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第一章 银月蛊场

第一章 银月蛊场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2991  |  更新时间:

这是一个凉爽的夏夜。白日的暑气已经荡然无存。

满月当空,空气中除了虫鸣和草香,还有一些难以言传的波动。好像有什么看不见的力量追随着月光,一同在山谷上方汇成银色泉水,几重折射之后到达地面,远山的轮廓,人的眉目,都镀了银箔一般莹莹生辉。

月光如水,照亮山谷中的高墙。

那墙足足有三丈之高,不知道经历多少沧桑,斑驳的墙面上爬满了藤蔓,已经辨不出原来的材质与颜色。高墙往两边延伸,在葳蕤的草木中,看不到尽头。唯一植被稀疏的地方开了一扇门。

门是木制的,长满了苔藓,苔藓中甚至开出花来。

这与世隔绝的气息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道人影。

负手而立的紫衣老者头发已经全白了,面色却红润如中年人,他注视着被月光染成银色的草尖,眯起眼睛叹道:“我也算主持过几次择蛊式,不过从未见过今晚这么好的月色,这一批孩子倒也有些造化……”

他转身发话,面容平添几分威仪:“时候到了,开启蛊场,让他们进来。”右嘴角轻轻抽动了两下。

清瘦的中年人微微躬身回应:“以后他们学有所成,也全靠了萨吾镇长您的提携,更不用说列缺城本家的栽培,我会教导他们时刻不敢忘本。”他生得笑眉笑眼,鬓边微微掺了些灰色发丝,神态十分谦卑。

萨吾镇长似乎对他的回答极为满意,右手习惯地抚弄着一个雕工精致的紫檀木金丝鸟笼。笼中并没有羽毛美丽的鸟儿,而是端端正正搁着一盆花。花苞手掌大小,半开半闭,在夜风中微微点头,好像呼应着镇长的心情。

中年人似乎对这情景见怪不怪,再次躬身行礼,这才转身将手按在雕花木门之上。

沿着他手掌的轮廓,银色光流如枝叶往上伸展,勾勒出门扉上极其复杂的花纹。随着银光枝蔓的生长,大门“吱呀”一声缓缓开启,早早等在门那头的一群孩子现出了身影。

他们大约有三十多人,大的不过十四五岁,最小的只有六七岁,正哼哼唧唧闹着要回家,却见那银月光从门扉流出一线,随即雪也似地铺开,门那边的奇境一览无余——

那是一片群山环抱的草场,齐腰的芒草向远处延伸,草尖上的露水迎着月色闪闪烁烁,似乎与巨大的满月交换着秘语。而空气中有似流萤非流萤的无数光点游动,风起时如同置身光与暗交织的海洋。

孩子们看得直了眼,却谁也不敢先迈过大门,推推攘攘的有些混乱。

中年人皱了皱眉正要开口,一个少女忽然越众而出,向着中年人伸出手腕:“秋老师,就从我开始吧。”这少女一双凤眼,容颜娇婉,前面短发齐眉,后面垂下两条长长的辫子,淡黄的立领小衫显得身姿娉婷。

中年人赞许地看了她一眼,袖中寒光一闪,现出一把寸许长的小刀。

没等他下一步动作,一个膀大腰圆的少年冲了出来,他比同伴们要高出半个头,壮实得像只小牛犊子,他捋起袖子嚷着:“我来我来——让个女孩子先挨刀算怎么回事!咱们蛮山镇的男人都死光了么!”

他想推开少女却又怕力气太大伤着她,一时举着双手不知怎么办,黄衣少女轻盈地一闪,给他让出头名位置,轻笑道:“那就阿冲先来吧。”

阿冲一手挠着后脑憨笑起来,想说几句得体的话却吭不出来。直到右手被秋老师捉住,小银刀在手腕骨上方轻轻一划,他才“哎哟”一声想起来疼。虽然伤口避开了筋脉,血还是猛地涌出来,看得孩子们齐齐倒抽一口冷气。

可下一瞬间,沿着刀痕泛起一层淡淡银光,鲜血也随之半凝,挂在手腕上将流未流。“不疼,不疼了!”阿冲惊喜地甩着手,逗得少女和几个年幼孩子笑了起来。

站在后排的一个圆头圆脑的小胖子向同伴窃笑道:“瞧管冲那个傻样,一见金铃就话都说不利索。哎我说少游,金铃是在恤孤院里和你一起长大的,明明和你更要好,这个管冲干嘛到处都要插一脚!”

一个头发泛黄微卷、细眉细眼、身材单薄的少年,用手肘猛捅了一下小胖子那肚脐眼总是很难被衣服遮住的大肚皮:“就知道吃,嘴上能不能有点谱?乱提什么恤孤院……”

恤孤院是蛮山镇上收养孤儿的机构,风少游和金铃都是自幼父母双亡。父母双亡这种事,放在谁身上都是一块心病。

风少游这才放下撑着后脑的双手,一右一右搂住了小胖子和小瘦子:“都多少年前的事儿了,小苏你也不用这么小心,说正经的,都打起精神来,今晚要拿不到本命蛊,可就要等十年之后了!”

“我,我都没想到自己会通过初选……”小胖子不好意思地笑了:“就算当不成蛊师,我家里也供得起吃喝,到时候带上你们一起……”

少年们挨个“开刀”的队伍已排到了老师跟前,小胖子的话正落在秋老师耳中,当下脸色一沉,“鱼快!怎么说这样没志气的话!生为蛊师后代,如果拿不到本命蛊就只能沉沦一世,不配为本家效力,你想靠父母供养到什么时候?”

小胖子吓得闭了嘴,小瘦子的脸则更加苍白,刀尖抵上手腕的时候连站都有些站不稳了。这两个人要好,性子却是南辕北辙,秋老师忍不住叹气说:“明小苏,你身体一向不好,等下进了蛊场,也要量力而行,不要弄伤了自己,到时候,连普通人都做不成了。”

他一边说着,手上却没留情,照样一刀下去,明小苏腹诽着“还说别人呢,第一个弄伤我的就是老师你”,到底不敢出口,只生生受了。

轮到风少游,他伸出右手腕,没有多余的话。秋老师反而迟疑了一下,多看他几眼。

今天出门前,风少游可是颇费了点工夫梳洗打扮了一番,想着这择蛊式也算是人生中的一桩大事,轻慢不得。棱角分明的脸蛋上一双眼睛漆黑如深潭一般,神采照人。身上着浅蓝色紫皂布缘边马褂,外披一件亚麻质灰色短袍衫。虽然寒酸,却很干净,只是挂在身上松松垮垮,显然极不合身。

也难怪,这身衣服原是柳叔失踪多年的儿子的,前些天柳叔特地找出来让他穿上,还一个劲称赞“周正”,眼里满是慈爱,风少游也就欣然接受了。

和今天来这里的大多数孩子一样,风少游对面前这位蛮山学堂的启蒙授业师父也是尊重有加。在蛮山学堂的三年,虽然只是教授些识字、算术、品修等基础科目,却丝毫掩盖不了秋老师的渊博。只是早就听说他是位了不起的二段蛊师,却从未在蛮山学堂见识过他的蛊技,也许得通过今晚的择蛊式升入蛮山蛊院才有缘得见了。

秋老师在他手臂上轻轻划了一刀,低声道:“你一向稳当,这次进蛊场,想来也不必老师多担心。”

说完收了刀,随手一扬,一只形状如同喇叭花的巴掌大虫子就飘到他嘴边。莫非这就是秋老师的蛊?

这虫子灵性十足的样子,秋老师张口后,声音就从那虫子的喇叭口里传出来:

“做过功课的自然知道上进,糊涂人也不要把择蛊式当儿戏。你们都在这蛮山镇长大,清楚没有蛊、灵、精、怪四系血脉的凡人,只能下矿辛苦讨生活。我们蛊师一系虽然忝居仆从之位,但多蒙三系世家大人的垂青,比起凡人已是高贵幸运之极。就连这银月蛊场也是灵系秦家特意提拔有为少年而设,你们要懂得珍惜机会。”

他声音极轻,却吐字清晰,一声声送进耳畔,又一波波传进蛊场上空的月光,几乎在脑海中围绕着回音。

年纪小的孩子不大懂他文绉绉的用词,却被震得入神,不由自主地点着头。众多目光只知道看着那喇叭花形状的虫子,流露出羡慕神色来。

“我知道你们都觉得奇怪,怎么我说话的声音能自如控制,远近随意?这就是‘扬声蛊’的用处,哪怕在崇山峻岭之中,也不愁声音远远传出——这只是蛊虫最平凡的用途之一,想得到更好的蛊还要靠你们自己。”

秋老师环视了一下这些孩子,这都是他一手一脚带出来的学生,对每个人的天资、禀赋、性情他都了如指掌,他微微转过面孔,指着山头:“看见那束月光了吗?当月光离开,就是蛊虫再度蛰伏之时,要等到下一次择蛊,就是十年之后了,时间不多,大家各尽心力吧——”

话至于此,秋老师也觉得无须再多说,一挥手,孩子们鱼贯而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