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九章神木上的恐怖黑影

第九章神木上的恐怖黑影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3591  |  更新时间:

所有人都从脚底到头顶炸起一个大冷战,被掐住脖子似的抽着气。管冲的脸刷一下涨得通红又变白,眼看就要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叫,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刻意压低的声音——

“别叫,别动!谁动蛇咬谁!”一句话镇住了在场所有人。

只见风少游一手扣住明小苏,一手架住就快往地下瘫的鱼快,从牙缝里低低出声:“我们没进过林子,别惊动它,它就不会把我们当敌人。”

管冲亦是双腿发软,不敢乱动,心里又是庆幸,又是恼怒。

又让风少游在金铃面前出风头了!

一群人都钉在原地一动不动,气也不敢喘,只有眼珠子跟着那条从半空垂下的大蟒转来转去。它半昂起身子,泛着死光的小眼睛盯着他们,蛇信子“咝咝”探查着空气。半晌之后才以一种毛骨悚然的方式蠕动着碗口粗的身体,慢慢隐入了上方的树冠。

风少游屏息静气地感受着,他还不会熟练地调动五感,高烧也一直没有退下去,就只能拼命地集中注意力,捕捉着上方树叶磨擦过躯体的声音、鳞片一张一合的节奏、跟随那身体蜿蜒的冰冷腥膻气……

渐渐地他对五感的控制力像是比之前要熟练一点了,他甚至有余力注意到蛇背上明显的抓痕——谁伤了它?风少游脑中一闪而没的念头。

直到再无一丝动静,他才低低出声:“没事了,快走。”

大家没人敢抬头细看,同手同脚地蹭过这一片区域。沉默地快速移动。有个孩子终于忍不住,小耗子般“吱——“一下哭出了声,这才泄下了众人绷着的一口气。每个人都汗湿重衣,被林间的阴风一吹更是控制不住地哆嗦。可谁知道这林子里还藏着什么,谁也不想一屁股坐上一个巨型蛤蟆或蟒蛇,所以硬是没人敢坐下休息。

“我们,我们还要往里走吗?”有人颤声问。

高大的树木上缠绕着层层藤蔓,枝叶缠绕成一个个奇形怪状的黑色影子。随着风向幽幽摆动。连风声听起来都像不怀好意的怪笑。

风少游看看虚脱的明小苏、苍白的鱼快,咬了咬牙说道:“这次就算了吧,大家都这个样子了。我们毕竟还有十四天……”

“还没碰到岩魁,就要做缩头乌龟,跟你那没用的信蛊真是般配。你自己要做缩头乌龟,可别拉上我们。”管冲的勇气本来消耗得差不多了,听了风少游一句话又被勾起了火,死也要撑住面子。“躲了一条不起眼的小蛇而已,这里还轮不到你来做主!”

他朝着风少游猛地挥了一下手里的木棍,木棍带起风声。

风少游自得了信蛊之后,原本就五感极强,风声未至,已经退了一步。这洞中地势险峻,坑坑洼洼,他这一步恰好落空,当时身子一歪,就往下滚去。

风少游被烧得昏头昏脑中,只觉得身体在不断地往下、往下,不断地碰到坚硬的石头上,“嘶——”那是衣裳被挂住了,扯破了。然后地势稍缓,滑溜溜的也许是苔藓,尖利的刺狠狠扎进他的身体——那应该是荆棘。

而上面已经乱成了一团,惊叫声四起:

“少游!”

“少游!”

“风少游!”

莫说鱼快、明小苏,就是往日和他关系一般甚至疏远的,也都提起了心眼。

管冲也手足无措,扯着嗓门直嚷嚷道:“我还没挨着他呢——你们、你们可都给我看清楚了!他是自个儿掉下去的,我可、我可没——”

鱼快和明小苏都恶狠狠地瞪着他,鱼快甚至握拳朝他挥了挥:“要是少游有个三长两短——”

“别吵——听!”金铃忽然出声,鱼快不服气,正要反唇相讥,被明小苏一把拉住:“听!”

“——神木——”底下的人显然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我——找到神木了!”

“我——找到神木了!”

第三次声音传上来,孩子们终于骚动起来。

“是少游吗?”

“没错是风少游!”

他们互相确定着,喜气洋洋,也不知道是为风少游安然无恙庆幸更多,还是因为找到了神木的兴奋更多。

管冲瞥了瞥嘴,大声嚷嚷道:“其实我早就发现神木在下面,瞧你们都没看见,才故意把风少游打下去的。”

金铃噗嗤一笑:“我们下去吧。”

风少游这一路滚下去,草木都被他压平,虽然有些歪歪扭扭乱七八糟,但是好歹也能够指引这些孩子找到他:伏倒的荆棘藤蔓背后是一片空地,要仔细看才能看出是一块不甚规则的平台。

柱子一般锲入地面。底下也不知是瘴气还是潮气,一片云雾升腾。大小不一的平台排成一条“石桥”向前延伸,那石桥的尽头——

豁然开朗。

整个洞穴都在发光,光聚成几束,像天上的银河沿着洞顶蜿蜒下来,孩子们定睛看时,却是几棵粗壮无比的巨树,像扎了根一样嵌在岩石里,贴着洞壁攀上高处。巨树枝条上覆着苔藓,缠着藤条,长着蘑菇,还开了花,这些苔藓,蘑菇,藤条和花有亮的,有暗的,明明暗暗,整个洞穴都浸在一种冷调的光芒里。

视线再往下移,就能见巨树下的小树——当然这个“小”只是相对而言,其实这里每棵树,都比镇上的屋子要高,它们聚木成林,林中也有无数的藤条,蘑菇,和苔藓,明明灭灭的光芒,仿佛是树林的呼吸,光的洪流在树梢与树梢之间,树梢与树根之间,树干与树干之间流转,宛若低语。

“这、这就是神木啊!”虽然在蛊院里风少游已经看过神木的绘影,但是真正看到神木,这种视觉的冲击力,依旧让他震撼。

其他小孩,大都是满面呆滞,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一棵也许自开天辟地以来就已经存在的树,光年轮都足以让人惊叹。

“都傻了?”最先跳出来打破这个气氛的自然还是管冲:“那我先上了——都看好了,谁都别和我抢!”

说着,管冲向风少游瞅了一眼:“胆小鬼,你就在旁边乖乖看着吧!”

“小心!”风少游本要劝他别妄动,听到这挤兑的话,登时不再说下去,把头扭到一边,脸上露出怜悯的神态。

啪!

忽然间,一道黑影抽起,空气中传来炸裂的声音。

众人心头一颤,都被这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

风少游虽然别过眼,可清晰的五感,依旧感觉到,破空而起的黑影,直接劈在管冲的脸上,而后听到管冲一声惨叫。

“啊……血……”是管冲捂着脸在惨叫,估计是脸上被抽出了血痕。

簌簌……

然后,像是树上所有枯枝败叶都有了生命,化为箭矢,漫天都是黑影在飞窜,把管冲厚实的背影遮了个严严实实。

管冲的惨叫一声一声传出来,听得“石桥”这边的孩子个个面色惨白,却只有风少游能够“窥见”其中情形:

那是一种全身血红的鸟,个头并不太大,铺天盖地飞下来也不知道有几千几万,要仔细看才能从它们宽大的翅翼中看到尖细的头颅,雪白的獠牙,背后还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管冲正是被它们的尾巴抽得惨叫连连。

风少游并不知道这些血鸟叫当扈——管冲是知道的,他昨儿晚上回家,管大同就告诉过他,神木上栖息着无数当扈,但是听归听,亲眼目睹是另外一回事,他挥舞着木棍左冲右突,却怎么也摆脱不了这些当扈。手臂和脸上被抽抓出的口子虽然不致命,但鲜血淋漓十分骇人。

这些伤口的形状……像是在哪里看见过?在一侧旁观的风少游心里想。

“你已经被这些怪物包围,躲避逃窜是没用的。”感知到管冲捂着脸乱窜,风少游忍不住提醒一句。

“什么怪物?这叫当扈!我可是要成为蛊师的男人,我才不会逃,只有你这种得了无用信蛊的胆小鬼才会逃!”管冲本已极度恐惧,可一听到风少游的话,就不由得怒火上涌。

他可不能在金铃面前输给风少游!

管冲怪叫着一拳挥出,居然打飞了一只,但是更多的当扈盘旋着俯冲下来。

“老子跟你们拼啦!!”他发出一声大吼,把木棍在身前舞得风车一般,不管不顾地向着神木冲去。

“小心脚下!”风少游叫道。

“就不听你的……啊……”管冲大叫,眼睛却不由得往下瞟去,这一看差点没吓死,原来他已被逼到了石台边缘,就要掉下去。

当扈的攻击愈发疯狂,展开翼膜猛扑击管冲的头脸,管冲在惊恐之下一脚踩空,摇晃了两下,惨叫着栽了下去。

没人再惊叫,所有人都被雷劈了一样愣在当地,眼珠子都瞪得快掉了出来——出人命了?出人命了!!

风少游也吓得脑子轰一声响。虽然这管冲处处与他作对,彼此相看两厌,但也没恨到想看他惨死当场的地步,这只是蛊师之路的第一步考验,难道大家都要折在这儿?

一股恶臭幽幽从下方云雾中传来,比起泥潭的臭泥黑水,这味道真是曲折离奇百转千回,臭到了极致还泛着点儿腥,泛着点儿甜……一只手突然冒出来死死抓住草皮,接着是胳膊、脑袋,管冲慢慢顺着岩壁爬了上来。遍体鳞伤之外,他满头满脸都糊着黑绿色的不明物体,那臭味硬是把几个上前想扶他的孩子逼了回去。

“不……不高,底下是软的,都是……屎,屎……”他两眼一翻,终于昏了过去。

再没人敢往石桥上伸伸脚,当扈在空中示威似地盘旋呼啸,确定没人越雷池一步,才慢慢飞回了树冠栖息,与枝叶融为一体。

没人背得动管冲,就算背得动也不想沾染一身当扈粪。最后是大家合力采集了些藤条充当绳索,横拖倒拽地把他拉出了山洞。

闻讯来接人的管冲母亲当场就哭了出来:“这不是坑死人吗!这不是要人命吗!儿子咱回家!咱们不当蛊师了!”

刚有点清醒的管冲恨恨地挤出声音:“别说丧气的话!这点伤算什么?我要是弄不活本命蛊,这辈子就算白活!”

管冲家的马车远去了,孩子们也垂头丧气地散去。明小苏蹲在地上,从岩缝里接了些清水清洗被熏得睁不开的眼睛,嘴里咕哝着:“掉过粪坑的人,这辈子确实也不算白活了……妈呀我的眼睛!”

风少游叹口气抬起头,看见金铃正一个人遥望着洞口。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