱上都雕花,到时候小伙伴聚会,他只要豪气地一挥手:“想吃什么,都和你鱼哥说!”

“如今小苏的辟尘蛊所能处理的,还只是他身边有限的地方,到小苏修为精进,所有他经过的地方,都不必刻意打扫,就会干净得一尘不染,那些贵人们,都会争先恐后请小苏上门做客,因为不可能再有别人,能把房屋、街道、衣物打扫得干净到这个地步!”

明小苏傻笑起来。

上门做客对他吸引力还有限,但是所过之处,光洁如新,那他就不必成天担心鞋子上、衣服上沾上什么脏东西或者什么奇怪的气味了,那真是再好不过——要知道,有鱼快这么个好朋友,很多时候,他几乎是不可避免地被沾上油腻和烟火。

“那少游呢?”眼看着大多数同学都已经被点评过一遍,整个教室都沉浸在幸福的幻想当中,就有人忍不住替风少游问。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