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蛊灵精怪>引子

引子

本书:蛊灵精怪  |  字数:1578  |  更新时间:

引子

夜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这是哪里?

风少游不知道,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周围很黑,很静,静得能听到自己的喘息声,短促,短促到近乎惊恐。他发现自己在奔跑、拼命地奔跑……我为什么要跑?他忍不住这样问自己。

汗水顺着他的头发流到下巴,啪嗒!

他想要停下来想一想,但是仿佛有一种力量在逼他,逼得他拼命地向前跑,向前……前面有什么呢?

咚——咚——咚——

什么在响?

那声音迟滞又洪亮,从身后,不,从四面八方向他涌过来,追过来,压过来……他不敢回头,也不敢停,只能拼命地、拼命地跑,忽然脚下一绊,整个人向前扑倒:“少游!”有人喊他的名字。

是——谁?

他仰头去,还没有看清楚,身后的黑影已经笼罩下来。

一个巨大的黑影,他看不清楚它的模样,只感觉到它的巨大,也许有三个他那么高,两个他那么大,像是一个巨大的石像,石像干裂开来,一块一块的巨石构成他的关节,它脚踩着地,头顶着天,它的视野笼罩了他的全身。

那是什么、是什么……是什么……答案已经到了舌尖,只是吐不出来。

整个大地都在颤抖,在崩裂,头顶簌簌地落下尘屑、石块,风少游不由自主地退、退、退……但是怪物比他快,它的爪子搭在他的肩上,爪尖穿进他的身体,它张开血盆大口,森森獠牙掀开他的头盖骨——

“啊——”

“痛痛痛——轻点轻点轻点!”风少游跳了起来,刨子从手上掉下去,发出“当”地一声响,他的头发被一只毛茸茸的粗黑大手狠狠揪起,扯得头皮生疼——怪不得梦里怪物会掀他的头盖骨——耳边传来莫爷的吼骂声:“老子请你来睡觉的?”

“莫爷——”

“不知好歹的东西!还想做蛊师呢,做你的春秋大梦吧!”被唤作“莫爷”的人狠狠“呸”了一声,唾沫星子扑头盖脸地下来了。

“莫爷息怒,莫爷息怒!”旁边一个瘦削的老头连忙扑在地上求饶,“看在他爹曾在您麾下效力多年的份上您就饶了他吧——”

“柳叔……”

“老东西,你可管教得真好,今天的晚饭你们就别吃了!”壮汉说着拎起风少游奋力一扔,扬长而去。

就和往常一样,提到父亲,风少游就沉默了。

自从十年前在蛮山矿上担任安保巡检的父亲不幸遇难,母亲不久也郁郁而终后,风少游便和镇上的鳏夫柳叔一起相依为命。柳叔是镇上的木匠,这些年多亏有他关照,带着风少游在矿场总管莫德的府上做些木工杂役勉强过活。

风少游摩挲着肿胀发麻的头皮搀起地上的柳叔,默默捡起掉在地上的刨具继续干活。

这是他今天刨的第十三根木头,望着辗转连绵的莫府楼宇,在这样的大宅院里似乎有永远做不完的木工活计。

他想起梦里那个声音,那个遥远的,陌生的声音。他已经记不得父亲的样子了,也记不得父亲的声音,却一直固执地认为,梦里喊他的那个人是父亲。就像他一直固执地认为,梦里那个追他的怪物是岩魁一样。

岩魁吃了他的父亲,在他四岁的时候,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但是每次想起,风少游还是不由自主摸到胸口的松香坠。这是父亲留给他的,唯一的东西。

窗外飘来膳食房烹饪的肉香味,风少游禁不住咽了咽口水,虽然平时只能得到些主家赏赐的残羹冷炙,可是风少游也能从中品出独特的美味来——那是连蛮山镇上最好的酒楼也不一定有的山海珍味。

“咳咳……咳……”一旁传来柳叔几声重重的咳嗽,似乎看透了少游的心思:“明天就是择蛊式之期了,要做得人上人,可得争口气,我也好给你死去的父母有个交代。”

“要是你柳川哥还在就好了,有他教导你总好过我这目不识丁的老头,可惜……”柳叔深深地叹了口气,脸上满是痛惜。

柳川是柳叔的独子,当年也是蛮山镇上的一位蛊师,后来听说失踪了,这些年一直音讯全无。

“你平素散漫浪荡惯了,若是有幸进了蛊院,可得收敛些,免得吃亏!……忙完手头的赶紧歇息去吧……”说完又是重重的几声咳嗽,然后起身一跛一跛地去搬里间的木头去了。

望着柳叔蹒跚的背影和那只受伤的右腿,风少游的心不由得抽动了一下,抹了把额头的汗珠,狠狠地刨下几大卷树皮……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