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六章 莫德

第六章 莫德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3175  |  更新时间:

“小苏你这是要去做蒙面大盗么?”风少游问。

被他这一说,鱼家饭馆的主人客人才发现这个怪模怪样的家伙竟然是一向循规蹈矩到近乎迂腐的明小苏。这大热天的,他把自己从头到脚包了个严严实实,只露一双眼睛,这要不是风少游,还真没人认得出来。

到认出来,饭馆中又一阵哄堂大笑。

有人说:“小胖子本来就吃得多,当上蛊师就吃得更多了,这小老头儿当上蛊师,确实穿得更多了,这吃得多勉强算是本事,这穿得多,难不成也是本事?”“小老头儿”是矿工给明小苏取的外号。

又有人叫道:“刚才小胖子给咱们露了一手,怎么样,小老头儿,你也来一手?”

这句话得了大家的心意,一时饭馆中都是“来一手”、“来一手”的欢叫声,屋里屋外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我我我——”明小苏的整张脸都被包了起来,但是眼睛里的着急还是显而易见,结巴得话不成话,调不成调,“我”了半天还没完,忽然就变成了——“救命!”明小苏一个倒栽葱飞了上去。

众矿工心里直犯嘀咕:难道小苏的本命蛊竟然是飞行蛊?

矿工们肃然起敬之余,也忍不住在心里嘀咕:这飞得也……忒难看了点吧。只见明小苏忽上忽下,忽南忽北,别说那个飞的了,就是他们这些围观的,都看得晕头转向,深深佩服蛊师的耐操能力。

咦,小苏在鬼叫鬼叫什么!

可怜明小苏之前费心费力包得严严实实的一身装束,都散了架——而且散架的绝不仅仅是衣物——露出白皙的肌肤上密密麻麻的红点。到最后停下来的时候,明小苏口吐白沫挂在楼梯口上,满脸都是“好死还是赖活着”的纠结。

矿工们还在震惊中,风少游和鱼快已经三步两步冲上去,把明小苏救下来,忽然底下传来一声惊呼:“我的红薯呢?”

“我的花生米!”

“我的鱼干也不见了!”

“快走!”明小苏低声说,“我们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什么?”鱼快一头雾水,风少游已经反应过来:“不会是你的辟尘蛊把他们的……都当垃圾打扫掉了吧?”

“可不是,那条红薯只剩光盘了,鱼干也是……”明小苏强撑着捡起散落得到处都是的衣物,飞快把自己又包裹成一颗球:“谢天谢地,它总算没把我也当垃圾清理掉。”他说话的时候,右手手腕里的竹节虫又在一拱一拱地找存在感,被明小苏一巴掌拍了回去——“欠抽!”

鱼快目瞪口呆。话说自打他出生以来,还没有见过他家饭馆这样干净呢,干净得就像只才褪了毛的大白猪!

等明小苏收拾完了,三个人就要开溜,忽然间风少游头皮一紧,周围说笑的,叫嚷的,通通都哑了。鱼快和明小苏回头看时,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正背着手踱着小方步慢悠悠走进来。

莫德!在这蛮山镇上有这副鼻孔朝天双眼不看地德性的恐怕也就只有蛮山矿场总管莫德了。

不愧是本家钦点的怪使主事,他足足有九尺之高,头顶扎着一个巨大的麻花辫,满脸横肉,嘴里叼着一根紫铜大烟杆。双臂下垂,差不多可以摸到膝盖。穿一件鲜艳的花衣裳,却不肯好好扣扣子,任由浓黑的胸毛破衣而出。

蛮山镇上的人都知道,宁肯得罪镇长,不可得罪莫爷,说的就是莫德。

风少游在这方面的感触更深一点——那时他刚跟着柳叔进莫府做工不久,听说镇上裁缝铺的小伙计淹死了,风少游一时嘴快:“阿明哥?怎么可能!就是绑了他双手也能在西河里游个来回!”

那之后不久,莫德就借口风少游手艺不精,雕坏了他的紫檀黄花梨玫瑰椅,要废了他的手,当时风少游毕竟年少,还想着辩解,却是一向护着他的柳叔站出来,随意用烟斗磕了磕鞋底,说:“我带出来的人,出了篓子,当然算我的。”

后来柳叔就瘸了。

再后来,风少游辗转听到镇上人的风言风语:“裁缝铺那小子傻呀,莫爷上门,他居然开口问他要钱,钱是小事,莫爷面子往哪里搁?”又说:“还是老横识相,赶着上门去赔不是,不然,铺子都保不下来”。

很长一段时间里,风少游像拼拼图一样把这些话一块一块拼起来,之后,就明白了为什么镇上人这样忌惮莫德了——不忌惮的不是废了就是死了。

所以莫德这一进门,风少游一拉鱼快和明小苏就要撤退,但是这世上的事,往往越怕沾惹什么越来什么。

才走出几步,就被莫德铁塔似的堵住了去路:“小子,听说你也得了本命蛊,怎么样,亮出来给爷看看?”

要说矿工们起哄叫他们露一手,多少是看在往日情份上,图个乐子,那么莫德这句话,明摆摆里是恶意满满。

风少游苦于柳叔说过“敢找莫爷报仇,你这辈子就别想再登我的门了”,并不敢造次。

既然躲不掉了……风少游定定神,答道:“我是蛊师,不是卖杂耍的——不敢有辱蛊师之名!”

“说你胖你还真喘上了!”莫德哈哈一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得的是个信蛊,信蛊是什么,你们知道吗?”

矿工集体沉默着,镇上蛊师虽然不少,但对于普通人来说,蛊师始终是神秘的,他们不清楚蛊有多少种,也不知道蛊的功能,唯一知道的是,蛊师地位不错,而且是应该的,因为他们能做许许多多普通人做不到的事。

“不知道是吧,嘿!”莫德大笑起来:“怕是祖祖辈辈还头一次听说有人拿信蛊做本命蛊吧,信蛊是什么?信蛊就是个废物!”

“废物!”不知道是信蛊的作用还是发烧的缘故,这两个字在耳边轰隆隆回响了好一阵子,秋老师遗憾的表情也再一次清清楚楚浮现出来:废物……你就是个废物!

风少游不知不觉握紧了拳头:“我不是废物!”

“不是?”莫德踏前一步,“得到信蛊当本命蛊后,你这废物自信过头啊,敢跟莫爷我顶嘴。看来我有必要教你重新做人!”

鱼跃已经风一样卷了出来,腆着肚子硬生生插到风少游面前:“我说怎么今儿早上喜鹊在外头叫个不停了,原来是莫爷来了!呔!这里腌臜,哪里是莫爷站的地方,快进来雅间坐——”

莫德还要找风少游晦气,经不起鱼跃好说歹说,谀词如潮,终于只撂下句狠话:“小子,咱们走着瞧!小子,好好听莫爷我的话,或许还赏你两口饭吃。要想做人上人,呵,就你的废物本命蛊,下辈子吧。”就被哄进雅间里去了。

“少游?”等人走远了,鱼快和明小苏都有些担心地看着风少游,说真的,他们也想不出,信蛊能做什么用,只是——这话说出来实在太伤人了。

风少游微微一笑,却道:“怎么,怕我的蛊没用,吃穷你了?”

这是拿鱼快昨儿晚上进蛊场之前说过的“反正我家里也供得起吃喝,到时候带上你们一起”开玩笑,既然还能开玩笑,鱼快和明小苏也就放了心。

鱼快抱着肚子又开始哼哼:“说起来还是少游你运气好,我胃疼得不行,这只该死的虫还说它没吃饱,小苏也……就你没事。”

我没事?风少游嘿然笑了起来:“你猜我现在看你有几个鼻子?”

“几个?”鱼快不由自主伸手摸了摸鼻子——难道他昨晚上多长了一个?

风少游晃了晃手:“三个——我可没喝酒,你说我有没有事?”

鱼快:……

三个难兄难弟相互扶持着,走走停停,往蛊院走去。

蛮山蛊院坐落在镇子东南角一处峭崖脚下,用粗粝的大青石砌成一个院落,金丝楠木雕制的院门高一丈二,宽近四丈,据说是柳叔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亲手打造;门楣上 “蛮山蛊院”四个烫金大字更是了不得,那是秦家本家长老亲自题写,写好之后从列缺城跋山涉水运到蛮山镇的。

经过蛊院试炼成为正式蛊师,是镇上人能想到的,最光宗耀祖的事,从前风少游他们几个都只有走过路过的时候远远瞄一眼的份,如今终于能够站在它面前,真是扬眉吐气——

当然“扬眉吐气”只是理想状态,眼下这院门口聚集的孩子们,虽然择蛊成功的新奇劲还没有过去,但是每个人的脸上都泛着潮红,说话也有气没力,虚弱得很。

不远处是舍不得离开的家长,有做母亲的心疼地嘀咕:“孩子还小,从昨晚就发烧,就不能歇一天再来吗……”旁边的父亲马上阻止:“别瞎说!来蛊院上学是多大的荣耀,小病小灾就打退堂鼓,以后可怎么办?!”

拐角处驶来一辆马车,车檐上堆满了大红的绸花流苏,累累赘赘把车身都堵得看不见了,更奇特的是这辆马车竟拖着一前一后两个轿厢。

这架势!一众小蛊师和蛊师家长都被惊到了,不由自主让出道来,容庞大的马车从中通过。

“什么人啊?”他们互相打听着。

“这来的是个大人物吧,”有人猜测说:“莫不是……本家来人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