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十三章 新的试炼

第十三章 新的试炼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4286  |  更新时间:

第二天就是蛊院重新开课了。

风少游和鱼快、明小苏进蛊院的时候,蛊院里已经热闹非凡——虽然人是少了不少,风少游一眼过去,教室里只有稀稀落落十余人。那些没有来的,想是没有能够取到树脂克服排异反应。

幸好金铃也在,风少游心里微微有些庆幸:他的小伙伴们,都还能继续与他一道前进。

人数的稀少也挡不住顺利过关的孩子们的兴奋,被围在当中的是管冲,他今儿骑了一头大青牛来上学,这时候正和小伙伴们显摆:“跪下!”

大青牛前腿一屈,老老实实跪在了孩子们面前。

“转个圈!”

大青牛转个圈。

“没意思。”已经有同学不满足这样简单的动作了,“不如——你叫它敬个礼?”

风少游:……

但是说也奇了,管冲举手,按在大青牛头上,大伙儿都听到一声悠长的“哞——”那头大青牛虽然一脸委屈,却竟然真的吃力地举起了粗壮的蹄子,慢慢慢慢地,举过了牛角,剩下的三条腿支撑,整个身体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颤巍巍站立着。

“哇”地一下叫好声四起。

管冲踌躇满志,环视四周,一眼就看到了嘴角噙笑的风少游——

“嘿!”他叫了起来,“风少游,你也给我们露一手啊!”

风少游脸上的笑容登时有些僵,他的本命蛊是信蛊,他能更敏锐地察觉到周围小伙伴们试探过来的目光,好奇的,挑衅的,担忧的……但是,但是他确确实实不知道如何“露一手”。

“管冲,叫大青牛跳个舞吧,我吹笛子!”金铃忽然出声道。

金铃一发话,管冲自然是无有不从,就连刁难风少游的心思也都搁下了,大伙儿的劲头又被鼓了起来,只有大青牛继续愁眉苦脸地被围观,但是随着金铃的笛声响起来,愁眉苦脸的大青牛一面踢踏踢踏地踩着舞步,连牛眼里也都流露出欢欣的神色——这是一支欢快的曲子。

“看……看我的!”大青牛正跳得起劲,门外忽然传来一个叫声,大伙儿扭头看去,却是渔蛊蛊师小安,他也通过了试炼。

这时候只见他一甩袖,袖子里滑下一把小鱼苗,足足有一二十条,一条一条都活蹦乱跳,在他手底下,像是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空气缸”,鱼苗在“缸”里游来游去,恍若有依。

“好玩好玩!”大伙儿都拍手笑起来。

有淘气的,伸手进去戳戳鱼尾巴,或者捉弄一下鱼头,鱼苗一张嘴,吐出一个空气泡来,在阳光下流转着五色华彩。

“哗!”

同学这样捧场,小安越发得意,五指一轮,空气里的鱼苗们就跳起了舞。

鱼苗可不比大青牛笨重,它们原本就身姿轻捷,舞姿流畅,时而摆个圆,时而又列个雁形,鱼鳞一闪一闪,忽然又跳起来,一跳、两跳、三跳……就在大家眼皮子底下,一二十条小鱼苗竟然长大了。

每条都有一尺来长,一两斤重,一条两条的肥头大耳,在空气里悠游自在。

大伙儿是真看傻了眼。

守院的四宝也边打理着蛊院里的花草边笑嘻嘻地看着。

“我给大家煮个鱼吃吧。”能在这个时候还惦记着吃的自然只有膳蛊蛊师鱼快了。有同学笑道:“嘿,胖子,你那个蛊不是只会吃嘛,难不成还会做?”

“那是从前了!”鱼快嚷道:“自打克服了排异反应,我这蛊啊,懂事了。”这口气,沧桑得像在说自家孩子似的,孩子当中又爆出一阵笑声,却也有不少人连连点头:他们都有同样的感觉。

风少游也这样觉得,如果说之前还是他单方面探索,试图与信蛊建立联系,而不是简单地接受信息的话,那么从地下森林出来之后,他已经惊喜地发现,信蛊像是慢慢地学会领会他的意图了。

虽然进展并不快,但这无疑是个让人振奋的苗头。

“让你见识见识!”鱼快说着手一伸,在小安的“空气鱼缸”里抓了几尾鱼,一丢,他手腕上就跃出个黑不溜秋的大“锅背”,一张嘴,全接了进去。

“这不还是被吃了嘛——”众人轰然又笑起来。

“等等,等等就知道了!”鱼快胸有成竹。

果然等不了多少时候,香气就渐渐地传了出来,耸鼻子这个动作忽然具备了高度的传染性,孩子们一个一个凑过去,流的流口水,叫的叫出了声:“快叫它吐出来啊!”“它不会舍不得吐出来了吧!”

“看你猴急的!这蛊虫嘴里吐出来的东西,怕是沾了不少口水,你真敢吃?”敢于这样质疑的,当然是明小苏了。

“怎么不敢?有种你别流口水!”

这热闹非凡中,风少游默默一个人退了出去。

他能猜到接下来,还会有同学一个一个表演,表演织衣裳的织蛊,能给每个同学添一件漂漂亮亮的新衣服,表演清洁的明小苏,也能收拾残局,让大家惊叹一下他的净化本领,而他呢?他能做什么?他看着手腕上信蛊的两只翅膀,上面的斑斑点点,像是依稀拼出了一个“囧”字,竟像是比他还委屈。

“你委屈个什么劲啊。”这表情,让风少游忍不住笑了出来:他不是已经接受了他的本命蛊是信蛊这个事实了么?他不是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和它并肩作战,一起闯关么,那么,还有什么可自怨自艾的呢。

“不管你有用没用,”他轻轻拍了拍手腕上的蛊虫:“我都不会放弃成为一个蛊师的梦想。”

“当——当——当!”钟声响起,把所有的喧哗都压了下去。

“各就各位!”秋老师一句话,孩子们纷纷收了显摆的心,回到自己的位置,连管冲的大青牛也放出去玩了。秋老师快步走上讲台:“很好,所有通过考验的都是蛮山镇的精英。从此以后,你们可以被称为‘一段蛊师’,开启新的试炼!”

众人又是光彩又是激动,脊背都不觉挺直了几分,扬起的小脸上的骄傲之色更浓。只有风少游克制住情绪,等秋老师的下一句话。他可没忘了第一节课上,秋老师刚把大家说得高兴,马上就是当头一棒。

好在这一回秋老师没再折磨他们,只是平淡地说:“为了接近神木,你们或多或少都使用了本命蛊的能力,但技巧都太生疏。从今天开始,我就要教你们熟练使用本命蛊。第一步,就是感受元窍。”

“……撬?撬什么?”管冲满脸写着无知,其他人也露着茫然。

秋老师手掌动了动,阴影以他为轴一波波荡开,教室里光线渐暗。众人已不像上次一样大惊小怪,他们已经有了经验,这是“绘影蛊”在发挥作用。

下一刻,秋老师袖中银色星芒亮起,很快就在空中勾勒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球体,球体通身呈青铜色,散发着金属的质感和光泽。中空的球体中,有同样青铜色的液体在微微荡漾。

“这就是元窍的形状,你们唤醒本命蛊的时候,元窍就已经在体内形成了,位置大概在肚脐以下二指。”

风少游下意识地摸摸脐下二寸——哪里有什么中空球体?

秋老师的手指在空中移动,元窍幻象中的液体竟然被牵引起来,在半空留下一道淡淡的青色影子。

他继续说道:“只有感受到了元窍的存在,才能使用其中的元液。这液体就是你们使用蛊虫的动力,也是一切修行的基础。”

他手指轻弹,半透明的球体无声破碎,消融进空气。黑暗渐渐退去,教室恢复了明亮。

秋老师一挥袖,收起了绘影蛊。“你们刚踏进蛊师的领域,领会不到元窍的奥义也是正常的。今天我就将感受元窍的方法传授给你们。师父领进门,修行在各人。结果如何,还要靠你们自己用功。”说着示意大家跟他走。

众人还是面带疑惑,时不时有人在自己小肚子上比划着球体的形状。跟着秋老师一路来到了蛊院右侧的空地。

地上树着一排石柱,从前众人也见过,只是不知做什么用,现在才仔细打量。石柱大约半米多高,表面布满风雨侵蚀的痕迹,显然有些年头了。

“每人选一个石柱上去坐好。要感受元窍,第一步就是正确的打坐姿势。”秋老师说完,孩子们松了口气,一边选石柱一边轻笑道:“吓死我了,还以为要在上面金鸡独立呢,原来不过是坐着嘛……”

很快,大家都已经坐好,双腿轻松地晃着。秋老师这才开口:“好,现在把左脚放在右腿上,右脚放在左腿上。”

“哎?”孩子们愣了愣,开始愁眉苦脸地搬腿,不时有筋硬的人痛得倒抽冷气。

风少游却完成得很轻松——前几天针对步法的苦练没有白费,腰腿的耐力和柔韧都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这坐姿坚持了没有一分钟,就听“扑通!”一声,紧接着就是鱼快的痛呼:“屁股摔成八瓣了!”

鱼快揉着屁股,呲牙咧嘴地蹭着上去,结果刚一盘腿就又栽了下来。秋老师无奈的摇摇头,指着旁边一块宽敞一些的石头道:“鱼快,你先到那里坐着,以后再慢慢练。”

看鱼快也终于坐好,秋老师继续道:“好,保持脊背挺直,肩膀要自然的张开,头部要放正。对,就是这样。嗯,金铃做的不错。管冲,腿收一点,对,再收一点,背挺直……”

秋老师一个个看过去,有不合格的就提醒一下,走到风少游身边的时候,秋老师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因为风少游的姿势特别的标准,很少有人第一次就能做得如此周正安详。

“做得很好,风少游的底子不错,大家私下可以向他请教一下经验。”秋老师满意地点头,有人投来羡慕的眼光,也有人如管冲一般,脸上带着不屑。

虽然动作良莠不齐,但也好歹有了架势,秋老师这才开口道:“跟着我的动作结印,默念口诀,抱元守一,心息相依……”

秋老师的动作很慢,足够每个学生看清楚。风少游也依样结出打坐的手印,心中默念口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口诀一遍一遍运转,风少游能够感觉到周围的微风吹拂,草叶随风微微摇晃的节奏也一清二楚。而他的精神,却集中在肚脐以下两指的地方,那里似乎微微有些发热,却依旧感觉空无一物。

“啊!”终于,一个少年从石柱上跌落下去,他挣扎着想爬起来,脚一落地却又歪倒了,原来盘坐时间过久,腿已经麻得失去了知觉。

随着时间流逝,同学们一个个支撑不住,就连有“特权”坐在石头上的鱼快也已经气喘吁吁瘫坐下来。管冲也受不住跌坐在地,一会儿恨恨地看着风少游,一会儿关切地看着金铃。

终于,金铃也支撑不住了。不过她没有狼狈地摔下来,而是睁开眼睛,小心翼翼的活动着腿部,然后慢慢下地,站得还算稳当。

虽然不至于酸麻得盘坐不住,风少游还是和众人一样下了石柱。打坐对他来说不是问题,可就算再坐上一个小时,也捉摸不着元窍的关键。

“刚才你们有什么感觉?”秋老师开口问道。

“别的感觉没有,就是越坐越饿。”鱼快小声嘟囔了一句。

秋老师瞪了他一眼:“我让你们感受的是元窍,又不是胃。从明天开始,你也必须到石柱上修炼!”

孩子们在心里叫苦连天也没有用,秋老师规定每人每天上午下午都必须在石柱上打坐一个小时。他们一边揉着酸痛的腰腿,一边拖着步子回了教室,又跟着秋老师上起了理论课。

《蛊之历史》……

《论蛊师的自我修养》……

《蛊的品德与自我约束力》……

先是从“上古时代”开始的历史,后是一碗接一碗的心灵鸡汤,其实贯穿其中的主线只有一条:蛊师要知道本份,蛊师要安心听命,蛊师是天生打杂……

好吧,其实最后一条是风少游心里嘀咕的。身边的同学在石柱上受了半天罪,又听着枯燥的理论,一个个昏昏欲睡,有人睡得头都磕在了桌子上。

秋老师还在慢悠悠讲着:“……将本命蛊修炼精进,等于有了终身的依靠,就算将来没福气被本家挑选,走出镇子见识一番,就在这里谋职,求个稳当安心也未尝不好……”

前排金铃忽然抬头:“如果走出镇子,我们能见到什么?”

秋老师看了她一会儿,说:“列缺城!”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