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十二章 胜果险中求

第十二章 胜果险中求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3122  |  更新时间:

“这……这又是怎么回事?”鱼快和明小苏又齐齐望向风少游

“当扈怕水,”风少游解密道:“一沾到水,就飞不起来了。之前小安带鱼进去的时候我发现的。”

“所以,你才特意叮嘱我把东西熬成汤?”鱼快问。小安带鱼进洞他们都看见了,但是这种细节,还真只有少游才看得出来,他想。

风少游点了点头。

鱼快还是头一次看到挣扎的当扈,他胆子比明小苏要大,在门口盯了一会儿,就打算进去看个仔细,却又被风少游拦住:“这下,就看小苏的了。”

“我?”明小苏有些意外。

“你去掉我们身上的气息,然后我们再走进去看看效果。”

去掉气息,正是明小苏这几天苦练的技能,这时候使出来倒也不为难——起码没有最开始那么为难,只见他捋起袖子,露出右腕,那只肥肥白白的虫子就开始一拱一拱,风少游和鱼快只觉得仿佛有清风拂面,但是分明连衣角都没有被带起半分,耳边又有水声潺潺,但是——哪里来的水?

过了有一刻钟,明小苏才长长出了口气,说:“行了。”

他操作的成果并不像鱼快调制食物那样看得见摸得着闻得到,风少游和鱼快对看一眼,心里也不太有底。

明小苏想一想又补充道:“不过,最多只能坚持半个时辰,过了半个时辰就……我用狗试的,不知道当扈的灵敏度会不会比狗更强。”

“半个时辰够了。”风少游安慰他说,从过石桥开始算起,到走到神木底下,取了树脂再回来,应该是刚刚够——中间不可一步踏错。这一招主要是为明小苏和鱼快准备的,他能够把气息收敛到近乎于无的地步,但是他们俩不行。

“那我们进去吧?”鱼快有些跃跃欲试地看着风少游。

“我先。”风少游说。

他是早已熟练当扈的节奏,这几步走近厨房,看似毫不用力,其实是经过了千百次练习的结果,不过这一次,他没有收敛气息。鱼快和明小苏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背影,手心里都捏了一把汗。

——明小苏是怕自己祛除气息做得不到位,鱼快是怕这两只当扈会挣脱他调制的“大蛇气味汤”,飞起来攻击风少游。

随着风少游一步步走近,他们提着的心也渐渐放了下来——两只当扈都在专心致志于摆脱这些该死的“大蛇气味汤”,根本没想过抬头看一眼,哪怕风少游已经走到它们面前,也一样不为所动。

“成了!”鱼快和明小苏欢快地一击掌,鱼快更是跳起来叫道:“我来我来!”说着快步走进厨房里,他脚步声并不比风少游重太多,但是他一走进去,两只当扈就被惊动了,扭头来恶狠狠地瞪视他,越发拼命地拍打着翅膀——

“少游!”鱼快吓得退了一步:“它……它们能看到我?”——被这么两个丑怪的东西盯着,可不是什么好滋味。

“那是当然,”风少游笑了起来:“你又不会隐身,它们也不是瞎子和聋子,怎么就看不到你了?”

“可是你——”鱼快糊涂了,方才风少游走近去,这两个家伙可不就像是瞎子和聋子?

“所以你们要跟着我走,我打手势“起”,你们就抬脚,我打手势说“停”,你们就给我停住——”风少游示范着说:“我们还有一天的时间。”

到秋老师规定的最后一天,风少游、鱼快和明小苏才结伴深入到地下森林,听到消息特意赶来看好戏的管冲嘴巴都笑裂了:“我早说过,你就是得了个废蛊,这下知道不好使了吧,光嘴皮子能耐能有什么用啊!”

风少游淡淡看了他一眼,这些天下来,就这等程度的风言风语,他几乎已经可以真的当风过耳了。

就算是废蛊又如何,就算是废蛊,他也能和它一步一步走出条路来!

三个人对这地下森林都已经是极熟,所以走进去并没有花太多时间,在踏上石桥之前,由明小苏操作,祛除掉几个人身上全部的气息,然后风少游手一抬,鱼快和明小苏就开始跟着他的口令行动。

抬右脚——

动右脚——

停——

三个人像连体人一样,走动的频率,步子的大小,胳膊抬起的角度,就连呼吸都趋于一致。石桥并不太长,全程走完也不过一刻钟的样子,很快,三个人就已经走完了大半。

管冲在旁边看着,连声叫道:“有趣有趣!”

他的叫声惊动了一些栖息在神木上的当扈,风少游几个却抽不出时间来气愤,连在心里破口大骂的闲暇都没有——真正的考验到了!之前他不过是用了两只当扈做实验,这里可是有成千上万只!

镇定、放松、专心!风少游默念着这三个字。

神木上的当扈转头来,轻摆着尾巴,它们的小眼睛里多少透出些困惑——它们虽然能够看到这三个家伙,却分明闻不到半点气息,而且从气流上判断,这些家伙,竟然像是它们的同类?这个认知让当扈们集体迟疑了片刻。

风少游换了一个手势:射击!

三个人把手放在腰间,同时下按——那是柳叔特意为他们打制的竹筒,每筒能装近两升“大蛇气味汤”,轻巧又灵便,装在腰上并不妨碍行动,只要把柄往下一按,里面就能射出汤水来。

只见三道水柱冲天而起,洒遍了神木树下——“好臭好臭!”管冲叫了起来,当扈却像是见到天底下最美味的食物一样,毫不迟疑,争先恐后地朝那些水柱扑了过去。

可是一沾到水柱,就集体倒了大霉,片刻功夫,地上就趴了无数的当扈,在挣扎,在拍打着翅膀,在嘶吼,尖叫声充满了整个地下森林,管冲那句“咦”都塞了嗓子眼,只顾着捂住耳朵。

这时候已经走到当扈群中的风少游三人组却是腾不出手来捂耳朵,鱼快和明小苏眼睛瞬也不瞬地盯住风少游,生怕错过了他的每一个手势:

起——停——走!

风少游更是不敢掉以轻心,信蛊的探知能力已经扩张到极致,忽然,一阵尖锐的疼痛感从手腕传来,疼痛像道火线,沿着手臂飞蹿到心脏部位,猛烈的抽痛让他身子一下弯成了虾米。

“少游!”

“少游你怎么了!”

鱼快和明小苏心里闪过这样的念头,却不敢诉诸于口——在进洞以前风少游就再三叮嘱过,无论出了什么事,无论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都千万不要出声,千万千万,不能出声!

但是不出声归不出声,恐慌却是不可避免的。

就连风少游心里也有些着慌,钻心的疼痛让他把手掌深深插入泥土,也幸亏他这些天把当扈的节奏掌握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这一下才没有引起剩余的当扈对他群起而攻之,但是还是难过到了十分。

是排异反应!

要命!早不来迟不来,偏偏这时候发作了!他被信蛊强化过的五感让他对疼痛的感知更加清晰,他几乎是调动了全部的力气,方才能够勉强扛下来,但是豆大的汗珠还是一滴一滴地从额头上滚落。

那也许是因为他这几步走得太过紧张,也许是因为他把蛊虫的探知力发挥到了极致,也有可能是因为蛊虫的最后期限已到——

忽然耳边传来管冲的叫声:“风少游你果然不行!退出来安心做个平凡人吧,把小命丢进去可就得不偿失了,哈哈……”

“我……”风少游握紧了拳头,强忍着疼痛猛地站直了身体:“当然行!”

“我们一定能行!”他默默地对自己说,也许是对身体里的蛊虫说。

也许是这些天的训练和磨合下来,他和信蛊真有了一定程度的血脉相通,他这一振作,疼痛竟渐渐减弱,然后消失。风少游连汗都顾不上擦,抬手发出下一个指令:起——停——走。

鱼快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这口气一出,风少游脸色就变了:频率不对!

只是眨眼间的功夫,神木上没有被“大蛇气味汤”祸害到的当扈已经尖嘶而下,就要对他们群起而攻之,动作最快的那只已经扑到了明小苏面前,明小苏是死死咬住嘴唇才没有哭出声来。

闯了祸的鱼快也吓得脸都白了,只是不敢动,也不敢出声。、

说时迟那时快,风少游手腕一转,袖子里滑下来另外一只竹筒,只有两寸来长,一按手柄,一小股“大蛇气味汤”就箭一样冲了出去,飞袭过来的当扈纷纷中招。

“幸好幸好!”鱼快和明小苏心里虽然大呼侥幸,幸亏少游还多留了一手——这种紧急应变的东西,却不是他们使得出来的,无他,频率对不上啊!——这一回,他们是连大气都不敢乱出了。

一步,又一步……三人组越走越稳,终于走到了神木底下。

树干齐肩高的地方有一道长长的撕裂伤痕,想必是管冲的杰作。金黄的树脂并未干涸,在深色树皮上留下一串晶莹的金黄泪珠。

风少游、鱼快、明小苏三个人相视一笑,一起将右手腕按上了树脂。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