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二章 本命蛊的选择

第二章 本命蛊的选择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3871  |  更新时间:

起初地势还算平坦,只是越走越深,草也越来越茂密,几乎成了厚厚的纱帐。好不容易拔开长草,却不知下一脚踩中的是平地还是泥坑。草地上并没有高大乔木,但地上时不时冒出酷似树根的突起,“树根”上又生出张牙舞爪的荆棘枝条……

各种不合常理乱长的植物布成天然的陷阱,不时有人一跤栽进泥地或是扭了脚,呼痛求救之声四起,小些的孩子干脆坐在原地哭号起来,银月笼罩下的蛊场一时嘈杂不堪,大减神秘。

管冲本来跑在最前头,此时却寸步不离金铃右右,嘴里念着:“小心小心、小心脚下!”他一会儿跑到前头,狠狠几脚把那些乱缠在一起的草径藤枝踩扁,一会儿又跑回来请功:“到处都是树杈!”

金铃看到管冲跑前跑后的殷勤和紧张,有些无奈地笑道:“阿冲,时间有限,你只顾着我,怎么找自己的蛊虫?”

管冲又露出那标志性的一脸憨相,还在原地蹭来蹭去。金铃只好说道:“你先去找,你越快找到本命蛊,就能越快回来帮助我,不比两个人都耗在这里强?”

“对,对哦,还是你聪明!……”管冲一旦想通了,动作比谁都快,像个矫健的大马猴一般几步就蹿入草丛没了踪影。

金铃看着他的背影直摇头,刚巧风少游从另一个方向过来,与她打了个照面,两人四目相对时,金铃的眸子里波光盈盈,那一刻风少游竟呆愣着忘记了迈步,在这样的月色之下,金铃越发显得光莹娇媚,楚楚动人。

风少游和鱼快、明小苏本来是一同进入蛊场的,但他们运气不佳,选了一条分外诡异的路线。劲风呼啸中草浪翻滚,分叉路越走越多。拐到第四个分叉路口时,风少游简直被风吹得举步维艰,他回头招呼时才发现,鱼快和明小苏不知何时没了踪影!

翻卷的长草遮住了来时路,连回头去找也不可能。他只好顶着风头继续前行,在翻过一个平地突起的小山包之后,风竟然停了,草场又是一片静美,他无目的地往前乱走,这才碰上金铃。

这一刻空气中有一种尴尬的沉默,风少游的脸颊上禁不住微微泛起红晕,不自然地将视线偏向别处,故作随意地说道:“……半天了都没动静,看来找本命蛊还真不那么容易……”

“少游,多点耐心,我们一定行的。”金铃抛来一个柔媚的微笑,握紧拳头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我……们……

“啊!”这时忽听得斜上方一声尖锐的哭叫,一个六七岁的孩子从陡坡上滚了下来,一路噗噗压倒杂草,正跌在风少游脚边。

风少游忙俯身扶起那孩子,替他擦拭脸上的泥土。

小孩子双膝处的裤子都擦破了,往外渗着血。估计这小孩长这么大就没遭过这样的罪,吃痛之下嚎啕大哭起来,一边眼泪鼻涕的一边喊:“我不找蛊虫了!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那孩子哭嚷不休,风少游哪里带过孩子,登时被闹得一个头两个大。

金铃蹲下身轻轻拍抚着孩子,拿出手帕替他裹住伤口,说道:“少游,你继续找,我来照顾他。”

“那怎么行!”风少游立刻反对,“你把时间都花在这里,怎么去找蛊虫?”

那孩子听着不好,哭得越发大声,两脚在地上又蹬又踏。风少游不禁暗暗叫苦,抛下他们一走了之太过自私,可孩子哭成这样,就算有蛊虫也早被惊得退避三舍,今夜岂不是白来一场?

金铃皱皱眉,忽然灵机一动,问:“要不,姐姐吹支歌给你听?”

孩子挂着鼻涕怯生生点了点头。金铃顺手摘下一片草叶卷曲起来,放在唇边轻轻吹拂,起初只是几个零散的音符,很快就连缀成了柔美的旋律,声声婉转如同母亲的叮咛。

孩子慢慢止住了哭泣,在音乐抚慰中静静眨着眼睛。

还是金铃有办法,风少游的眼中满是赞许之色。

像鸣笛又像洞箫的乐声随风轻扬,曲调中暖意不绝。空中萤火在这优美乐声中也连成了珍珠般的光带,不断汇集到月光瀑布之中,幻化出了一层层七色虹彩。

一曲尚未结束,只见那彩虹光晕的中心光芒大盛,变幻的色彩如羽翼一般展开,在夜空中同时投下火焰与流水的影子,艳丽得不可逼视。

金铃也惊得停止了吹奏,怔怔盯着半空,那七彩光翼猛地延伸,遮蔽半个天空,又倏地收缩到半人大小,直向金铃扑来!

她只来得及伸出右手挡住面门,手腕伤口一阵火灼的剧痛。她痛得眼前一黑,再睁眼时却见光翼收缩到了巴掌大小,端端正正停驻在手腕伤口上,而且不再虚幻飘渺,那翅膀有着丝绸的质感和色泽,前端还有两条卷曲的触须,分明是一只花纹奇丽的金凤蝶!

不过是一瞬间,凤蝶又化为灿烂虹光,光流融进了伤口处淡银的血迹,刀痕迅速收拢消失,竟像把光之蝶封进了身体。

彩色的光带沿着手腕不断高速旋转,金铃咬着唇强忍恐惧,看着那光环旋转快到极限,突然静止凝固,迅速转变为黑色坚实的质地,形成一个犹如黑曜石打造的手环,嵌在如霜皓腕上,黑白分明,煞是好看。

只见那材质表面闪过冷冷的云母微光,两端色重,越往中间越浅,位于手背下方的最正中几乎呈现出深茶色,可以清楚看出其中有一个蝴蝶形状的影子,活像被琥珀封印其中的生命。

目睹这一切的风少游看呆了,直到金铃惊喜地叫出声:“少游,我……我得到本命蛊了!”,他才回过神。“我就知道你是最出色的!它……它这么美,不知是什么蛊?”

金铃红着脸笑道:“我哪有那么好……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蛊,想来秋老师会告诉我们的。”她又转向不再落泪,咬着手指看得目眩神迷的孩子:“看到了吗?不要轻言放弃,坚持!你也能得到和姐姐一样好看的蛊虫哦~”

孩子点着头,依依不舍地看一眼她的蛊虫,转身一瘸一拐地向草丛走去。风少游闻言也精神一振,“这里危险,金铃你既然已经找到了本命蛊,不如先出去……”

一语未落,管冲像有五六只手七八条腿的大怪兽一样,手舞足蹈地冲了过来,口里直嚷着:“我找到本命蛊啦!金铃金铃,我找到本命蛊了……”

他踩倒一片芒草,跌跌撞撞地冲出来,挥舞着右手腕上格外粗壮的“手环”。他太过兴奋,根本没搭理风少游,径自把右手送到金铃眼前。伤口处封存的影子是个圆头圆脑的兽头——圆得可真标准啊,兽头上生了两只同样圆溜溜的大眼睛,滴溜溜地乱转,一看就知道精力过剩,对什么都很好奇。

“我,我只想着快点找到蛊虫就来找你,可它们总是不来,我就,我就……”大个子少年激动得语无伦次。“我心里急,就一边喊快来快来,一边把伤口的血到处乱洒,谁知瞎猫撞上死耗子,一个黑影子突然从土里冒出来,有这么……这么大,我都以为我会被撞死了,结果它咻的一下变小,钻进伤口里……”

在金铃面前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地管冲,瞥到一旁的风少游,扬了扬手臂,带着丝丝挑衅的意味:“看到了没,这就是我的本命蛊。也只有我跟金铃,才能这么快找到本命蛊。至于你嘛,我看悬,估计是找不到了。”

说着,摇头晃脑,斜睨着眼睛,一副看不上风少游的神情。

“别这样说。”金铃先是轻呵了管冲一声,接着温婉地看向风少游:“少游,你也抓紧时间,去寻找你的本命蛊吧。”

风少游嗯了一声,转身离开,在草丛中走出好远,还听得见管冲的大嗓门。

“啊……你也找到啦!我就知道,嘿,我就知道,你是头名,我是第二名,咱们俩是最厉害的!”

就在金铃得到本命蛊的同时,一胖一瘦两个“走失儿童”正在一片巴掌大的区域里乱转,走得肚子也空了,腿也软了,最后鱼快往地上一瘫,绝望地嚷道:“我不行了我不行了,我得歇歇,饿死我了!”

明小苏也颓然坐倒,擦着汗喃喃道:“要是世上有‘指南蛊’就好了,我们也不至于没摸到本命蛊的边儿,就先迷了路……不对不对,擅长什么才会得到什么蛊,我们这德性也只配得到‘迷路蛊’……”

他忽然醒过神来,一下子跳起身,从衣袖里抽出一块雪白的手巾,上下拍打着衣服,“完了完了我的衣服!我的新衣服!”

他看着衣袖上的汗迹几乎要哭出来,却听见身边传来一阵咀嚼声,回头一看,鱼快不知从哪里变出一个小包袱,打开一层花布,再打开一层棉布,再打开一层油纸包……万分珍惜地拿出了一个包子,塞进嘴里狼吞虎咽,根本腾不出嘴来答话。

“你,你进蛊场还带着包子……”

鱼快眼明嘴快,已经咽下第二个,满嘴油光地回答:“那是当然!时间少说也要一个时辰呢!我哪里耐得住饿!我的饭量你也不是不知道!”

鱼快伸手拿第三个,迟疑了一下递给明小苏,“你也来一个?我家秘制的八宝酱肉丁馅哦~”

明小苏挪开两步,离他的油手远些,“……谢了,我不饿。”

“我也就是客气一下,你别当真……”鱼快迅速抽回手,将包子填进嘴里。

他吃到还剩一个包子才停住嘴,“这一个留给少游吧,天知道他跑到哪里去了,也不知要多久才能走出来……”他忽然住了嘴,死盯住眼前的地面。

一块平整的草皮忽然收缩、起皱,现出一张黑色大嘴的形态,将草屑杂物一口吞没,藏在地面下的生物也一蹿而出,直扑鱼快!

它个头不小,却快得只留下残像,鱼快只看到它身上好像有颜色对比强烈的斑点,马上就是黑风扑面,双手一凉。他被掀得翻了个跟头,条件反射地大叫起来:“我的手!我的手!它咬掉我的手啦!!”

叫嚷了半天,他定定神才发现双手安然无恙,只是怀里的包袱全部散开,里边的肉包子没了影。

鱼快脑子最先冒出的话是“肉包子打狗……”,可他面对的生物绝不是匹黑狗,它的本体几乎就是一张大嘴。包子在空中划出一条弧线,端端正正跌入大嘴。它背上的斑点一下子绽放光芒,而那“秘制八宝酱肉丁”的诱人香味也烟花般炸开,简直十倍百倍地引人垂涎。

在混乱的色与香的轰炸中,它形体越缩越小,熟门熟路地再次扑向鱼快的手腕,包裹成一个份量不轻的黑色东东。而封在正中的影子,竟是一只黑锅背状的怪虫——这这这,老子这是要一辈子背黑锅了吗?

要仔细看,这“黑锅”居然还生了两排雪白的小牙齿,像是察觉到有人在看它,居然龇牙——算是笑了一下么?鱼快觉得自己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我擦这简直是胖黑丑的代表啊!

“……小苏,我,我好像拿到本命蛊了……”鱼快在地上傻坐半晌才回过魂来,抖着声音叫人。却又过了半晌,才听到下方传来声音——

“我,我好像也……”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