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八章 地下森林

第八章 地下森林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3091  |  更新时间:

孩子们齐齐发出一声惊叹,秋老师笑了笑:“你们看到的一切,都是‘绘影蛊’画出的幻象,也是缩小了几千倍的地图。如果有谁将来也走了教书的路,这倒是一个不错的附加蛊虫,可以一试——现在说回正题,要救回本命蛊,你们就必须进入镇外的地下森林!”

有人快速眨着眼睛,有人为克制紧张一屁股坐在自己手上,还是抖得凳子都响,连管冲都声音发紧,小声问道:“……地,地下的老黑林子?那儿有、有……”

秋老师接话道:“有野熊、有恶魔,还有最恐怖的‘岩魁’……我知道那里是禁地,各家大人为了阻止孩子误入,都编了不少吓人传说。我今天就告诉你们,那里没有阴邪之物,但是有本命蛊的救星!”

他穿过半空悬浮的“森林”,手指径直点上中央粗壮的树身,指尖带出一圈银色光晕。

“它是地下森林的中心,传说开天辟地之时就已在此生长了,你们也要尊称一声‘神木’。你们要做的,就是去地下森林找到神木,用它分泌的树脂涂抹滋润本命蛊。”

秋老师讲解的过程中,管冲一直在金铃耳边絮絮叨叨,转述着老师的话,生怕金铃有一个字听不清楚。偏偏他口才欠佳,讲得磕磕绊绊,金铃此时突然竖起手指让他闭嘴,望着秋老师道:“只要这样就能唤醒本命蛊?”一双妙目里满是热切。

“太简单了是吗?”秋老师一笑:“我只说森林里没有恶魔,可没说那里没有其它生物和险阻。方法我已经告诉你们了,怎样做到就要看各人的本事。虽然现在本命蛊生命力正在减弱,但你们还是要用这点力量取得树脂。闯过去的人,才算真正保住了蛊虫,可以荣升‘一段蛊师’。而过不去的……”

他垂下了眼睛。“我知道事情难从人愿,可我还是希望,留在这个教室的人越多越好。”

风少游扶着额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秋老师的绘影图中粗壮树身。

俗称为“老黑林子”的地下森林,地处镇子东面蛮山另一侧的一处山坳,位置却不在地表。它的入口是个平凡无奇的山洞,越走地势越低,直通向不见天日的钟乳石洞。传说里面有茂密阴森的树林。传说里面花花草草都会吃人。传说伏大叔的爷爷家的二表姐的邻居曾经误入森林,从此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多年之后他的幻影还在洞口招手叫人,想找一个替死鬼……

蛮山镇上关于“老黑林子”的怪谈简直车载斗量,可最深入人心也最恐怖的一条无疑是“岩魁”。“岩魁”是靠山吃山的矿工们的恶梦,它又叫“钻地蛇”、“土猴子”……种种别名指向一个特性:它是在矿井深处出没的黑暗生物,比饿虎还贪,比蟒蛇还粗。翻一翻身就会导致坍塌冒顶,张一张口就会把人吸入地心。虽然传得邪乎,但没人见过它的真容,只是笃信多年来的大小矿难都与它脱不了干系。

至于龙晶矿的主人秦家,对“岩魁”传闻不置可否,只是下了死命令,龙晶开采路线严格规划,某些区域某些深度不可挖掘。矿工们对此有自己的解释——“还不是怕挖得太深惊动了岩魁?那家伙要是蹿上地来吃人,怕是秦家的老爷们也治不住吧?”

也不知是不是为防着岩魁,多年以前,山洞入口就被镇长派人用铁门巨锁封了个严实。此时布满铁锈和爬山虎的大门已经洞开,蛊院的十几个孩子正隔着一段距离小心遥望。

岩魁吃石头,吃泥土、吃小孩,饿急了会从地底钻进老黑林子吃熊吃鸟,吃饱了就盘在树根间睡觉。谁敢去林子里瞎闹,就让岩魁拖了去!——这样的恐吓每个孩子心里都有一本帐,就算秋老师的澄清也没完全打消他们的恐惧。

下课之前秋老师提了一句:“镇长已经派人打开了山洞大门。”孩子们面面相觑,谁心里都有话却又不敢说,半晌之后管冲猛拍了一下桌子:“管它那么多!不就是棵树嘛!老子要去黑林子探探!够胆的跟我来!”

明知他这是心里发虚拉人壮胆,还是有不少人出声附和——毕竟期限只有十五天,谁也不想被甩在后边。

金铃很自然地收拾东西准备动身,管冲倒拦了一把:“要不,你先别去……万一有岩魁——”

金铃淡淡一笑:“就算有岩魁,难道我能不去?”

管冲平白觉得气势矮了几分,羞愧之下嗓门放得更大,恨不得此去一战功成,当场救活本命蛊给众人看看。

一群孩子出了蛊院,浩浩荡荡穿行过蛮山镇的主街道,往镇郊出发,路上不断有家长拉着自己的孩子问:“你们这是上哪儿去啊?”

“老黑林子!”孩子挣脱家长的手,硬梆梆地回答。

家长还要再问,队伍已经走远了。

“还当是你家孩子呢,”边上便有人笑道,“人家可是蛊师了!蛊院里出来的蛊师!”

出了蛮山镇往西,开阔的谷地中就出现一条溪流,循着溪流逆流往上,一路芳草萋萋,而道路渐渐就狭窄起来,光线也暗下去,风声,鸟声,虫鸣声逐个消失,就只有潺潺流水,一路相随。

到了山脚,就看见一个巨大的洞口,溪流正从洞口汩汩流出。

要放在从前,这段旅程到此就该结束了,因为这洞穴深处有着“野熊”、“恶魔”,还有最恐怖的岩魁,一般人,尤其是小孩子,原本就该敬而远之,更不用说深入了,但是今天不一样。

就像那个路人说的,他们已经不是普通人,他们是蛊师了。

风少游等一群人从洞口往里看,狭长漆黑,不断响起呼啸回旋的风声,不知道里头藏了多少魑魅魍魉。

不少人露出瑟缩的表情,明小苏就低声和风少游说:“少游,我们一定要进去吗——不能改天再来?”

风少游道:“都到了这里,就先进去看看罢,就算不能成功,长长见识也好。”

“怎么,怕了?”管冲听到这边动静,登时得了意,大声嘲笑道:“早知道你们几个是胆小鬼!胆小鬼!胆小鬼!”

一面说,一面比手势,十分夸张。

风少游沉声道:“胆小不胆小,要进去才知道——我们不过是在商量着找点顺手的东西做武器,免得白白吃苦。”

“这不还是怕了么——”管冲一句话没完,金铃接口道:“少游说得对,咱们不能赤手空拳进去,能找点什么防身总是好的。”

金铃开口,管冲自然不会驳她,反而冲着其他几个孩子吼起来:“你!捡几块石头揣着;你!去捡树枝,要粗的,还有你、你、你——怎么还站着不动啊,没长耳朵吗!”

咆哮完了,自己左右张望,捡了根碗口粗的棍棒,在手里掂了掂,到金铃面前去献宝:“金铃你看,我这根棍子怎么样?”

风少游:……

这货在金铃面前的德性,怎么就和蛊虫在蛊师面前一样,显摆个没完。

管冲显摆完了,还有意无意地在风少游几个面前晃了晃,就扛着棒子雄赳赳往洞里走了。鱼快和明小苏还在迟疑,风少游已经跟了上去。

一行人越走越深,光线也越来越暗。不过倒没有想像的那样伸手不见五指。岩壁从灰褐色石材过渡成了暗绿色,覆盖在上面的苔藓地衣泛出淡淡幽光,映照出一个深邃无比的空间。

石缝中露出突起的树根,它们顽强的生命力撑裂了石头,沿着洞窟往上攀爬。藤蔓上绞着根须,根须上又生出灌木,上下贯通成遮天蔽日的密林——当然这里本来就不见天日,只有无处不在的幽火磷光飘摇舞动,让这活在传说中的“老黑林子”更添诡异与壮丽。

穿过一重又一重溶洞,趟过一片又一片林地,植物的模样变得肥厚狰狞,空气中湿黏的气息重了起来。树丛中出现了不知深浅的泥沼,几块灰黑的石头蹲踞在其中。大家走过时那“石头”突然先是蠕动,突然弹簧般直蹿而起!

它划过半空时才露出真容——狰狞的大头,铜盆般的巨嘴,巴巴癞癞的皮肤还有三条腿——好在它丑归丑,并没攻击人类,发出“咕”一声嘶叫就没入了泥潭。

一阵惊叫之后,它掀起的腥臭气直钻脑仁儿,明小苏忍了又忍,没法再忍,跑开几步哇哇大吐,眼泪鼻涕都喷了出来。

管冲逮住机会就要嘲讽,可一张嘴就觉得胃里也在翻江倒海,不得不紧闭着气昂首阔步,猛一看倒还有几分坚毅相。直到臭味淡了他才鼻子里喷气:“小弱鸡也学人当蛊师!瞧你这胳膊腿儿!”

他后半句话变成了喉咙里的抽气。离他不到两米,横支出来的一段“树枝”忽然动了一动。

他眼看着“树枝”上的一层苔藓青光翻转闪烁,现出了一层层复杂的鳞片图案,末端忽然反折而起,冒出一个三角形又生着血红肉角的脑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